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九 枯禅换壳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克莱无声而嚎,呕意涌起,眼泪不住流出,难受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克莱嘴里蛆虫、皮屑落满,无法呼吸,只能用力吞咽,嘴里黏臭,一吞就有呕意,又吞又吐,循环不止,简直要将人折磨死。

    他的肚腹,渐渐拱起,拱起一个半圆,如十月怀胎的孕妇般,即将破胎而出。

    克莱面露痛楚,肚子已经拱起半米高,肚皮被撑的透明,血丝密集,可以看到肚内的脏腑,已临近爆碎的临界点。

    伏睿雨呆呆凝视这一切,不住抹干脸上的汗珠与泪水,眼睛已经被蛰到睁不开。

    另一边,戚映之等人,除了戚映之背部的燕妙颜尸体没有动作外,其余人背部的尸体开始啃咬,是的啃咬,从头到脚一块块的啃咬,扭曲着尸体要将人一点点吃光。

    先前听到的骨头碎裂声,轻微的吸水声,都是源于此。

    伏睿雨呆呆注视下,发现戚映之脖子上有一块玉在闪烁,却是满是裂痕,快要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那玉她听戚映之说过,世家子弟都有这么一块护身玉,可防邪祟。

    戚映之被尸体压跪在地,动弹不得,已恢复清明,求救望来。

    伏睿雨却无鬼物临身,她感觉手掌在发烫,低头望去,她掌心不知在哪里破开一道小口,伤口中红色血液纯粹。

    血液内,隐有一道灵光,是一斧形印记,这斧形印记似在衍变开天之景,天地混沌,持神斧而开天,阳清为天,阴浊为地。

    不过血液中,开始出现一抹黑意,即将被污秽,被鬼物力量消磨。

    伏睿雨有直觉,一旦这血液被污秽,她可能就会死,与戚映之,与克莱下场一致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”戚映之向伏睿雨伸出手掌,祈求开口,她看到了一些东西,看到了伏睿雨的血脉,这就是天降者的特殊么?

    她很清楚,只要伏睿雨过来,只要碰触到她,她就能摆脱背部尸体的控制,从而逃走。

    “睿雨你忘了我之前对你的好了吗?我不曾负你,我赶你们走前,已经察觉到鬼物盯上了我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戚映之神情凄然,内劲浩荡,用尽全身力量才挤出这完整一句。

    “戚姐姐……”伏睿雨看着戚映之那张单纯、不似骗人的仙女般的面孔,迟疑了。

    迟疑下,以往一幕幕在心中浮现,有第一次见戚映之,她被其他侍女、仆人欺负,戚映之拉开燕妙颜惩戒欺负她者,如大姐姐一般关怀,给她糖果,拉她进入修行班伴读……

    各种画面不断,在这些画面的影响下,伏睿雨不自觉走到戚映之身前,手掌与戚映之触碰一起。

    “武秘,六品,枯禅换壳技。”

    手掌挨触瞬间,戚映之手转武印,内劲狂涌,一时间,一层白雾从二人接触的指尖涌现,将二人身体遮盖。

    等白雾散去,戚映之完好无损的站于伏睿雨先前待的地方,脖颈下的护身玉,差些就爆碎了。

    而伏睿雨跪在地上,就在戚映之先前的位置,不偏一毫,燕妙颜的尸体压趴在她背部,面部狰狞抽搐,隐隐有复苏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你用幻技……”伏睿雨绝望、泪崩下,用炎夏语吼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太弱,天降者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戚映之虽听不懂,结合面部表情也能猜测出大概,嘴角轻抽,不屑也顾不上多回答,今年天降者都是这般的智缺么?

    身体一动,用出了四品轻功,腾蛇游身法,绕过众尸体与血泉处,出现在地窖口下方,向上跃去。

    戚映之螓首蛾眉的脸上狂喜无法隐藏,她活下来了!

    “嗯?炎夏语?”就在这时,外界响起一道男音轻咦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戚映之跃上的身体一顿,脖颈处被一只手掌握住,手掌极为有力,捏的戚映之视线发黑、模糊。

    谁?是谁?

    模糊下,戚映之看到了一张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少年脸庞,一袭白袍,黑发狂野披散,眼睛亮如星辰。

    石焱抓着戚映之脖颈顺着木梯走下,后方,萱儿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有两只六星鬼物藏在地窖?”石焱环视一圈,在血泉落下的无皮血脸与伏睿雨背部的尸体上停顿了一瞬。

    这二只鬼物他有印象,放进来时是二星,没想到短短半夜发展成如此模样了,颇有些凶戾啊。

    地窖内大部分人都没死,只是残了,一个个僵硬扭动脖颈,恐惧中泛着么希翼,希翼石焱能救下他们。

    无皮血脸看到了石焱,停止了钻入克莱肚腹的举动,对石焱无声鬼啸,在警告。

    伏睿雨背部的尸体猛地睁开双目,其它人背部的尸体统统停下了啃食动作,统一望向石焱。

    有的尸体背对石焱,头颅转动一百八十度,发出清脆的骨裂声,脸色发青,眼神空洞,嘴里有血块。

    “救我,我是典仪赖锰之子赖坚诚,救了我,我许你官身,许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。”鬼物压制消失,赖坚诚独臂向石焱求救,如溺水下紧抓河面的最后一根浮木。

    “快来救我,我乃翰林院检讨向晟之孙向修平,赖坚诚许诺给你的,我都能给你。”向修平以为下来的是两名灵修,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们不能自已,他耳朵和半张脸已被啃掉,痛到麻木。

    “有灵修来了?”背对石焱的克莱、卢西恩也终于能说话,惊喜下,吼出了一连串家乡语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克莱最苦,肚子快被撑爆了,低头下,清晰能看到自己的脏腑,快疯了。

    各种求救声下,萱儿一指点出,灵力将整个地窖无缝隙覆盖,没有她的允许,鬼都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石焱抓着戚映之脖颈站停伏睿雨前,在经过无皮血脸时,无皮血脸似察觉到石焱身上的至阳气息,不住向克莱肚腹藏缩,令克莱痛的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在场人都看到了这一幕,伏睿雨茫然与石焱对视,刚刚她没看错的话,好像鬼都怕这名少年?

    “炎夏人?”石焱低头轻语,他看到了伏睿雨掌心的血液,看到了血液内的大斧,这就是炎夏一脉的血脉么?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