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四 玉竹女帝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狠。”盖龙见石焱不想聊残图,压下怒火问道:“你将我叫上来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找陈谷主,请陈谷主帮我开一下这防护光幕,我听闻里面有一部至阳功法,不知真假?”石焱转身,与盖龙、陈景天平静对视。

    陈景天看向盖龙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盖龙咬牙。

    陈景天取出谷主令,在上面一按,手中出现一道道符字,打入防护光幕,光幕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至此,再无禁制。

    石焱迈步而入,在里面绕行,里面都是特殊的功法,或残缺或罕见,还有一部九品灵法,尘封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请随我来。”盖龙嫌弃石焱逛得慢,亲自领路带石焱前往至阳功法所在。

    石焱不着急跟上,而是向陈景天道:“麻烦陈谷主将我的侍女叫上来,告诉她这里有一部九品灵法,可以学习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景天木讷恢复,只是与石焱对视时,涌动着只有他们二人能看懂的光芒。

    说完后,石焱跟着盖龙到了一处犄角旮旯处,前方摆有一玉简,上面落满了灰,都已看不清玉简上的小字。

    盖龙幽幽道:“就是这儿了,传承很久了,我也不知传承了几代,据传是先辈从封魔地所得,一直都在这里放着,是九品至阳法残决,只有第一层,你若学,就在这里学吧,不过人你要留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封魔地?”

    石焱不语,袖子轻甩,一股庞大罡风吹出,将玉简上的灰尘统统吹散,再将玉简拿起查看。

    盖龙所言为真,还是诱他进入封魔地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盖龙捂鼻后退。

    《岁阳玄功》九品至阳武学,练出岁阳罡劲后,与人交战,可剥夺对方岁阳之力,使之衰弱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了。”石焱将之装入怀中,不管如何,练完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强行带走?”盖龙挑眉,他只待石焱要学,没想到竟连玉简要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阻我?”石焱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“不,你请随意。”盖龙摊手,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立送贴否?”石焱问道。

    “立。”盖龙凝视了石焱好久,最后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剑塔后,天已亮大半,石焱带军离开,纵剑谷所有人等皆留下,这算是交易吧。

    石焱没有花费任何东西,得到了一部九品至阳功法玉简。

    而盖龙,也免于花钱去外狱赎人,石焱将抓到的天卫全部留下,至于之前反抗杀掉的,属于白杀。

    立送贴的目的是,石焱将《岁阳玄功》带走,防止盖龙上告卫主,反咬他一口,藏功阁的功法每一部都是有记录的,是巡天卫的财富。

    这一告会出事,但有了陈景天亲笔送贴,就万无一失了。

    纵剑谷外。

    “大人,要不我们返回,再抓他们一次?”彭虎上前献言。

    彭虎刚说一句,就被彭豹翻着白眼拉回。

    石焱被逗笑,指点彭虎道:“不必,杀人不过头点地,欺人太甚的话,你想面对一名超越大武宗境的剑修怒火么?”

    闻言,彭虎打了个寒颤,是他想当然了,跟着石焱太顺风顺水了,让他忽略了境界之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诏狱后,天色已大亮,祭天仪式主持者之争,即将开始,他没有时间去修炼功法。

    先回诏狱不是直接去争夺地点,是因为他需将这几天截脉囚内关押的妖、鬼统统杀掉,吸收为阴力点备用。

    “公子,时间快要来不及了。”萱儿连道,这一次,她要与公子同去,与造化之地那次不同,这一次,她有资格。

    公子担任万诏狱尉的同时,已自动晋升为八纹天卫,给麾下人一二三纹天卫的级别,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其实贡献点都足够,但没必要提升太高,反正只是空职,她是公子的侍女,而不是巡天卫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入职,主要是为了帮公子,还有……听说里面天才很多?

    可猎杀!

    一名天才的血芒,可比普通人强太多、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石焱回到截脉囚,开始大杀四方,紫凰金丹一出,五窍秘力融身,强行横推,分克鬼、妖,阴物、妖骨密集落地,最后统一收入空间秘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叁清涧,皇族放牧之地。

    一只只异兽在草地上随意逗留,嬉戏,极为和睦,小到一星异兽,大到九星异兽都有。

    异兽身蕴凶兽血脉,极为凶残,若非有叁清涧锁兽大阵压制凶性,早适者生存、优胜劣汰这般吞食进化了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无边无际的异兽中,有一小型溪流,不过没人半腰,从叁清涧中央山顶留下。

    流水簌簌……

    琴筝合奏,小溪中央,略高的光滑青苔石头上,坐有一名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脸遮青色面纱,梳着如云高髻,头顶斜插着一支紫鸯花簪子,身着一袭莲青色的素雪绢裙。

    身前放有一古筝、一古琴,十指如舞动,一人之力,竟能使琴筝合奏。

    琴筝之音渐近渐高,弹奏之曲,似若大自然之音,高山流水,又似九重天外之音,空而幽宁……

    小溪岸边,坐有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,女子相貌丑陋,脸上刀疤纵横,皮肤却颇为水润,一双玉脚在溪水滑动,聆听琴筝合奏之曲。

    终于,曲终。

    “思菱,你的琴筝水平又高了。”丑陋女子连连点头,才从曲子意境中回神。

    面纱少女抬头,露出一双极美的眸子,如水般柔情。

    “姐,你喜欢听就好。”

    丑陋女子微笑,目光掠过面纱少女身上的莲青色素雪绢裙,奇道:“思菱,我一直没有问,两个月了,为何好好的灵袍不穿,一直穿这身普衣?”

    闻言,面纱少女低头不语,头顶的紫鸯花簪子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下,显出两个不凑近看,根本无法看到的小字。

    玉竹。

    “姐,这一次的选拔,真要大开杀戒么?”再抬头后,玉竹思菱美眸中满是不忍。

    “长老们都与你说了?也是,你长大了,是我玉竹氏未来女帝,所有事不管大小都应与你说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入镇魔外地隐地中的人们,一个都别想活着出来,不管是为了镇魔地的秘密,还是这些天骄为泽宇皇朝的未来,都非杀不可。”丑陋女子面含煞气,杀意纵横,使得本来就丑陋的面庞更加难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