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三 灵石差不多收满了吧?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帮主、众堂主,此人区区一名散修,却拿出与我们仿若的寿礼,这岂不是故意在打我们的脸?”无定帮帮主、众多堂主旁,一名虚丹境大头目不满请示。

    石焱只露出普通的实丹境气息,看上去就是一名寻常丹宗。

    “谁的人?宰了他。”无定帮帮主额头簇成一个川字,一指开口之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献言之人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下一息,一名无定帮堂主出手,献言主人胸膛处没入一柄匕首,不等尸体倒地,几名虚丹级大头目涌上前来,不让血迹出现,用衣服遮住将之拖走。

    动作极为快速,没有多少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石焱正好看到,抱了一下拳。

    “见谅。”无定帮帮主同样抱拳,一名散修能拿出这么多灵石,绝不是他可以招惹的,说是散修,谁知是不是哪个大势力的嫡系。

    走江湖,切记不要无故生事,这就是他无定帮能在皇城这等鱼龙混杂之地,还存在的核心。

    黑象剑派剑主身后,一名执事正待开口,意思相近,见到无定帮献言者的下场后,缩了缩脖颈没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等石焱进入阎府后,黑象剑派剑主凑近笑道:“辛兄,这等挑衅你忍了?阎大人若是知晓,一名散修寿礼都与我们几大势力接近,还不发作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若是不满,可自行出手,帮大家探探底。”无定帮帮主轻哼一声,带人进入阎府,懒得拆穿黑象剑派剑主这等低级激将,黑象剑派剑主要是真这么认为,早自己上了。

    “剑主?”先前没有开口的执事闻言,向自己脖颈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必,不好惹,不用管,等阎府寿宴了,请赵长老出手,以金丹境修为跟一下对方,若是有背景就不用管了,真是一名散修,近来意外得了重宝的话,杀了他将宝物抢回剑派。”黑象剑派剑主眼露冷芒,身上武宗小成的气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府内,高朋满座,桌为紫阳佛玉铸造,中正阳和,常年在上面坐食,可养人脏腑。

    每一个桌上都放有宾客牌,牌上写有名字及身份,一人一位,如黑象剑派剑主在最贵重一桌入座,黑象剑派其余人统统往后。

    一共一百三十八桌,每一座都是权势者,最弱的为金丹境,武宗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有实力也有背景。

    石焱找到了一散修桌,果然有专门上来送礼,想要搭上阎开济关系,从而得利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个出手也很阔绰,无一例外都是金丹级。

    见石焱过来,桌上之人对石焱点头报以善意微笑,同为散修,都知晓各自主意,善意微笑下满是冷嘲,都是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资源就那么些,他们还是没背景的散修,石焱区区一名实丹境也敢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石焱回报微笑,就待坐下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,一金丹境大成武修轻咳一声,石焱麾下木椅哗啦啦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罡气一闪而逝,石焱若真是一名实丹境,还真发觉不了是谁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额?”身边咳嗽的挑梁大鼻男子,同时也金丹境大成的武修愕然转头,椅子怎么碎了?还正好卡在他喉咙不舒服,咳嗽那一声时。

    这是让他背黑锅?

    挑梁大鼻男子眼中掠过一道寒意,望向对面数人,是谁?大意下他都没发现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也无所谓了,虽同为散修,但一名实丹境武修没资格与他们坐一桌,也不知怎么混进来的。

    石焱抬头,没有看挑梁大鼻男子,而是望向正对一齿白唇红,偏女性化的阴柔男子,无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阴柔男子微愣,对石焱报以回笑,心头却是快速的跳动起来,什么情况?莫非这小小的实丹境武修察觉到了他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可不可能的话又怎么解读石焱这一笑?

    不找身边的挑梁大鼻男子,不找别人,直直精准的望向他。

    阴柔男子心中泛起悔意,要不先走?就在他即将起身时,后方响起二道高喝。

    “谊武州街衙主,傅子昂傅大人携重礼,二十枚二烙灵石至。”

    “谊武州街参将,韶安歌韶大人携重礼,二十枚二烙灵石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子昂一身黑衫,手持一柄黑扇,彬彬有礼,头戴衙主帽,身披吏袍,款款行来。

    韶安歌人形虎步,身形极为魁梧,赤缚双臂,腰间悬挂一柄无尖平刀,随着走路摇晃,一股风刮过,将刀身上的血腥味传遍整个阎府,可见杀戮气重。

    府街与府街级别同,地位有天地之差,同样,州街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第三州城,谊武州街已能排上号,一街双武宗,这二人是谊武州街的实际掌控者,与土皇帝阎开济关系莫逆。

    “贵客至,阎某当扫榻相迎。”里面,传出一声欣喜沧桑之男音,一锦衣华袍者快步走出,身后跟了一群妻妾,足有二百余人,拉出一长队。

    这二百余人都是阎开济的妻妾,阎家人丁兴旺,已不比普通的千年氏族差。

    锦衣华袍者正是阎开济。

    石焱没有再入座,坐不坐下无所谓,他凝视阎开济,寿礼应该收的差不多了吧?

    中间为石子路,铺着五品灵花,从天空俯瞰如铺了一层红毯。

    两侧一行行长桌摆放满整个庭院,石焱所在就在路边,是末尾最差的几桌之一。

    傅子昂与韶安歌正好走至此,与迎来的阎开济碰上。

    三人寒暄一二,等阎开济的二百名妻妾一同俯身问好后,阎开济亲自领着二人至最中心处,距离石焱三百尺远坐下。

    那一桌坐着人不多,癸水宗宗主,无定帮帮主,黑象剑派剑主,还有四五名相熟的皇朝从五品官吏。

    等傅子昂、韶安歌坐下后,正好坐满。

    一人一侧有一人倒酒锤肩,阎开济怕侍女们笨手笨脚,惹得这一桌贵客不耐,特意从第七城州明凉大街那里,请来红坊街的红倌,更是将红坊街最顶级的八绝庚忆雪来伴奏伴舞。

    很贵,只伴舞不随夜,需千枚一烙灵石,可谓天价了都。

    可没有办法,红坊街最近很红,明凉女子天生柔媚,具体很难形容来,这是皇朝所有女人天生没有的东西,物以稀为贵,请过的人都称赞好,阎开济也就不计较了,只要众人高兴,他寿宴红火,花费也就花费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