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八 血泉,无皮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燕姑娘,或许你是对的。”修行生中,有人向燕妙颜道歉。

    藏入地窖前,燕妙颜提出不应该躲避,而是乘着鬼物还没有吞噬太多人,没有太强大,强冲下山,一旦下山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却被赖坚诚,向修平,戚映之三人拒绝,说人多力量大,武源山鬼物肆掠,以皇朝的反应速度,最迟一刻钟他们这边的巡天卫就能进入,清剿鬼物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,这都三个时辰了,也不见一名巡天卫进来。

    燕妙颜为一马脸女人,手臂上有一颗守宫砂,是在场实力最强者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了,我要走。”燕妙颜猛地起身,二十多人聚集一起,血气庞大,最主要的是这里有人恐惧了,鬼物可吞噬恐惧,一定会将鬼物吸引来。

    她哪怕不下山,也要另外找一地方躲藏,支撑到巡天卫进山清剿鬼物。

    “燕姐姐,你带上我吧。”黑暗处,拐角区域站起一侍女,侍女满脸恐惧,生怕燕妙颜抛弃她。

    她就是燕妙颜的侍女,伏睿雨。

    自从强制降临九域后,她便躲在这武源山,一直平安无事,没有被妖魔鬼怪侵扰。

    谁成想,如此强大的武源山,一朝乱象,到处都是鬼物。

    燕妙颜目光冷漠掠过伏睿雨,看到了伏睿雨的恐惧,一名侍女而已,带着等于将麻烦一同带走,她没那么舍己为人。

    “燕妙颜,你真的要走?”同为虚丹境巅峰的戚映之柳眉簇起,樱桃小嘴轻启。

    赖坚诚与向修平动了动嘴唇,有心想劝,却没那个实力。

    “劝你们一句,鬼物能感应到恐惧,最好将你们当中恐惧者杀掉,否则引来鬼物,后悔都晚了。”燕妙颜丢下最后一句,打开地窖盖子离开。

    地窖盖子开合,月光打入一瞬,令戚映之看到二十多人中的恐惧者,表现恐惧的一共有八人。

    一名仆从,今年的天降者,另外七人,是通藏境的修行生。

    点亮一颗晨光晶,戚映之与赖坚诚、向修平对视,三人看懂了各自意思,很统一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离开吧,我不管走的人与留下者互相有着什么关系,千万不要劝我,否则我一起扔出去。”戚映之声音冷冽,俏脸上没有丝毫感情,将八名恐惧者一一点出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杀了人有血腥气,容易引来鬼物,她直接就杀掉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有我?”伏睿雨呆呆望着戚映之,她记忆中,戚映之很好,给过她糖果吃,长相漂亮,富有关怀心,是一名不折不扣、为国为民的侠女。

    敢为民抨击当朝户部尚书,太善良,太正义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戚映之陌生的让她觉得,自己从未认识过戚映之般。

    在戚映之威胁下,被点名的七名修行生乖乖离开,只剩下伏睿雨。

    “帮帮我……”伏睿雨双目通红,望向身侧二人,这二人与她一样,是天降者,只不过一个是白人卢西恩,一个是黑人克莱。

    二人听到伏睿雨求救,连连摆手,他们来到九域后,知晓这是个怎样的世界,说杀你绝对不二话,不敢丝毫忤逆戚映之,再者,伏睿雨也非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同族人。

    见伏睿雨还不走,无助的望着他们,而戚映之已皱眉眉头,眼中有杀机涌现,二人对视一眼,下定了决心,合力将伏睿雨抱起准备丢出地窖。

    伏睿雨不走,他们二人都得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开我,我不走!”伏睿雨用力拍打着二人肩膀,泪如雨下,可惜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二人抱着伏睿雨至地窖盖子下方,一人松手站在梯子上去推地窖盖子,可无论他怎么用力,地窖盖子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推不动?”克莱茫然望向戚映之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戚映之皱眉挥臂,磅礴内劲隔空凝掌,抓推住地窖盖子,轻松将地窖盖子推开。

    这一推,上面如同下饺子般,尸体不断落下,将伏睿雨三人掩埋。

    “死人,有死人!”

    尸堆内,克莱睁目,正好与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对视一起,脸贴脸,鼻子挨着鼻子,还有股恶臭味,惊恐大叫爬起。

    伏睿雨顾不上哭,从死尸堆下手脚并用的爬出。

    “戚映姐!”伏睿雨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地上乱蹦,当她稍微冷静抬头,看到眼前一幕后,瞬出一身冷汗,僵硬在原地不敢再有动作。

    地上落下的尸体……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在戚映之等人背部,都背了一具死尸,一个个僵持在原位,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戚映之背上,竟然是刚刚离开不久的燕妙颜,燕妙颜尸体干枯,差些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整个地窖,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进?进鬼了?”伏睿雨嘴唇在哆嗦,眼泪无声流下。

    而克莱与卢西恩双膝一软跪地,对着戚映之等人背上的尸体不住磕起头来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克莱突然觉得头顶有些冰凉,有一滴水珠落下,正中顶心,抹了一把放在鼻尖轻嗅,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克莱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他不想看,却又忍不住追寻真相,僵硬着脖颈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抬头一瞬,晨光晶光芒灭了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咔擦……

    嘶,嘶……咕嘟。

    漆黑中,有骨头碎裂声出现,还有轻微的吸水声,咽唾沫声。

    每一道声音,都重重锤击在还活着的人心脏,令他们呼吸凝滞,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,恐惧几乎将他们吞噬。

    克莱仰目下,能闻到一股腥气,血腥气越来越重,一滴滴冰冷水珠不住滴落,他清晰察觉,自己已无法控制身体,只能被动的承受一切。

    类似水刑的折磨,让克莱要疯了,他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晨光晶亮了。

    克莱跪地仰头,突然恢复光亮下,他看到了一张无皮面孔,几乎与他脸部紧贴到一起,不足半寸,鼻尖对鼻尖,无皮血肉腐烂,褶皱缝隙处,满满蛆虫在蠕动。

    地窖顶端渗透下一血泉,这无皮血脸便是从血泉中垂落,有脸无身,由数百道粘稠血丝吊连。

    无皮血脸没有眼睛,空洞如暗,它不止掉落粘稠血珠,还掉落皮屑,掉落蛆虫,掉落了克莱一嘴,一脸,一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