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二 追杀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萱儿继续,若要动手请便。”石焱淡淡吩咐。

    “石焱!”冉海潮站在滕瀚义尸体前,双拳紧握不住低吼,额上、双臂等青筋毕露,忍耐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巡天卫内部倾轧是大罪,纵剑谷一向与诏狱关系不好,他若真动了手,先不说现在杀不掉石焱,石焱自己实力强,身边的丹宗也多,若先动手,石焱就有了反杀他的理由,就算能杀掉,他也逃不掉诏狱追查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随便找一个理由,或有所谓的人证,就能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他得到消息,抓石焱的东门右、东门左死了,明面上是犯了罪,被抓入诏狱审判了,私下流传是石焱杀了东门右,黑焱谷谷主与诏狱关系极好,帮忙将罪行掩盖了,就连巡天镜中的画面都被抹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时,为时已晚,否则石焱早被审判了。

    听到石焱命令,萱儿继续动手。

    冲虚宗、镜月宗、湛族、统统被萱儿杀了干净,吸食了一团又一团血华,吞噬了一团又一团怨恨。

    一地丹宗、虚丹尸体,众势力只剩天罡宗。

    “石焱,我对大剑修盖龙有恩,你真敢杀我?”玄霜被封,只能色厉内荏的向石焱大吼。

    天罡宗宗主对高公公嘶哑着声音喊道:“高公公,我天罡宗若灭,蝶位定然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丹宗没有了力量,在死亡面前,心性、智慧与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“石大人,我家主子来前特意吩咐,如遇到大麻烦,将书信交给对方。”高公公脸色一阵青一阵红,经过这一段时间,他已品出许石焱的性格,语气终软了很多。

    石焱瞥了高公公手中未开封的书信一眼,下令道:“知道了,一会看,邱乌,有人先前出言不逊,替他主子掌嘴十下。”

    高公公先听到石焱愿意接书信,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但下一息,听到了完整话后,他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邱乌没有任何犹豫,皇子的仆人与皇子可有很大区别,在皇子眼中,身边的人都是物品,一名近侍哪有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,巡天卫军令如山,只管遵循,出事有下令者负责,绝不会牵扯他人,否则就是与整个巡天卫作对。

    而且巡天卫极抱团,巡天小谷极多,三百大谷、四十二涧,七洞天,很少有外人能将巡天卫逼迫到交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邱乌身形一闪,出现在高公公前。

    高公公身旁两名丹宗就待行动。

    石焱淡淡令道:“众天卫、玄阳卫听令,谁乱动就宰了谁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令随高公公来的两名丹宗身体僵住,他们知晓,石焱真敢宰了他们的。

    邱乌瞥过不敢动的二人,他在高公公脸上连甩十掌,没有用实丹灵力,只是单纯的教训,否则高公公才虚丹的境界,邱乌一掌就能将高公公抽死。

    在掌嘴中,萱儿利索出剑,将天罡宗一干人等皆杀掉。

    掌嘴后,邱乌取过密信回到原位,交给了石焱。

    “你!”高公公气的嘴唇哆嗦,指着邱乌说不出话来,不敢说,也不能说,第一次是警告,第二次很可能就要步众丹宗后尘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只敢指指邱乌了,连石焱的边都不敢挨,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松源等人被松绑,一个个激动走到石焱身侧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石焱扫视过众人,发现有三人鬼鬼祟祟、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白士忠、白三、黄克寒。

    “大人,有人背叛。”松源附耳石焱,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简要提过。

    “小事。”石焱看向白士忠三人以及那批压绑松源等人的门徒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错了,我们只是被滕瀚义蒙蔽……”白士忠带头即将跪地,他脸上满是悔色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紫凰源火出,白士忠三人与众门徒灰飞烟灭,石焱没有放在心上丝毫,他又不是神,手下人怎么可能永远不背叛。

    至于背叛者,杀掉即可。

    “石焱,你残杀无辜人,你怎么向皇朝解释?怎么向巡天卫解释,怎么向民众解释?”短短几十息,冉海潮从暴怒到浅怒,从浅怒到冷静,其情绪控制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残杀?冉天卫似乎误会了,我是在抓捕罪犯耿方彬与收容他的同党,而他们抗令不从,暴力逃窜。”石焱挑眉,对冉海潮的情绪控制多了抹敬佩,好城府。

    冉海潮深吸一口气,定定看着石焱,他今日就能进入太乙圣泉,等从太乙圣泉出来,纵剑谷谷主已经答应他,允许他进入龙诞池突破。

    “我会禀名巡天卫监察司。”冉海潮没有放狠话,丢下一句后,原路返回,很快不见了踪影,连他弟弟的尸体都没有收。

    “石天卫,这个人不简单啊。”巫淳意有所指,冉海潮的忍耐在他见过的人中数一数二,这种人,要不别惹,要惹就一棒子打死,否则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石焱转目认真道:“那巫将军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先前答应我的……”巫淳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“君子之约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。”石焱言辞凿凿。

    “好,我愿赌一次。”巫淳与石焱对视数息,死死观察石焱眼睛,似要从里面观察出什么信息。

    可惜,石焱双目如常,他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愿意这么帮石焱,看重的就是石焱的准诏狱天卫身份。

    “金府主,做事了。”巫淳取出一个黑铁面具,戴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金天翰也如此。

    两名金丹境,其实有巫淳一人就够了,四名金天翰与冉海潮加在一起都不是巫淳对手,只不过金天翰闲着也是闲着,他要动手就不会给冉海潮逃脱的机会,也算是投名状,将他们三人彻底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问缘香,我从滕瀚义身上发现的,已在冉海潮身上留下。”石焱取出一支香,并点燃它。

    果然,香燃烧后,飘出去的方向,与冉海潮离开的路线不同,彻底相反。

    “冉海潮确实很小心,可惜……”巫淳接过问缘香,佩服下对石焱竖起大拇指,若没有这香,他们顺着冉海潮离开的方向追去,一准落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