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 嫁轿现,石焱至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钟星华呆呆凝视自身,这还是他吗?他身体里竟然隐藏着如此强大力量,这是什么力量?佛力么?

    血手退离钟星华身周,不再攻击钟星华,转而攻击女人与小男孩。

    钟星华慌忙起身,挡在女人与小男孩身前,提起宽刀舞的赫赫生风,在金光的配合下,竟将血手暂时打退。

    下一息,更多血手攻击,随着人越死越多,从地面钻出的血手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钟星华渐渐防御不住了,他终究是一个人,只能阻挡一个方向,另外三个方向一旦没护住,女人与小男孩会立即身死。

    钟星华感觉自己很疲倦,完全在强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右侧远处刮来一阵大风,将所有人衣袍刮动的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之后,外面由远至近响起了欢快的迎亲曲,喇叭声,爆竹声起哄声不断。

    同时脚步声杂乱密集,似有无数人向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一些儿童汇聚在一起的嬉笑声,童闹声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声音清脆,男女混合,唱着不知是儿歌还是随口编写的段句,节奏欢快。

    “小新娘,大花轿,大老头,满头白,十四的新娘,六十的老头,羞不羞,羞不羞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阳镇哪里来的结婚队伍?”钟星华重重喘气,快速瞥去一眼,身后的女人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血手的攻击缓了,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“星华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二人将这口气换过来,黑云压顶的昏暗天际,漫天红花飞过。

    右侧街道尽头,一顶红轿摇摇晃晃朝这边行来,抬轿的竟然都是纸人,它们脸色发白,脸庞有腮红,头戴黑帽,身披大红花。

    周围有密密麻麻的虚幻人影跟随,粗看之下,一副闹市景象。

    四名花童提着纸篮不住往天上抛洒红花,一副欢天喜地喜景。

    “又一只鬼物。”钟星华重重一刀劈出,且劈退血手且带着女人与小男孩向左侧街道逃离。

    光是血手就令他疲于应付,这又来一只鬼物?

    必须赶在鬼物到来前,带女人逃走,否则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星华,你带着小新逃吧,这样才有希望。”女人亦步亦趋跟在钟星华身后,叹息一声,她知晓,鬼物手段诡谲,光一个鬼打墙他们就破不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鬼物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干脆,非要如此折磨人心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逃一起逃,生死一起。”钟星华坚定道,他掌心,已经出现道道裂口,鲜血不断留下,奇怪的是血液里夹带许金丝。

    刀刃上更满是缺口,那血肉看似肉体凡胎,实则坚硬无比,地罡罡气都击打不碎。

    天上红花被大风吹来,后面跟着荡来的还有一张张奇怪皮脸,似若新娘子头顶用的新婚盖头,只是为皮制。

    “口桀口桀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接近,钟星华才看清,那竟然是一张张人脸,在对着他们怪笑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皮漫天乱飞,鬼叫不断,红花瓣落下满地,遮盖地面残尸,甚至血手上都落了不少红花瓣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去死。”钟星华疯狂砍动,光是血手就让他挡不住了,他很不甘,他或许没事,婶婶与大哥独子要死了。

    人脸盖头已飞至头顶上方,即将落下,与血手抢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左侧方向,钟星华想逃走的方向,传出一道清脆如黄鹂般的少女笑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好美啊……”

    钟星华扭头瞥了一眼,发现是两人,背剑少年与红衣少女,看样子似为主仆,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跑到了江阳镇,不会也是如他般迷路进来的吧?

    石焱与萱儿不断走近,距离钟星华所在只剩十米。

    “萱儿可以让它再美一些。”萱儿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天地灵力动,在昏暗的黑云下,开始飘落一片片血色花瓣,形如曼陀,花香扑鼻,如雨点般密集,散发着血色荧光,将整个天空映照明暗不定,也映出了钟星华与女人的呆滞震撼面庞。

    血色花瓣与红花交杂,几乎将天空遮盖,确实很美。

    “灵?灵修?”

    钟星华只呆滞片息,回神速砍血手,围攻钟星华的血手越来越少,天上人脸盖头却落下,数量非常多,不住往钟星华三人脑袋落去,二者相加,难度非一加一那么表面。

    钟星华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能否帮忙,在下以后必定性命相报。”

    钟星华在高喊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请救命。”女人抱着小男孩‘扑通’一声跪下,他们知晓来了强者,再不跪就没机会了,一脸希翼望着石焱。

    侍女都是灵修,主人定也不弱。

    石焱与萱儿踩着满地花瓣,一步步入内,经过钟星华与女人,向同样赶来的嫁轿新娘鬼物行去。

    扑向石焱的人脸盖头,统统被萱儿的血色花瓣湮灭,根本靠近不了他周身三米。

    钟星华眼露绝望,石焱竟然不救?

    他发现,石焱行走间,地上血手远远避开,根本不敢接近石焱周身丝毫,与疯狂围杀他的一幕对比,简直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他是灵修,血手不敢接近他,我们都到他那里去,可以活命。”此刻,近百人还活着的人只剩不到二十人,见到血手退避石焱,其中一人高吼一声,所有人兴奋涌来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脚步一顿,轻轻抬脚,然后落下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以石焱脚掌落下为中点,一道赤红色火罡呈圆形扩散荡出,不管是地面密集的血手,附近的人皮盖头,还是冲涌而来的众人。

    在这道火罡下,统统受害。

    血手与人皮盖头湮灭,冲涌而来的众人身上焦痕密布,衣服燃烧,数口鲜血吐出,比冲向石焱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,面色痛苦摔在了空地上,痛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尤其是地上的血手,在石焱这一脚下,湮灭大半,再无新出。

    血花与红花漫天飞舞交错,黑云压顶,大风袭来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石焱衣袍鼓动猎猎作响,下一息,噬魂剑离身,连剑带鞘在空中旋转数周,发出空气爆鸣之音,最后直直落插身前地面。

    石焱身体站的笔直,一脸平静,单手拄剑,静静等待嫁轿新娘至,现在听来,这童谣鬼声竟是如此的‘可爱’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