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 战船,血虹谷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出手,完全可赶在血虹谷战船靠岸前击杀他们,将镖物劫走。

    来到罪州后,宏伯只有一个想法,所见之人全都太强了,没一个弱者,先天地罡境在罪州都过的很艰难,后天境的他偶尔也见了几名,但都是外面人经过罪州,或是有不得不来的理由,那些人,没走出太远都死了。

    罪州不愧是周围数州府之地的混乱三角地带,无秩序,只有强弱,只要你有宝物,杀你抢了就抢了,所有人都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外界的道德,在罪州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天泉镖局为明凉府有名有姓的镖局,是大城新崖城第一镖局,镖主为通藏武修,城中大小势力无不敬畏三分,如最近因屠族出名的灵药家族边家,若不是家中出了拜罪州强者为师的天才边宏邈,以及家主娶了城主妹妹为妻,天泉镖局都不会正眼看待边家。

    一阶一天堑,边家最强的才不过那名拜师罪州的天才,边宏邈,被通缉前才极窍境巅峰。

    他身为天泉镖局顶级镖师,天罡境大成实力,在新崖城为人上之人,享尽荣华富贵,可谓生死无忧。

    谁知天泉镖局突然接了去罪州的镖,总镖主知晓罪州的凶险,但对方承诺之物太珍贵,总镖主急需,便将镖局精锐尽数派出。

    知晓要去罪州,镖局众人反了,最后被镖主用实力和毒药手段强控,为防止麾下人马狗急跳墙、两败俱伤,特许下重利,并将麾下一子塞入队伍,算是半监督半质子,如此人心才稳定,愿前往罪州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短短三林五岭的路程,本同行有五名天罡境,现死的只剩他一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宏伯叹息,没有办法,被喂了毒,要不回去享受荣华富贵,要不身死罪州,别无其它选择。

    要怪,只能怪他们轻信总镖主,实力不够强,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战船停靠岸,激起漫天水花,将岸边天泉镖局众人衣衫打湿,同时也将血迹清洗掉。

    “上船吧。”船上,出现一道魅惑轻音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仰视,看见战船尖拖地长号处,站有一名女子,女子三十出头,一头青丝盘成朝天髻,轻纱遮面,只露一双时刻都在散发魅意的美眸,眼角有一血痣。

    丘子耀等人心火旺盛,身心迷醉,几乎沦陷在那一双美眸下。

    只有宏伯低下了头,一身冷汗,心念道:“血虹谷的开影魅眸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用来勾引男人的,而是一种灵魂秘术,传说修行成功,可消除别人记忆,使别人入魅幻。

    除先天灵魂强大者,几乎无解,入了魅幻,就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这血痣女子很有可能修行成功了。

    战船上落下绳梯,天泉镖局的人才回神,一个个爬上,岳子耀与宏伯最后。

    “等。”血痣女子目光掠过天泉镖局众人,在经过某一人时,眉头不自觉一跳,接着看向远处,不知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岳子耀,天泉镖局少镖主,敢问姑娘芳名。”岳子耀站至血痣女子三米外,谦谦有礼问好。

    话毕,岳子耀腆着笑容等待血痣女人答复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寂静,血痣女子没有回头,更没有答复岳子耀,置若未闻。

    岳子耀讪讪一笑,就待再厚着脸皮凑上去,却被宏伯拉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千万不要招惹她,对方不是我们能招惹的。”宏伯意有所指,也不知岳子耀听懂否。

    岳子耀远远注视着血痣女子,一脸痴迷。

    宏伯心中叹息,在场应只有他知晓血痣女子身份,整个血虹谷,究其数代都没有修成开影魅眸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陆陆续续赶来了很多人,都是明凉府各大镖局的。

    都是混一行的,都互有耳闻,其中有一半上了血痣女子的战船,其他人都各搞船筏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只说一遍,我血虹谷非雇佣各位之人,只是当一回船家,带各位至安钦山,其余一切与我们血虹谷无关。”血痣女人扫视众人,软绵绵开口,即便神情冷淡,话语间也夹带着一抹魅惑。

    若不看,只闭上眼睛听,与撒娇声无二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各大镖行的人议论纷纷,按他们原本接到的消息,血虹谷的人每日会在蓝沽河岸接人,可在河上庇护他们安全,原以为是雇主,现在看来不是。

    船上,各大镖局带的镖物都是一模一样的箱子,箱子上画满符文,符文蜿蜒扭曲,首尾相连。

    箱子有多有少,有的镖局带了十多个,有的才一个。

    互相惊奇,但没人敢多嘴提问。

    “开船。”血痣女子就待下令,目光一凝,望向河中一处,有敌人?

    众镖局人也变得紧张、警惕,顺着血痣女子视线望去,非他们草木皆兵,而是一路走来遇到的袭击太多、太多了,死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蓝沽河的水很平、很静,静的让人察觉不到它在流动,同时清澈可看到下方野鱼,基本都是一米多长的野鱼,在蓝沽河中这已算小鱼。

    两侧为苍翠山峦,蓝沽河尽头初时窄,如一线天。

    就是那一线天中,有一页竹筏出现,速度奇快,在清澈的水面划出一道长长白痕,飞快接近战船。

    竹筏上,躺着一人,此人仰面迎天,双臂枕在脑后,斗笠搭靠在额头,嘴里叼着一根猫儿草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等离得近了,才发现那是一名少年,一筏,一黑剑。

    “这等控力,天罡境都做不到吧?”一名镖师不自觉喃喃出口,看着少年年轻的面庞,只觉得自己半辈子活到了狗身上,实力都比不上一名少年。

    “宏伯,这是什么秘术?武技?”岳子耀没有多想,好奇问询,他身边的宏伯为天罡境武修,这点小术不可能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武技?”听到岳子耀无知发问,四周有人将目光投来,宏伯只觉得脸皮发烫,苦笑解释道:“这非武技,而是实力,天罡境巅峰可隔空凝罡,下方这位,用罡气推动竹筏前进,控力之精妙,已非天罡境巅峰境界能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少年最差都是极窍境武修!”宏伯见岳子耀嘴巴越长越大,下了最后定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