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七 千米的灵力漩涡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寒风呼啸,天檀蛛驮着青竹书屋快速在雪地前行,天檀蛛非寒属性异兽,大雪封路对它造成不小影响,速度慢了大半。

    邢萱盘膝坐在天檀蛛头,待她看到前方路中央的雪人时,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二者越来越近,气氛也越发凝结。

    后方的打更人屏气凝神,都有些不敢呼吸了,生怕呼吸的声音太大,引起一场杀伐。

    终于,二者交错而过,平静如初。

    打更人松了口气,看来是他多想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雪人动了,长枪缓缓立起,将身上的雪震落,露出身脸,寒鸦。

    天檀蛛载着青竹书屋远离,很快三百米过去,即将进入下一条大街。

    而雪地中央,与寒鸦不足二十米处,邢萱一身红袍,手持红伞伫立,遥遥与寒鸦对视。

    寒风吹动,风铃不断震响。

    落下的雪花开始有节奏的围绕邢萱旋转,灵力已动。

    漫天雪花中,血花夹杂着下落,在空中形成一血花妖海之景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三百米外,传出一道落地重响,邢萱愕然转头。

    转头下发现,天檀蛛被从中间分切成两半,血染雪地,血染长街,背部的青竹书屋也因此坠地。

    “什?什么时候?”邢萱心中凉意堆积,寒鸦是什么时候动的手?她怎么没有丝毫察觉?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身侧一震凉风刮过,寒鸦已出现在青竹书屋前。

    邢萱隐藏在雪地下的众灵术,红影魔舞也好,血月圣杀也罢,统统被寒鸦撞碎,自身也被卷到一旁地面,大口呕血。

    五星灵修与丹宗的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丹罡之力,普通灵力与之接触,太过于脆弱,非丹灵不可敌。

    “居然没碎?”寒鸦扫视这古朴无华的青竹书屋,眉头诧异轻挑,外表看去,这就是一普通竹屋,用丹罡探测下结果也一致。

    就在寒鸦准备再动手弄碎青竹书屋时,察觉到了身后波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?很有意思的秘术啊。”寒鸦转身,一眼万年般,天地失色,即将覆盖住他。

    在这失色天地中,邢萱小腿裹挟灵力,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他推臂展开手掌,硬抗失色天地,扛了一息,细细品味到很难强行阻拦以及破掉后,寒鸦手臂放下。

    失色天地覆盖而上,将他与青竹书屋全部覆盖在内,只不过,这种覆盖是四周式的,寒鸦站在哪里,哪里就不存在失色。

    失色天地被丹罡扭曲,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碎。”寒鸦手持黑色长枪,重戳向青竹书屋。

    这一戳下,空中爆鸣。

    青竹书屋震颤,上面有一层能量涟漪不断,传至寒鸦掌心,令他手掌震颤。

    一道道竹叶虚影出现,令视觉扭曲,由虚转实,落打在黑色长枪,落打向寒鸦。

    铛,铛,铛……

    竹叶落下,竟与黑色长枪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音,竹叶与长枪接触,竹叶崩毁,寒鸦加大握力。

    竹叶与罡气接触,令寒鸦后退数步,直到离开竹叶覆盖的三米范围才重新隐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?禁阵?”寒鸦脸色凝重,这青竹书屋到底是什么东西?怎么会有禁阵存在?禁阵可不简单,先前无法得到紫凰源火就是因为禁阵。

    青竹书屋的禁阵虽不能与紫凰源火禁阵比,但本质一样。

    好在石焱给禁阵加持的灵石不多,他那一枪下,最少消耗掉禁阵二十枚灵石,他倒要看看这禁阵有多少灵石消耗?

    身后,灵术攻击到了。

    五星灵术,水仙瘴。

    一道道浑浊水流出现在寒鸦身体周围,要将他绞杀,每一道水流都有七八米长。

    对水仙瘴,寒鸦完全忽略,而是抬目仰望天穹,眉头渐渐紧蹙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晋升丹宗?

    水仙瘴打在寒鸦身体上,自行崩毁,寒鸦的护体丹罡连丝毫颤动都没有,差距明显。

    站着让邢萱攻击,邢萱都伤不到寒鸦。

    先天与丹宗之差,就是这么恐怖。

    天穹上,灵气漩涡不知何时凝聚,已有千米直径,不知多少范围的天地灵力汇聚,被抽空。

    “石焱要晋升丹宗了?”寒鸦眼神中充满不可置信之意,气感境到后天都没这么快吧?

    白天还虚丹境巅峰,晚上就要晋升丹宗?

    不解间,寒鸦一袖子甩过,身后赶来的邢萱被抽飞十几米,若非邢萱用失色天地阻挡,并躲开了大半,这一袖就能要了邢萱性命。

    邢萱在地面滚动数圈,大口吐血,红伞跌落一旁。

    她已动用灵血,水仙瘴就是用灵血息凝的,但结局一样,很无力。

    五品枪技,凌霄三花。

    寒鸦后退数步,杀意凛然,将黑色长枪落地,下一息,地面青砖开裂,呈蜘蛛网般向四周扩散开来,这一扩散,便裂了五十多米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三枪抖出枪花,令禁阵涟漪不断,里面的竹叶更是大量湮灭,击打声刺耳。

    青竹书屋所在地面,在这三枪下被抽退十三米,将沿街房屋撞倒大片,寒鸦追至书屋前,黑色长枪延罡,继续打下。

    同样的凌霄三花。

    他已确定,最多再有三枪,禁阵中的灵石就会用光,到时候禁阵必破。

    杀了石焱,这青竹书屋,这禁阵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三枪后,禁阵碎,邢萱出现在青竹书屋前,灵血被彻底调动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杀了你吧,本想捉回去当个侍女,看来有缘无分。”寒鸦目露杀机,一枪戳出,枪尖蕴含丹罡之力,邢萱灵力也好,天地失色也罢,前者挨触即灭,后者也被分开,无法限制长枪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邢萱目露不甘,却又坚定,不甘如此死亡,却又不后悔这样的决定,哪怕只能多阻拦一息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青竹书屋门打开,荡起一震狂风。

    雷步。

    鹅毛大雪下,一道人影掠出,挡在萱儿身前,直接用手掌抓向寒鸦长枪。

    “找死?”寒鸦心中冷笑,心有戾气,石焱即便真的突破又如何?他在丹宗多年,比石焱强一小阶,还对付不了一名刚突破不久,根基未稳之人?

    心念一动下,枪头一分为三,再度用出凌霄三花。

    对此,人影手掌不变抓出。

    大紫气擒拿手。

    手掌如寻幻影,不过瞬间,便将三花枪头抓为一,然后一路推至寒鸦身前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