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一 斩草除根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话一出,金天翰神情惊愕,与同样惊愕的参将巫淳、游击将军窦山对视,差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石焱你敢!我大兄身为巡天卫纵剑谷六纹天卫,你竟敢虚无罪名……”滕瀚义第一个反应过来,惊慌下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可一句话还没骂完,石焱一步跨出,出现在滕瀚义身前,捏握住他的喉咙,将他提起。

    滕瀚义想要反抗,可被封魔针封禁,丝毫内劲、丹罡用不出,极窍秘力在石焱手掌下,脆弱如不存在。

    他悔啊!

    此刻的他,就如蝼蚁一般无力,若早知石焱是报着杀他们的心来抓人,他可联合天罡宗那边,一共十七名丹宗,石焱想杀他们,最少也要付出同等代价。

    可现在局面,是他主动劝说旁人别反抗,才让所有丹宗被封魔针封禁,他后悔啊。

    “竖子尔敢!”远处,忽现一道爆喝,同时屋顶坍塌,有一蓝眸人形暴龙,骑着马在屋顶上向这边疯狂跃来,每经过一处,一处屋顶就被踩塌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滕瀚义一愣,旋即狂喜,余光扫向冉海潮所来方向。

    他有救了。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石焱似知晓滕瀚义所想,手掌横臂。

    锃!噬魂剑出鞘。

    萱儿将噬魂剑柄塞入石焱手掌,后退几步,隐隐挡在冉海潮与石焱中间,垂下的指尖处,灰意缭绕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滕瀚义神情由狂喜转惊怒。

    “此剑是我们二人第一次见面,所有一切由此起,便由此终。”石焱横剑,划过滕瀚义脖颈。

    在噬魂剑临脖颈的刹那,滕瀚义脑海思绪万千,一瞬百万画面。

    他不甘啊。

    脑海中各种画面闪过,最终定格的是他在府城第一拍卖行沧海阁,将噬魂剑用一枚丹药的价格近乎白送给石焱,并在石焱身上留下问缘香,准备石焱被噬魂剑吸干,再来取走剑找下一任宿主继续的画面。

    滕瀚义在最后一刻只有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若是当初噬魂剑他没给石焱,今日他还会死在石焱手中么?还会可笑的死在自己亲手送出的剑上,死在他当初认为并随手可捏死的一只蝼蚁手中吗?

    噬魂剑上,蝌蚪状符文蔓延,将滕瀚义灵魂吞噬,滕瀚义尸体无力倒地。

    远处,有怒吼声传来,但离的太远,冉海潮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萱儿,持剑帮我杀人,你肚腹内有我送你的玄丹瓶,可帮我收集血华,我要送给谷主炼丹。”石焱将噬魂剑扔给萱儿,声音高了数度。

    “萱儿遵命。”萱儿接过噬魂剑,眨了眨眼,石焱给了一个好理由!

    她还知晓石焱想亲手杀滕瀚义,哪怕因此损失一名丹宗血华。

    “死了?真的死了?”韩金成喃喃自语,冉海潮还没赶到么?他眼中满是悔意,早知在将石焱抓入刑堂时,硬扛着雪女,令钱海叶将石焱杀掉,就没有现在的危机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韩斐然是公子杀的。”萱儿眼中邪魅生,持噬魂剑轻语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韩金成不可置信抬头,眼中的不甘迅速转化成怨毒,被萱儿无声无息吞噬。

    下一瞬,噬魂剑抹过韩金成脖颈,韩金成灵魂被噬魂剑吞噬,身体有血华出现,被萱儿吸入肚腹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石焱没有阻拦萱儿暴露事实的意思,将怨恨最大化吞噬,反正都要死了,知晓尘封的真相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萱儿站在了申屠子墨前。

    申屠子墨脸上挂着震撼,原万年古井无波的冰冷在死亡的威胁下,早全部融化,滕瀚义与韩金成两名丹宗就这么死了?该死的封魔针!

    “石焱,不,石大人,石天卫,我与你无仇,你若饶过我,我可为你鞍前马后……”申屠子墨趴在地上,因被异兽筋捆着,只能撅起屁股在地上爬,想要爬至石焱脚下。

    对此,萱儿一剑竖起,从背后插入申屠子墨心脏,申屠子墨死,对申屠子墨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巡天卫,从来不缺的就是高手,是手下。

    “石焱,误……误会。”隐藏在陨星门人群中的刁毅龙见石焱目光扫来,浑身颤抖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的戈翦脊梁发寒,这是他活到现在,第一次后悔,后悔去石堂当间谍,后悔背后捅了石焱一刀。

    亏他刚刚还庆幸,因为这个功劳,而免于进入十多万人厮杀的绞肉场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石焱懒得说什么,意念一动,紫凰源火起,将陨星门那一堆人全部焚化干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萱儿又杀了两名丹宗,陨星门、巨鲨门已杀完,站在了跪地的碧涛会赵老魔身前。

    赵老魔望了远处疯狂赶来的冉海潮一眼,叹息一声,没有说什么,他看出了石焱的杀性,说再多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我没什么好说的,祸不及家人,能否留我家人一命。”赵老魔给家人求情,他对外是说孤独一人,只有一名干儿子宋稀元,实则有家族,这一点各大势力高层知晓的人不少,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斩草除根。”这一点,石焱认真回答了赵老魔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闻言,赵老魔脸露狰狞,起身暴冲向石焱。

    萱儿一剑削过,赵老魔死,尸体冲出几米,在地面摩擦出数米,摩擦至石焱脚前。

    石焱一脚踩出,踩着赵老魔尸体过去,带着萱儿到了下一处。

    赵老魔在明凉府的王朝霸业,在这一剑一脚下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然后是碧落宗,碧落宗老魔女临死前,不可置信的追问,小魔女真是石焱杀的?

    萱儿给了老魔女一个真相,让她带着无尽怨恨和不甘死亡,想要报仇?下辈子吧。

    众势力得知了真相,他们的天骄,都是被石焱斩杀的,宗天意、申屠凤茜、叶浩渺三人只是背锅侠。

    “天骄?呵呵,什么是天骄?”得知真相后,天骄青炎辉接受不了事实,疯魔狂笑,眼泪都流了出来,他仰头与石焱对视,这是他第一次与石焱对视,第一次记住石焱面孔。

    先前在造化之地,在锁妖塔,他何曾正眼瞧视过石焱。

    他所谓眼中只有天骄的举动,现在看来,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    天骄?被石焱当狗宰杀一样的天才,就叫天骄么?

    青炎辉最后关头,看到了剑光,随他父亲青炎家主一同死亡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冉海潮终至,重重落地,将地面砸出一丈深坑的同时,怒吼声起:“石焱,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够了!给咱家住手!”同时响起的还有高公公的尖细声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