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六 寒鸦动怒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没有。”金钟小心翼翼回答,观察国字脸男子脸色,封泥一开,虽然可以复原,但总归会有二次密封的痕迹。

    国字脸男子脸色冰冷,杀意渐起。

    看见国字脸男子眼中的杀意,金钟连忙回答道:“不过,大人您可以换个信封重新密封,这样与新的就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错。”国字脸男子双目骤亮,杀意消失,亲自去做,屋内有封泥,很快将之弄好,笔迹都是模仿石焱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全聚集地搜捕那小子,我去见主人。”国字脸男子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金钟三人齐齐松了口气,不知那纸张上写画着什么,能让国字脸男子对他们动了杀意。

    同时也让他们对石焱更加忌惮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他早就计算好了?在门口时的肆无忌惮,都是刻意的?”金钟心中一激灵,细想下很可能如此,不知石焱在谋划什么,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信交给安钦山之主,丹宗寒鸦?

    确实,寒鸦身份何等尊贵,非一般人可见,若是有人上门求见寒鸦,百分百会被拒绝,除非是向寒鸦发起安钦山之主的挑战。

    而巡逻队不同,作为寒鸦的核心力量,是有随时随地去见寒鸦的资格,石焱在门口一闹,巡逻队必然会找上门,等国字脸男子看到信中的内容后,一切都会向石焱计划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“算无遗漏啊。”金钟越发觉得,那信上的东西不简单了,相比门口一幕,信才是最关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聚集地街道最中央,有一简陋木屋,木屋很不起眼,但靠近这木屋五十米处,或明或暗布满守卫。

    石焱藏在五十米外一处商铺中,商铺门紧闭,他从窗口缝隙向外观察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地面,地上躺着三具尸体,一具是暗中守卫,另外两具尸体是商铺老板、帮工。

    “还没来么?”石焱挑眉,这巡逻队的人动作太慢了吧?

    他进入客栈后,将信放下走人,期间将暗中监控他的人迷魂,神不知鬼不觉离开,然后躲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石焱眼睛忽亮。

    只见外面,一名国字脸男子出现,快步至木屋前,小心翼翼敲响屋门,待里面响起一道风铃声后,国字脸男子进入木屋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如此简陋的木屋,竟是安钦山之主,堂堂丹宗强者寒鸦的住处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国字脸男子走出,将额头冷汗擦拭干净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国字脸男子离开不久,木屋骤然爆碎,稻草与碎木中,站有一男子,男子一身红杉,长发被劲风激荡而起,双目通红,脸上满是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正是寒鸦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寒鸦动怒,街上守卫全部出现,一个个惊恐跪地,不明白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远处,几道人影快速接近,随后一同跪地。

    “两名虚丹武修!一名五星灵修。”石焱眼瞳轻缩,但不意外,堂堂一个聚集地,麾下若是三名虚丹级都没有,这里就不是罪州了。

    而且绝对不止三名,只是这三人离得最近,其中一人身上有巡逻队图案,似为巡逻队的队长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安钦山数天,吴滨海,支玉山,方志用,你们三人身为我的左右使、巡逻队队长,不要声张,更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的行踪,我不在安钦山的这几天,大小事务统统你们负责。”寒鸦深吸一口气,每一个字都在压抑着怒气与痛楚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大虚丹级重重应下,丝毫不敢问寒鸦要去哪里,身为心腹、手下,他们只需要听令,别的一概非他们能过问。

    寒鸦又吩咐道:“还有,将那个小子找出来,留他性命,有一些事回来后我要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大虚丹级虽不知寒鸦口中的小子指谁,但可以向下面人了解,安钦山所有风吹草动都瞒不住巡逻队眼睛。

    下一息,寒鸦原地消失不见,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音爆。

    寒鸦走后,街上人站起,全都松了口气,他们从未见寒鸦发过如此大的火,以前哪怕斩杀了来犯的丹宗,也是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五星灵修巡逻队队长方志用率先道:“吴左使,支右使,你们二位怎么看此事?”

    吴滨海与支玉山对视一眼,前者瓮声瓮气道:“大小事务我们处理,你将主人口中的小子抓到即可。”

    话毕,二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方志用望着二人渐行渐远的背景,无声冷笑,安钦山除了寒鸦,就是他们三人地位最高,不单单是因为实力,最重要的是,他们是寒鸦心腹。

    可这吴左使支右使向来与他不对付,联合排挤他,脏活累活都巡逻队干了,收敛钱财的好事与他无缘。

    “方队长。”国字脸男子出现,身体低俯。

    “韩泰,你身为巡逻队副队长,需好好向我解释一下。”方志用冷瞥国字脸男子,向街外行去。

    韩泰快步跟上,落后方志用半步,一边走一边将经过讲出,至于将秘信拆开之事,他一字不提。

    除了寒鸦外,也只有他知晓信中写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了么?”石焱藏在屋中,寒鸦走了虽然还剩下一堆虚丹级,但已有了很大操作余地,操作得当的话,可以以安钦山所有人为代价,得到那至阳之物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前,阴谋诡计很大可能无用,他与寒鸦差距太大,硬碰不过,所以将寒鸦调走最稳。

    此刻起,安钦山再无丹宗。

    那份信上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,只是将前世知晓的事提前告诉寒鸦,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寒鸦有一女,弱小时初来罪州走丢,一直没有找到,在罪州这等地方,一日失踪很可能就死了,更不用说这么多年过去。

    纸上画着寒鸦女儿的胎记,还有其它特征。

    寒鸦也只当女儿死了,实则在半月前,他女儿一直没死,而是在罪州另一端,清亭涧,因长相漂亮被人卖到了清亭涧,卖给了清亭涧丹宗之子。

    那丹宗之子爱好独特,喜虐待,寒鸦女儿已死,石焱无法确定具体哪一日,不过可确定就在这半月内,寒鸦注定扑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