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四 裂杯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寿宴开始。

    八绝庚忆雪率红坊街红倌众翩翩而舞,一时间,玲珑袖纱漫天飞舞,迷勾了众人的眼。

    何谓八绝,身、脸、气质都是最顶级的。

    “八绝?”石焱多瞧了几眼,旧八绝在凤凰台时被他不小心杀掉了,新八绝已经被训练出了么?看样子新人胜过旧人,傅淑姿的手段真不错。

    所有桌子中,只有石焱一人站立,不得不说有些鹤立鸡群了。

    “辛兄,走眼了吧?”黑象剑派剑主注意到石焱的窘迫,与癸水宗宗主碰杯。

    无定帮帮主冷哼一声,没有回答,不管走眼不走眼,这是他行走江湖的理念,自不会被旁人影响。

    谋定而后动。

    “阎兄,这女人我喜欢,我带走了。”傅子昂隔空向翩翩而舞的庚忆雪一抓,灵力卷动下,庚忆雪被卷来,被他一掌按在肩膀,丝毫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阎大人,您要违反规矩?”庚忆雪脸色变了数变,不卑不亢,八绝是卖艺不卖身的。

    “违规?什么规矩?在我阎府,我说的话就是规矩,傅衙主看得起你,你从了便是。”阎开济笑眯眯对庚忆雪道,他此生行事,还没有遵守过规矩呢,尤其是一方小府街,听说还是一江湖草莽帮派为幕后小势力的规矩。

    让他阎开济守规矩,对方配么?

    闻言,庚忆雪心神下沉,自从红坊街名声开始远扬后,傅淑姿就在担心这个问题,以前红坊街只在明凉府城做事,上面有一门二会这等大势力撑腰,没有人敢违反规矩。

    但现在到了外界,到了皇城这等藏龙卧虎之地,似就成了赤缚缚的羔羊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“你的规矩?不知阎大人有什么规矩?”石焱终开口,将酒杯中的酒一口抿干,寿礼已经帮他收齐,事关他的红坊街,自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阎开济笑意突无,眼皮内敛,看都懒得看,淡淡道:“哪个无知小儿在放肆,拿他人头过来给本大人当酒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四周,阎府侍卫一跃而出,跃至半空,跃至石焱头顶,向着石焱头顶斩落。

    石焱不闪不躲,摊开了手掌,掌心,空酒杯无力自动,旋转如残影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弹至空中,弹至四周跃来众侍卫的中心,裂了,炸成漫天飞雪……

    酒杯碎片消失不见,而半空中的众侍卫眉心,一个个出现一血洞,与酒杯碎片大小极为吻合。

    接着,尸体坠落,砸翻数桌酒菜。

    石焱身前的酒桌上,就砸落一个。

    “都是皇朝众卫,专门用于保护各级官吏的,从五品御史,一般都是实丹境的侍卫,可却这么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他,是一名散修,送上了十万枚一烙灵石,极为大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散修不是实丹境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与石焱同桌的人反应最大,正对面毁掉石焱身下木椅的阴柔男子,更是脸色大变,手掌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裂酒杯碎片杀一群实丹境,他身为金丹境大成勉强能做到,但做不到石焱这般的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阴柔男子心中悔意堆积,早知如此,真不该毁石焱椅子,同时他心中在疯狂咒骂石焱,石焱若是实力强横,正大光明露出便可,搞什么隐藏气息的手段,真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散修,乃国子监祭酒的三子,此次来是与阎大人有秘事相商。”阴柔男子突然说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石焱略愣,对阴柔男子露出一抹奇异笑容。

    在石焱奇异笑容下,阴柔男子不自觉低下了头,他心中反复问自己,怎么就说出来了呢?

    他堂堂国子监祭酒的三子,心中竟然有了畏惧?需要自报身份来震慑石焱?

    “韶将军,今日是我寿宴,我不便出手,麻烦将军帮我处理此贼人。”见众侍卫身死,阎开济脸色阴沉抬头,第一次仔细端视石焱,他很确定,他没见过石焱。

    念头纷杂,是对手派来专门在他寿宴上捣乱的?不应该啊,就算捣乱也应不是如此低级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韶安歌放下筷子,缓缓起身,对石焱报以浅笑。

    一名少年?

    军中、巡天卫、那两个榜单上的天骄,他都有印象,石焱绝非上面一人,那些人,都是年少入武宗,甚至大武宗,未来皇朝的栋梁,高层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那上面的人,都好处理,抓了也无人过问,没有什么是一张通缉令不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石焱绕桌一周,走至阴柔男子身后,大紫气擒拿手一闪而逝,阴柔男子没等反抗,头颅就被轻松卸下,掷于桌上。

    石焱一手按头颅,一手行礼道:“巡天千狱尉石焱,特来给阎大人祝寿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整个庭院,不管是在看石焱笑话的祝寿者,还是坐在阎开济一桌的众武宗,一个个神情僵滞脸上。

    千?千狱尉?巡天卫诏狱的人?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府外,脚步声整齐,似有千人,不一会墙头上,出现一名名狱铠千狱卫,清一色金丹境。

    一个个手持破罡弩,对准了院子众人。

    彭虎彭豹与十名千狱卫长身披重铠,整齐划一进入院落,最后站至石焱一侧,彭豹冷漠扫过周围,哪怕是那一桌武宗境,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与巡天卫作对,就是与皇朝作对。

    “巡天卫办事,无关人等禁声。”彭豹沉声警告庭院所有人后,向石焱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“大人,街上都是军队,不是我们的人。”一兵卫快步跑入,见到这么多巡天卫,脸色发白,最后咬牙跑至韶安歌旁。

    闻言,韶安歌脸上青红不定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尴尬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挑梁大鼻男子凝视石焱年轻有些过分的脸庞,视线再下移,凝视石焱掌下头颅,不由重重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他错了,为他先前的想法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幸亏石焱明察秋毫,否则毁坏石焱椅子的黑锅他真背不动。

    “千狱尉?这么年轻的金丹巅峰?如此年轻入职得是天品金丹的顶级天才?”黑象剑派剑主皱眉,他黑象剑派剑主没有过硬背景,若是被一名千狱尉盯上……

    千狱尉可不是普通的巡天卫,普通巡天卫抓到人后需移交初审殿审核,若是证据确凿,非冤案,再转到诏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