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六 心黑手黑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什么逆寿果?”冉海潮强忍痛楚,五字从牙缝中挤出,在石焱紫凰源火的压制下,灼烤感令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同为武宗境为何差别会这么大?

    此刻冉海潮脑海中全部都是第一次见到石焱的画面,知晓石焱冒充赤火盗大当家后,他在帘后强忍笑意,之后将石焱当棋子摆弄,只待在蝶位事上将石焱价值最大化。

    没成想,一步错,步步错,竟走到了现在,他被石焱随意碾压,跪在石焱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心中之复杂、苦涩,难以表达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武宗实力是用逆寿果提升起来的?”心中复杂、苦涩中,冉海潮浑身一激灵,快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石焱眼瞳中,大荒气息弥漫,令冉海潮神情恍惚,然后昏迷倒地。

    “给他上封魔针与琵琶锁,带到审讯区域去。”石焱挥手,怪不得他察觉冉海潮弱,弱的就像一名普通武宗,丝毫没有以前同阶无敌,越阶而战的气概与实力。

    原来问题出在了逆寿果上。

    也是,要让冉海潮从实丹境巅峰一跃至武宗境,得花费多少代价!虽说有龙诞池与太乙圣泉辅助,但代价太大了,盖龙全部身家或许才够!

    能将冉海潮治好恢复,已是极大代价了,再加上将冉海潮提升到武宗境……

    石焱讥笑一声,枉冉海潮聪明一世,还是被人利用了,吞吃了逆寿果啊,以自己的寿元来让自己达到武宗境。

    他现在越发好奇,能让盖龙如此耗费,骗冉海潮的秘密是什么了,所以才让手下将冉海潮带到审讯之地,而不是直接杀掉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陆白等人反应过来,与另外三名千狱卫长低眉顺眼上前处理,不敢直视石焱,压住心中的惊骇。

    一名武宗啊,在石焱手中竟然没有扛过几招,而且看样子,石焱有一招将冉海潮击杀的实力。

    太强了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有动用灵药、灵石,极速越阶的虚浮。

    “大人智谋无双,强行压低自己实力,百般利诱,引仇人上门,手刃仇敌。”松源半跪而下,言辞凿凿,十分肯定,似他先前就知晓石焱在隐藏实力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千狱卫跪地,钦佩中夹杂一丝了然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陆白眉头跳了跳,他怎么有些不信呢?不过真真假假都不重要,就算石焱身上真有能迅速提升实力的宝物,也非他一个小小亲卫长可染指的。

    与他无关,好好做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讯之地。

    冉海潮已被封魔针与琵琶锁封禁,双重压制下,一身武宗实力消失,与普通人无甚区别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审?”陆白讪笑着不停搓动手掌,审讯啊,他最在行,在整个截脉囚,审讯方面比他强的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先审,什么时候他主动喊愿意交代,再停。”石焱随意摆手,松源拉来一张椅子,让石焱在囚笼外坐下。

    岩浆组成的囚笼,映照的石焱脸面明暗不定,在陆白眼中颇为狰狞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此事交给小人,可以百分百放心,小人诏狱刑罚熟练于心,就是上面新传下来的石氏酷刑,小人也学会了,大人您看好吧。”陆白向石焱重拍胸膛,几乎就差下军令状了。

    石氏酷刑?

    站在石焱身后的松源神情一动,瞥看了石焱一眼,但不敢确定,天底下姓石的多了去了,没必要什么都往石焱身上想。

    石焱坐下后,向松源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:“你暗中查一下,皇城谁收藏有至阳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松源记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陆白狞笑一声,上前数步,站停被绑石柱上的冉海潮前一米处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石柱旁,早已准备好的施刑者,将一盆冰水浇灌在冉海潮头上,令冉海潮幽幽醒来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看到,石焱眼中大荒气息消散,冉海潮才能醒来,只以为是自己的冰水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?”冉海潮环视周围,看到了岩浆囚笼外的石焱,与石焱对视一眼,他深吸一口气,闭眸将眼中怨毒散去。

    “用冉海潮剖皮法。”陆白阴笑一声,直接给蓝眸人来个狠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剖皮法?”冉海潮错愕睁眸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松源一口气出岔,转身连咳嗽数声,才将气顺过来,他神情古怪,太狠了,这名字可是要流传千古的啊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石焱看到冉海潮眼中的错愕,眼角尴尬的抽动,他也没想到陆白会用这个刑,还当着冉海潮面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石焱!你!”冉海潮反应很快,他猛地望向石焱,低吼一声,压下的怒意再度涌起,胸膛气的起伏不断。

    好毒啊!

    以他的姓名命名诏狱的刑罚,诏狱的刑罚一出,会被整个皇朝的审讯组织追捧、传播,这是要被后世无数人戳脊梁骨的,何仇何怨?

    石焱竟如此歹毒?

    此刻冉海潮心中,有将石焱生撕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要如何?”尴尬一闪而逝,石焱冷漠凝视冉海潮。

    陆白准确听懂石焱的浅令,大喝道:“立即动刑。”

    “慢。”冉海潮连喝一声,脸色的怒意与恨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,他挤出一抹笑容道:“我都交代,别动刑了,盖龙愿意帮我与镇魔地有关。”

    都是聪明人,冉海潮知晓,诏狱的刑罚没有人能抗住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与其最后还要说,不如现在说,免受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“动刑。”石焱闭眸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陆白愕然,他都准备离开了,秘密显然不是他有资格听的,听了很有可能就没命,可万万没想到,这蓝眸人都准备交代了,石焱还要动刑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!?”冉海潮脸上堆笑僵住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石焱这是什么做事手法?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陆白回神,示意两名千狱卫开始。

    半小时间,一道道惨叫声中,石焱连眼皮都没颤一下,漠然冷视冉海潮受刑。

    陆白等人离开,这里只剩石焱与冉海潮,冉海潮已被灵药治好,浑身无力的望着石焱,脸色笑容不减。

    石黑手,江湖传言不虚,他这名门徒,真的是心黑手黑啊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