第五百五十六 新巡天卫主、诏狱狱主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巡天三百谷,黑焱谷。

    黑焱谷百分之八十是黑色岩浆覆盖,地面山石呈赤色,山林茂密,都是在火山这种极热环境生存的绿植。

    最中心为一棵从岩浆下长出的大树,水云圣树,直耸入天,分枝无数,经过调查,黑焱谷所有水云树都是它的分枝,黑焱谷谷主府邸以及各个办事处就在这棵树顶。

    在树顶由成千上万道三百尺粗细的主枝交叉上,新搬有一宅院,石府,挨着黑焱谷谷主府及诸多办事处。

    这宅院极其豪华,看起来丝毫不比并肩的谷主府差。

    从上方俯瞰,可看到内有一大型池塘,养有野鱼,池塘边还有棵古树,为柳树,十人环抱粗,百米高,遮蔽天日。

    只要站在主枝上,便能看到那棵枝繁叶茂的庞大古树,与水云圣树一起看,好似树中树。

    柳树分杆,石沁渝坐靠其上,双手托腮望着远方天际出神,眼睛发红。

    自从镇魔地毁掉,她哥就失踪了,问任何人都问不到。

    石沁渝有第六感,感觉与当日那从天而降,覆盖皇朝及周边地域的灭世一掌有关。

    她哥……不会死了吧?

    石沁渝眼睛红肿,这么多天,她不知自己一人偷偷哭了多少次,虽然父亲一直在安慰她,她已从父亲同样红肿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哥怕是已……凶多吉少!

    “哥……你到底在哪里?真的死了吗?沁渝不信!”石沁渝思索间,嘴唇忍不住下扁,低头抱着双腿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,感觉自己好无用。

    如果那一掌真是她哥失踪的元凶,她愿意去挡那一掌,宁愿失踪的是她。

    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……”树下,响起吟诗之声,朗朗上口,然后是扇子‘锃’一声打开,徐徐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树下,不知何时出现一公子模样的青年,面白须黑,一双桃花目炯炯有神,薄唇恰到好处,身着一袭朱色的海棠锦衣,脚上穿一双云丝三品宝鞋。

    他将扇子扇动几下后,抵在胸口,向石沁渝抬头微笑道:“这位姑娘,有何伤心?可否同我讲之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闻言,石沁渝哭声一止,抬头怒斥。

    脸上虽梨花带雨,但那份美丽却将这持扇公子看的一愣,好俊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不必动怒,其实我是来问事的,这家宅院如此大,还能与谷主府并肩建造,不知这石府上的石字,取自谁?”持扇公子微笑道:“你若是答出,我可解决你哭泣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石沁渝又是一字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持扇公子目中多了几分冷厉,不过没有问清楚,他不会发怒,以免得罪惹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视线一转,他看到了一下人,招手叫来,扔了一小袋子灵币后,轻松问出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前万狱尉石焱的宅子,不过死在了镇魔地……”持扇公子挥手令下人离开,再看向石沁渝时露出一抹秽意。

    人都死了,还敢向他摆谱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乃新任黑焱谷谷主韦宾之子韦彬羽,请你回韦府喝酒如何?”持扇公子紧盯着石沁渝,他不怕石沁渝不同意。

    在黑焱谷,若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,他父亲就不是黑焱谷谷主了。

    石沁渝转过了身子,双目通红望向另一边,她没心情搭理这个登徒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既然不愿,那彬羽先行告辞。”韦彬羽彬彬有礼离开,出了石府后,他神情冷如寒冰,白天他不好处理一名万狱尉遗属,但到了晚上,他想做什么还不是随他,事后,又有谁会为了一名死人的家人找他黑焱谷谷主之子的麻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焱谷谷主府。

    露天会客台,四周为一棵棵长青树,微微抬头,便能看到湛蓝的天穹,以及那映照整个人间域的金乌太阳。

    此刻会客台上,围着一金兽熏炉,坐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茶香袅袅。

    坐在主座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美妇人,只见她梳着双环髻,头顶斜插着一支双层花蝶鎏金银簪,手拿一柄牡丹薄纱菱扇徐徐摇动。

    正是原泽宇天榜第三,也是新上任的巡天卫卫主,方流婉。

    身上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属于玄三品巅峰灵修的气息时而外显一丝,令站在中央的石世鸣站立不安。

    与巡天卫主方流婉挨着坐的,是一满头青丝的青年,身着捻金银丝武袍,二十七八岁,原泽宇天榜第四,玄念境巅峰武修,宿滔。

    原泽宇天榜第一、第二的巡天卫主与诏狱狱主死了,就轮到了他们上位。

    相比泽宇地榜,泽宇天榜水分很大,多为皇主钦点,而不是以天赋、实力排名,但实力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在他们对面,如学生听课般坐了一排,分别是新任黑焱谷谷主韦宾,新任第五天牢牢主宁西华,新任万狱尉甘光庆。

    在万狱尉甘光庆身后,低眉顺眼站着几人,为石焱的亲卫长陆白,狱卫长公翰巴,还有等等几人,都是石焱曾临时收编的墙头草手下。

    而石世鸣,就站在这些人中央,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来到九域这么久,他已接受九域的风土人情,在这里,杀伐随心,以前巡天镜还没碎时,有律法束缚,现在巡天镜碎了,就是白被杀。

    石焱死后,他做人一直很低调,原准备带石沁渝从石府搬走,找一偏僻之地生存,以他们先天境的修为,也不是人人可欺,在泽宇皇朝可以活下来。

    却被拦了两次,第一次是松源等人,石焱的原手下,拍着胸脯表示可以护住他们,还在安慰他,石焱只是在镇魔地失踪,不是死亡,只要一日没寻到石焱尸体,石焱就一日不算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将他们拦住。

    第二次,是一脸遮青色面纱,身着一袭莲青色的素雪绢裙的柔弱少女,没有留下名字,只剩留下一枚无字花纹令牌,说安心在这里住着,以后若是遇到任何麻烦,可将此令牌拿出。

    那令牌上,有三团火焰叠纹,看不出究竟。

    单看少女穿着,连他们都不如,与未修炼的普通人无异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