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 祭字符文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一掰下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银发棕皮人错愕俯目,与石焱对视,矮个子?是石焱?

    下一瞬,石焱手掌如寻幻影,手臂轻松从银发棕皮人双手下挣脱,然后反握住银发棕皮人的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咔擦。

    大紫气擒拿手,可擒拿妖鬼,擒拿人自然也不在话下,将银发棕皮人一只手臂生生扭断。

    银发棕皮人惨叫一声,五千斤蛮力出,想要反抗石焱。

    石焱一掌按在银发棕皮人肩上,堪比十万斤蛮力的力势压下,令银发棕皮人七窍流血,不堪承受跪地,膝盖碎裂,骨茬隐现。

    断骨处蜂出泉流,在地面汇成一血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?”银发棕皮人痛苦低吼间,心生惧意,他自身引以为傲的力量,竟在石焱手下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能闭嘴好好聊聊吗?”石焱抬掌,拉开一张椅子,翘着腿坐在银发棕皮人前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银发棕皮人强行令自己闭嘴,忍着剧痛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没有其它事,一是找个容身之处,外面对我的通缉你也知晓,二是测试一件事,思来想去,你是最适合者。”石焱微笑,尽量让自己笑容和善些,不让银发棕皮人太过于害怕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银发棕皮人只剩一只手臂能动,即便能动,肩膀处也火辣辣的疼,皮肉上一定有手掌形状的黑青,石焱力量太大了。

    让银发棕皮人以为是一座大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反对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石焱很满意银发棕皮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尽管吩咐。”银发棕皮人暗暗打了个寒颤,生怕石焱杀他灭口或提出他无法做到的事,还要承受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阴物或妖骨、邪异之心碎片没有?三者任何一种都行。”石焱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有一块玄一品的阴物,大人您需要的话,我送给大人您。”银发棕皮人从身上摸索出来,是一块阴物木牌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要你献祭。”

    “献祭?”银发棕皮人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对,献祭,只是献祭对象不是天道,而是我。”石焱身体前伏,玄脉境气机锁定在银发棕皮人身上,似银发棕皮人一旦拒绝,他就杀之。

    银发棕皮人察觉到石焱的杀机,不敢问,不敢耽搁,单手拿阴物木牌开始献祭。

    他很茫然,献祭对象从来都是天地,从未听说过可以向人献祭,哪怕是九域大能都不行,这是经过史书、古书确定的。

    天道规则如此,人力怎可能改变。

    按部就班,除了将天道对象换成了石焱,再无其它变动。

    石焱认真观察,不放过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一套流程走完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石焱凝视手掌,就在刚刚,在献祭最后阶段,也就是天道反馈灵气的阶段,他掌心漩涡出现,很灼烫。

    有反应?

    石焱深吸一口气,就在野外,被宁余控制着献祭,他无法献祭天道时,他就产生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会不会,功法修改器就是类似天道的存在,他作为功法修改器的主人,怎能向同级存在献祭?

    如果这个猜想成立,那是否他也可以如天道般,接受别人的献祭。

    而不用再费心费力,奔波于一处又一处地界,还有很大的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妖鬼诡谲多变,什么手段、天赋都有,再强都可能阴沟里翻船,概率大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再试三遍。”石焱吩咐。

    银发棕皮人很听话的再试验了三遍,只是越试验越虚弱,好似快要流血至死了,鲜血都流到了石焱脚下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三遍,掌心漩涡哪怕刻意收回,也会有灼烫感,灼烫感很低,如不仔细感受,很难察觉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反应,那为什么献祭不成功呢?”石焱起身,思索间,岁凰源火掠空,在他身边形成一道火蛇,窜过银发棕皮人周身,将他断裂的手臂、膝盖处全焚焦,阻住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银发棕皮人惨叫一声,趴倒在地,身体颤抖不止,石焱这么止血,还不如不管他,太他娘的痛了。

    石焱开始各种测试,让银发棕皮人听他指挥,这一试验,就试验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,没有介质呢?”石焱在屋内度步十几圈,最后坐回椅上思考,思考间,他摊开了手掌,掌心,功法修改器漩涡浮现。

    血!

    石焱双目一亮,指尖,罡气汹涌,在掌心漩涡上划过,将皮肉划开一道口子,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漩涡,先还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在石焱凝视下,漩涡竟将他掌心血液吞噬,足足吞噬了数分钟,吞噬到石焱自身虚弱,用灵石不断补充,用了五百多枚三烙灵石才停止。

    这一停止,有一层无形之力扩散而开,掠过天地。

    接着,漩涡内,升出一枚枚血色‘祭’字,凝滞于虚空中。

    “成了?”石焱身体微颤,呆呆仰视满屋祭字,这就是可令别人向他献祭的介质?

    “到底如何,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石焱将其它祭字符文吞噬,只留下一枚,打向银发棕皮人眉心。

    祭字符文初开始接触银发棕皮人眉心,被阻挡在外,而银发棕皮人一脸戒备,心疑到了极点,眼睛如斗鸡眼般死死盯着自己眉心处。

    石焱心中一动,沉声道:“想活就放开心神,接纳它,不得有丝毫反抗之念。”

    闻言,银发棕皮人心神重颤,连忙按石焱所言去办,闭眸下聚精会神,直到他额头上满是汗珠时,祭字符文‘唰’一下没入眉心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开始献祭阴物。”石焱深吸一口气,站起身来,成与不成就看现在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后,石焱看到了窗外。

    窗户半开,露出窗外天穹之景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先前坐着时还星辰漫天,短短一会,便被乌云遮蔽,这乌云很大,放目所见全部被遮蔽,也不知多大的雨,能聚集出这么大的乌云。

    怕是得连下一个月暴雨,才能重开天日,万里晴空吧?

    石焱收神,银发棕皮人已开始献祭。

    每一个步骤石焱都紧紧盯着,心脏跳动随着银发棕皮人献祭接近尾声而加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