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七 遥望妖虫欲化道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哭棺声蔓延全城,令宁乾城民众心生恐慌,有人好奇过来探查,大部分人则躲回家中,被子蒙过头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    “谁?”灰衣人自毁了双目,使用了献祭之术,可惜那妖怪再不露面。

    他耳朵微动,身体转向白棺来的方向,握刀柄的手掌更加用力,手背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“是人?是鬼?”曾元霜微放松的身体再度紧绷,刚刚跑了一只妖怪,这又来了一只鬼物?

    鬼物力量阴冷,他已察觉到。

    众兵卫惊恐望着木棺白影,这木棺白影如瞬移般,每过三息消失不见,再出现时便掠过几十米近百米范围。

    “有鬼啊,逃啊!”有兵卫惊恐尖叫,向外逃离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被抓来的武修囚徒,因失血导致脸色苍白,软绵绵趴在地上,身上鲜血不知流了多少,都被地面虫子吸食,成了名副其实的血虫。

    他们已没力气,只能眼睁睁看着木棺与白影出现在他们身前。

    同时,嚎啕大哭声中,出现一男子唱语声,半男不女,偏戏腔的那种,听之,令人鸡皮疙瘩起一身。

    “遥望妖虫欲化道,鬼王门前别众真,千年成形人间行,不敌一名凡尘人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戏腔声中,漫天冥纸落下,如雨点般密集。

    逃走的兵卫身体一颤,齐齐坐地,神情变得呆滞,双手作捧状,将地面冥纸如宝贝捧起,傻笑一声,然后将一捧捧冥纸塞入嘴巴,咽入肚腹。

    旁人见到这一幕,只觉得脊椎发凉,浑身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一捧捧冥纸吞入肚腹,腹部很快鼓起,但这些兵卫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,不断捧起,吞咽,直到肚腹被撑裂。

    一团团血水与脏器被撑出,垂拖在地面。

    光见肚腹被撑裂,却不见其中冥纸,好像从始至终这些兵卫吞下的是空气,不是冥纸。

    见到这血腥一幕,想到自己也即将成为其中一员,兵卫们大吐特吐,身体几乎被落下的冥纸淹没。

    曾元霜也干呕一声,旋即死死捂住自己嘴巴,生怕被鬼物注意到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木棺落地,就落在曾元霜身侧。

    曾元霜躺在地上装死,她头前就站着一披麻戴孝的白影,白布落下,不知有意无意,总在曾元霜脸上飘动。

    很痒,很冰凉,好似有一只鬼手在摩挲她。

    曾元霜紧紧闭住眼睛,即便再害怕,也不敢让身体出现颤抖反应。

    她废了,被那妖怪打废了,体内灵血几乎消耗殆尽,已从三星灵修退化至二星,面对鬼物,毫无生还希望。

    这只鬼物很强,曾元霜离木棺很近,清晰能感应到木棺中的庞大鬼气,鬼物力量的冰冷几乎隔着木棺将她冻成冰雕。

    灰衣人紧咬牙齿,嘴角渗出了血丝,他施展了献祭之术,这一刀要不劈出与妖怪同归于尽,给他女儿报仇,要不等待献祭之术自解,虽然那时候会一身武功尽失,但能保住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妖怪逃了,又来了一只鬼物。

    鬼物不会给他自解的时间。

    近千名武修囚徒相继开始死亡,都是失血而死,鲜血统统被血虫吸收。

    下一息,血虫猛地爆碎,一道道血气汇聚一起,然后被引入木棺,从木棺缝隙进入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那妖怪在给江阳镇的鬼物收集精血?”石焱皱眉,他之前有许猜测,但不敢确定,毕竟妖怪与鬼物同样敌对,可互吞成长,没道理给鬼物收集精血。

    对妖怪而言,直接吃人便可,慢慢将宁乾城全部民众吃掉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察觉到了恐惧。”萱儿伸出手掌,好像隔空能摸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什么恐惧?”石焱惊讶扭头,萱儿已为四星灵修,这木棺鬼物与萱儿相比实力仿若,可能略有不如,谈何恐惧。

    “是恐惧的气息。”萱儿喃喃道:“公子,萱儿能看到地上所有人头顶的恐惧,都是从他们灵魂中散出的,这些恐惧汇聚在一起,被吸入木棺,被鬼物吞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鬼物可吸食人的恐惧强化自身?”石焱猛地一惊,联想到一句话,鬼物喜爱玩弄人心,原本他不懂,今日听萱儿如此讲,立即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与魍魉精怪吸食人类供奉香火一样么?

    无人点破下,人类无法理解,毕竟鬼不与人通,没有哪只鬼物会找人交流心事,告诉人它们的弱点,好让人反过来限制它们,对付它们。

    “萱儿也不知怎么回事,好像可以吸收。”萱儿说话间,手掌隔空轻挥,一股风立来。

    石焱感觉到的只有一阵风,而萱儿似将什么东西握到了手中,并张嘴吸入肚腹,神情略显一丝迷醉。

    “这是鬼物的能力?”石焱神情凝重,他一次见萱儿这般天赋的人,太奇异了,怪不得前世众大能研究,也无法得知萱儿生前体质,无法得知萱儿为什么成为鬼物后那么强。

    大恐怖之名绝不是虚言。

    忽然,地面木棺震荡,白影嚎啕大哭声变得更高,木棺内传出一声尖叫,很刺耳,令地面所有人痛楚捂耳,灰衣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等传至石焱耳边,身上五窍秘力流转,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“这鬼物是被萱儿夺了东西,受到了刺激么?”石焱神情古怪,然后一步踏前,挡在萱儿前方。

    天上,一张张冥纸汇聚,统一冲击向萱儿。

    夜空下冥纸汇聚,冲向酒楼之顶的一幕,吸引了下方所有人注意。

    众兵卫抬头仰视,终发现酒楼顶上的石焱与萱儿。

    能被鬼物重视,袭击之人,实力定然差不到哪里去,众兵卫眼露希望。

    此时,宁乾城一部分民众偷偷摸摸闻声而来,与这里只隔一墙,一个个停步,瞠目结舌望着漫天冥纸汇聚、轰击一处的壮观。

    曾元霜听到众人惊呼,偷偷睁目瞧视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曾元霜心底叹息,是她在客栈见到的那名武修,实力虽强,最少为极窍境武修,但武修面对鬼物毫无作用,只是送死。

    也不知石焱怎么惹到了鬼物,被鬼物惦记,如此出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