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一 域元,小轮回大秘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对,你不知么?”魏景铄先随意问,又自己回答道:“也是,你不知才正常,毕竟你才来九域没多久,小轮回关乎九域天地大秘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大秘?还请十六殿下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知晓,我们九域为域元制吧?一域元为万年,万年一大轮回,百年一小轮回,大轮回与你我无关,我现在与你说的是小轮回。”

    魏景铄品了口茶,继续道:“九域吞噬小型世界融合,一年吞噬一世界,今年正好轮到你们世界,若有天道意识直接抹杀,初步目的为造就最强人族血脉,最终目的不可言,这些世界有寰宇中飘荡的大陆,有行星,也有无边寰宇中的特殊地域……将所有人族挪移到九域,让他们自行成长,这些人族就被称为天降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天降人族的成长时间以百年为界限,百年共吞噬融合百个世界,前者降临九域的还好,有足够的时间发展,修炼,最后面降临的,如你们世界,是这一小轮回的倒数第三个世界,只剩三年时间,根本没有时间修炼、成长,除非原本就是一修炼体系及其昌盛,人族血脉强大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九域不会管这些,只是如养蛊般,最终百族最强者可以过关,其余九十九族,只要有血脉沾上,哪怕是与九域土著或上个小轮回最强人族诞生的子嗣,统统抹杀,整族抹杀,就是一残酷的地狱场。”

    魏景铄靠在椅上,闭眸品茶的香味,这些与他无关,他为九域土著,该恐惧的是石焱,据他了解,石焱所来的世界没有修炼体系,也就是说要从零追赶前面那九十六人族。

    只剩三年,一跃成为百族中最强,无异于做梦,放眼九域古史,概率极小,而能做到者,都已位居九域巅峰,窥视神道。

    石焱只剩三年命了。

    石焱低下了脑袋,这就是九域大秘,无情且残酷,百族争锋、厮杀,魏景铄口中的无边寰宇便是宇宙。

    这百族来自各种星系,各种世界,距离地球不知有多远,九域却能一个个吞噬融合,而且只吞人族主宰的世界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抹杀,与域骨有关,他体内虽无域骨,若是最后败了,也难逃被抹杀的命运,因为地球人族血脉已被控,除非他能做到让所有地球人体内都没有域骨,那是不可能的,九域天道掌控一切。

    石焱低头间,神情虽在挣扎,心中却极为冷静,地球人族血脉与其他九十九族相比,是弱,但未必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拥有功法修改器,未必不能一人镇一族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从重生九域就一直急迫,用尽一切心力修炼的最主要缘由,他若是慢了,只剩三年,那九十九族什么天赋都有,十方影人族就是其一,可化成影子,修炼天赋、血脉极其强大,这样强大的人族,在百族中才排中后,可见百族争锋活到最后的难度。

    慢了,就再也没有了机会,只有活过小轮回,才有无限可能。

    这百族,每掠杀一族,自族血脉就会得到蜕变,前世地球人族都是被他族掠杀,也就无法体会到那种神异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,都不知晓地球人族血脉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小轮回结束后,血脉彻底蜕变,是血脉之争,也是气运之争。

    这是其中一条大道,还有大道与始药有关,始药……

    魏景铄见石焱久久低头不语,打断石焱思绪道:“石天卫,你也不用多想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或许你族中会出一名天骄,可屠压百族,让你族登临第一呢?”

    “谢十六殿下关心。”石焱抬头,勉强挤出一抹笑容,完全符合第一次知晓小轮回之事的心理博弈。

    魏景铄也知晓概率,完全不可能的事,他话音一转道:“石天卫,应该知晓我这一次请你来干什么吧?”

    魏景铄紧盯石焱双目,破障之晶,他要的是破障之晶,可破境界壁障,入丹宗的宝物。

    说小轮回的事就是告诉石焱,只有三年命,甚至有冉海潮的威胁,可能都活不过这几天,破障之晶在石焱手中无用,用破障之晶在他这里换活命三年,无忧无虑的机会,换高价值报酬。

    这是石焱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皇极商会的副会长居学林?”石焱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对,和聪明人对话就是简单。”魏景铄兴奋咧嘴,石焱如此回他,他已得到想要的信息,石焱身上百分百有破障之晶。

    先前从居学林那里了解到,石焱打包卖的一堆东西里,有可修补根基的灵药,其中有一株低级造化,与破障之晶所在的中级造化挨着很近,石焱没道理不去取。

    而且,宗天意等其他从造化之地出来的人,他早去问了,都没有,只剩石焱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教十六殿下几个问题,我们再谈破障之晶的事。”石焱话音一转,破障之晶他留着无用,卖给谁不是卖?而且他有三颗,魏景铄只要一颗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好说,我全天都有时间,不急,我们慢慢聊。”魏景铄示意石焱自行将茶满上,尽显儒雅。

    “冉海潮是森罗狱主?”石焱快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魏景铄快答,对石焱略显诧异,这个秘密知晓的人不多,整个明凉府没有几人,除了冉海潮身边人外,他是一个,宇文寿是一个,石焱怎么知晓的?

    狱一?

    魏景铄想到去接石焱的十方影族人,恍然大悟,石焱还算有点脑子,没被冉海潮玩死。

    “冉海潮与滕瀚义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兄弟,冉海潮为兄,滕瀚义为弟,滕瀚义真名戴烨,这些年一直在清古府,明面为巨鲨门金翼堂堂主,暗地为清古府十三盗总盗主,传言赤火盗盗主戴烨是冉海潮弟弟,事是真,人为假,是滕瀚义专门放出去的假子,所谓真亦假,假亦真。”魏景铄没有丝毫隐瞒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石焱轻吸一口冷气,冉海潮从收他为门徒的那一日,就在算计他了。

    真的戴烨早来到明凉府,与冉海潮唱双簧,只是无法确定他们在算计什么?

    “宋稀元从始到终都是赵老魔的棋子,作用与我一样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