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 罪州乱象,河岸厮杀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罪州为一整块地域,不建城,是一个个聚集地堆积相连一起,同时各高山大川被强人占据,占山为王。

    不管大小,每一个聚集地都有强者镇压,下面人想要在罪州生存,必须上交钱财买命,否则就是死,不上交钱财的话想逃离罪州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夜色下,石焱与萱儿骑马疾驰,他的目的地为安钦山,至阳功法的消息就是在那里,这一世,必没有人发现,只是那守门煞有些难搞,需好好策划。

    分叉口,石焱停马,萱儿不解跟停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

    石焱给萱儿丢过一份地图道:“萱儿,上面有我画好的地点时间,我放你一两日假,你需严格按照上面时间地点做事,在此期间,可随意出手强化自身。”

    萱儿美眸瞬亮,接过地图扫视几眼后,多了几分凝重,重重点头道:“萱儿定不负公子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千万不要暴露自己,见过你的都要死。”石焱手掌横拉脖颈,话毕,莞尔一笑,以萱儿的杀性这种事其实不用他吩咐。

    常年在罪州生活的都是大奸大恶之人,萱儿杀多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萱儿明白。”萱儿将地图收好,策马离开,走的另一条路,青鬃马全力奔腾,眨眼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石焱与萱儿不同,走另一条道直去安钦山。

    “前方骑马的那位小兄弟,慢些走。”后方,有人高喊。

    石焱头都没回,青鬃马的速度更快了许,在罪州,后方有人叫你总没好事,无非就是求帮忙或者想劫杀你,不管哪种都是麻烦。

    时间宝贵,石焱尽可能的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无聊事上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对方身上有宝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安钦山,走最快路线的话,分别要经过三林五岭一大河,河上花费时间最多,说是河与海相比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阳宁客栈。

    石焱走后,一切恢复原样,该吃饭吃饭,该干嘛干嘛,石焱完全从他们记忆中消除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就在客栈等我便好,原我以为此物寻常,进入罪州以我的实力能保大家平安,但现在……”客栈门口,杜良弼叹息,若是将喻绮梦带入罪州,她的下场不会好,尤其是喻绮梦很漂亮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喻绮梦在犹豫,她听说过罪州的凶险,但杜良弼实力不弱,为天罡境小成,应可以保证她安全。

    “就算此物不凶险,总镖主也吩咐过,让你在新崖城落脚,不允许你进入罪州。”杜良弼如实说明,若是喻绮梦非要进,他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一起进吧。”就在这时,后方一道熟悉声音幽幽响起,厚重有大底气。

    听着传来的熟悉声音,杜良弼错愕扭头,只见一肥头大耳,足有二三百斤的胖子大步走来,令地面轻颤,所经过处行人无一不避让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喻绮梦先是惊呆,随后喜极而泣,扑在了肥头大耳男子怀中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这一路太辛苦了,被欺负的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镖师杜良弼参见总镖主。”杜良弼俯身,将心中震惊压下,此人正是运太镖局总镖主,喻茂实。

    总镖主怎么来了?

    一时间,杜良弼心中风起云涌,难不成总镖主一直都知晓箱中之物的贵重?既然如此,为什么将自己宝贝女儿派出历练?

    “绮梦?这是怎么了?怎么见到爹如此哭?是有人欺负你了么?”喻茂实脸拉了下来,扫向俯身的杜良弼。

    杜良弼只觉得后背一凉,冷汗顿出,将出府城后一路经历原封不动的讲出。

    “给我女儿下毒?控制生死?”喻茂实不怒反笑,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子,他特别想见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喻茂实追问道:“只知晓对方侍女叫萱儿么?没有全名?”

    “对,很确定。”杜良弼重重点头,同时心中松了口气,有喻茂实在,他身上毒素终能解除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绮梦,爹会为你做主的,我们先进客栈,爹帮你解毒。”喻茂实没将石焱的毒放在眼中,以他的身份地位,什么毒没见过,只要不是迅速致命的毒药,他都有办法解掉。

    翌日,蓝沽河岸,荷花布满河面。

    荷花无数,蓝沽河碧波荡漾,有种静谧之美,与河上的静谧不同,岸上尸体残骸密布,刀光剑影,有近百人在厮杀。

    靠近河水后退的一方为镖局人,离得远的为黑布蒙脸遮身的凶人,训练有素,实力高强,镖局的人不敌,两三人才能换杀蒙脸人一人。

    动手的最差都是地罡境,领头者为三名天罡境,最后方还有一名蒙脸人持刀静立。

    最后面有两人,一名天罡境中年人护持着一青年,厉声低喝:“少镖主,接应的人马上就到,我们若是挡不住,您直接下河逃,这些镖物都不要了,让他们血虹谷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丘子耀咬牙道:“宏伯,这是我们天泉镖局成立以来,接的最强一镖,万不能有损失啊,死战不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岳子耀瞧视一侧,那里有两个镖箱,上面有奇怪符文封存。

    “唉,罢了。”宏伯叹息,没有再理岳子耀,冲出去挡住对方一名天罡境,另外两名天罡境武修不断砍杀镖局护卫,其中有不少忠诚度不高的护卫,跳入蓝沽河逃掉。

    对方还有一人没有出手,很有可能为极窍境武修,一旦出手天泉镖局必废。

    在两方厮杀时,没有人注意到,站在最后方的蒙面人眼神阴桀,牢牢盯视岳子耀身旁的一名普通护卫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河面上由远及近出现一道长号声,长号不熄,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一小型战船出现,挂着风帆,风帆鼓起,全力开动。

    后面似有灵修在施展灵术,形成风力加速战船。

    船头挂着一旗帜,上面写着三个大字,血虹谷。

    “血虹谷的人来了,逃。”最后方的蒙面人爆喝一声,转身速逃,其它黑衣人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剩下的镖局众人松了口气,瘫软坐地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逃过此劫了。”宏伯也松了口气,只是感觉略怪异,是不是有些太轻松了呢?对方最强的那名蒙面人为什么不出手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