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三 废冉海潮四肢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确认了方向后,二人动用了最强轻功追去。

    石焱没有再管,冉海潮百分百废了,他给巫淳下的命令是,丹田废、四肢废。

    明凉大街没有被皇城巡天镜覆盖,原先的巡天镜也废了,此事才能做。

    废掉四肢与伤及性命不同,前者对方没有证据最多扯皮,后者就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巡天卫一旦身死,气运、身令双重定位下,巡天镜会自动覆盖来,将凶手摄住,到时候谁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他马上就要加入诏狱,等加入了诏狱,冉海潮必死。

    他现在动手,只是阻拦冉海潮进入太乙圣泉,丹田都废了,进入太乙圣泉也无用。

    巡天卫还有一处突破圣地,龙诞池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龙诞池是蜕变处,来了后才了解到,龙诞池是整个皇城灵气最浓郁处,在里面突破,概率能增加数成。

    冉海潮已是实丹巅峰,在实丹境积累多年,若是进入太乙圣泉将根基修复,再入龙诞池突破,会有很大可能凝金丹,到时候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索性,提前斩断冉海潮金丹之路。

    高公公神情闪烁,猜到了石焱要干嘛,但挨了十个耳光的他,已安分很多。

    石焱拆开七皇子的书信,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石焱看完后,将信件扔回给高公公。

    “石天卫,什么意思?”高公公脸色骤变,以为石焱要彻底翻脸,信上是什么内容他不知道,上面话语若是对石焱不利……他性命危矣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就明白了。”石焱示意高公公自己看,上面内容不多,只有几句话,总体意思是,蝶位。

    尽可能的情况下保住天罡宗等势力,若是保不住,明凉大街变主,那就将蝶位买下,信上七皇子表明愿出大价钱。

    没有永恒的对手,利益为先。

    七皇子表明,不管明凉大街最后掌控者是谁,能将蝶位卖给他,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隐藏在仆从中那位,不出来说会话么?”石焱转身面对白弈航等人,停目在满月楼楼主傅淑姿身侧。

    “石焱……”傅淑姿迟疑开口,她身为冉海潮玩物,石焱大开杀戒,本应将她杀掉,但现在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不用别人说,原因傅淑姿自己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一、她庇护了松源等人数天,结了个善缘。二、以前相处一直都很融洽,合作愉快。三、石焱先前找她谈的,整合红坊街,建造一个最大型的红坊,尤其是皇城现在没有,若是做得好,就是一个聚宝盆,她是仅存的八绝。

    “红坊的事我们再聊。”石焱摆手。

    傅淑姿身侧,站起一人,此人一身仆从打扮,老实巴交,背部微驼。

    在石焱注视下,这人苦笑一声,驼背恢复直起走出仆从人群,站于石焱五米外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瞒过去啊,石大人,要杀要剐随意吧。”此人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下,露出真容,正是巨鲨门门主秋翰,中年独行者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的人?冉海潮为什么没杀你。”石焱开门见山,对中年独行者能活着很好奇。

    这中年独行者,正是他当初来明凉府城,遇到了邪潮,在破庙内遇到的那人。

    庙内之人,唯独存活者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我一直都是十二皇子的人。”秋翰苦笑。

    “老秋?”闻言,高公公声音高了数个层次,一脸愕然,秋翰不是死了么?被冉海潮杀掉,然后滕瀚义才能上位。

    可现在秋翰活着出现不说,还自述他是十二皇子的人,秋翰不是带领巨鲨门,接受了七皇子的招揽,从清古到明凉一直在为七皇子夺蝶位吗?

    秋翰避开了高公公双目道:“十二皇子早对清古府有算计,没成想邪异将清古化成了禁地,一开始故意让我接受七皇子的邀请,一是当内奸,二是可在争夺蝶位时,打出关键一击,清古府化成禁地后,到了明凉府后计划照旧。

    这一点除了十二皇子外没有人知晓,冉海潮打上了门,眼看就要身死,我无奈暴露了身份,这才免于一死,但冉海潮急扶滕瀚义上位,我只能暂退幕后。没想到,两虎相争,争到了现在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秋翰没有说出口,没想到跑出了石焱,以无敌之姿将所有势力屠灭,十二皇子对七皇子麾下势力的布局,便统统不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隐藏身份第一次见石焱,石焱杀森罗狱两名杀手的干脆,让他生出爱才之心,有心终止计划将石焱收入麾下。

    最后理智泯灭了冲动,没想到石焱加入了陨星门,一朝龙起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,便是这样的尴尬局面,生死都在石焱一言间,只能说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没有人能想到,最后竟然是当初的一只蝼蚁笑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高公公眼神闪烁,有些后怕,若按原计划发展,没有这么多变故,秋翰最后关头反叛,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蝶位定会落入十二皇子手中。

    “正好,你们两方一方代表七皇子,一方代表十二皇子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我不管你们是谁,哪方出价高,明凉大街的蝶位便是谁的。”石焱转过身体,背对二人,大手一摆:“价高者得,二位去带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一定转告十二皇子。”秋翰狂喜的同时有些失落,喜的是石焱放过他一马,失落的是在石焱眼中,他已算不上对手,而是棋子。

    顾不上多失落,秋翰怕石焱改变主意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高公公伸出手想说什么,最后没敢说,随秋翰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价高者得,石焱这一次赚大了,若是旁人敢如此威胁皇子,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,可石焱是巡天卫,强杀不得,只能花钱买了。

    在高公公与秋翰离开后不久,巫淳与金天翰回来。

    石焱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巫淳身上衣衫有些乱,取下面具,嘴角有一丝鲜血落下,脸色略难看道:“没有问题,我老巫做事,你放心,丹田与四肢都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脸色、伤?”石焱挑眉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