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六 白棺鬼影现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妖道,你杀我女儿,我从青阳城一路追踪你来,就是要杀你为我女儿报仇。”灰衣人手持长刀,遥指帘轿。

    下一息,一道数米长的刀罡凝空斩向帘轿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帘轿中,伸出一只手掌,对灰衣人斩来的刀罡遥遥一印。

    手掌如玉,不似一双男人手掌,柔的厉害。

    刀罡寸寸碎裂消失,这一次,石焱看到了本质,是一团黑色妖力,面对通藏境武修,这妖怪终不能再像对付曾元霜般。

    有不小的死亡风险,它的妖音镇压不了通藏境武修。

    “再斩。”灰衣人又一道刀罡斩出,那如玉手掌再挡。

    灰衣人不等刀罡被灭,身化几十影,出现在帘轿前,一刀重劈而下,双臂肌肉虬结,一窍秘力隐现,加上刀身上覆盖满满的通藏境罡气,空气都发出一声爆鸣。

    帘下如玉手掌迎了上去,与入品刀器碰撞,发出金铁交击之音。

    一道道碰撞劲气四溅,罡气湮灭,将轿帘、灰衣人衣袍吹荡的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透过轿帘缝隙可以看到,里面坐有一名紫袍道人,面容俊美,分不出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摩诃圣刀劲。

    灰衣人被震退三步,刀身上也有了细微缺口,他提刀一转,体内内劲灌入大半,刀身上立蕴刀劲,向着帘轿重劈而下。

    摩诃圣刀劲下,如玉手掌立收,从帘后伸出一柄雪白拂尘,裹挟着浓郁黑气,与灰衣人劈下的长刀相撞。

    土壤四溅,发出一声重响。

    石焱站在酒楼顶端都觉得刺耳,萱儿更是双手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待烟尘散去,发现帘轿终碎,只是不见紫袍道人身影,就连四周的道童也齐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灰衣人持刀警惕扫视四周,他手上的刀只剩一半,另外一半,以刀罡续上。

    灰衣人脚下,有很多金属碎片以及一大卷白毛,正是紫袍道人手中的拂尘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灰衣人突然捂住手臂,他持刀手掌被砍断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灰衣人另一手快速将断刀握回,强忍断手痛楚,一重重罡气护体,全力戒备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破风声。

    灰衣人护体罡气破碎,肩膀上出现一道深痕,好在有一重重罡气加一窍秘力守护,否则臂膀必齐根而断。

    灰衣人痛叫一声,罡气重新护体,怒吼道:“有胆子出来正面交战,你这妖道,躲在暗处偷袭算什么?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这一次是腿部,又一道伤口,伤口很深,森森白骨隐露。

    之后,一道道伤口不断在灰衣人身上出现,灰衣人狂怒,一刀刀劈砍周围,地面,空气爆响不断,将道台砍出一道道沟壑。

    半米深的大坑随处可见,道台已濒临倒塌。

    不远处,曾元霜惊恐望着道台上一幕,这妖道太强了吧?那灰衣人可是通藏境武修,竟快要被偷袭至死。

    活着的众兵卫也不住后退,想要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可刚后退十几米,一连数百人被拦腰斩断,只有破空声,看不到伤人之物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,如人间炼狱,剩下的人不敢妄动,站在原地,冷汗从额头不住滴落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。”曾元霜眼瞳中灵术涌动,她看到了袭击之物,压下心中惊骇,就待跃向灰衣人,她被莫名力量压制,灵力运转缓慢,但一品瞳术没问题,能够使用,她可以当灰衣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还有斩杀妖道,不,是妖怪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天师是一只妖怪!

    曾元霜被压制后,先还没想到是妖音,用出瞳术看清袭击灰衣人的东西后,立即确定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曾元霜小腿被斩,身体还没跃出就倒地,眼中满是痛楚与凄然,完了……

    整座宁乾城的人都要死。

    “萱儿,看到了么?”石焱询问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公子。”萱儿正在使用瞳术,三分瞳变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看到了一条条毛腿,大概三根手指并拢一起的粗细,不过很长,外观类似蜘蛛腿,这毛腿攻击速度奇快,灰衣人身上的伤口都是它造成的。”萱儿将自己看到的讲出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毛腿?”石焱皱眉,肉眼看去,灰衣人周围一片空荡,没有任何隐藏物,若非要有的话,只剩地面。

    “是从地面伸出的。”萱儿轻吐舌头,忘了说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献瞳之术,神瘴。”

    地面,道台已塌陷,灰衣人站在道台废墟中,成了血人,这种情况就算妖怪不出手,无人医治下,他也会鲜血流尽死亡。

    灰衣人嘴唇微动,刀势一转,从自己眼睛割过,自毁双目,闭目下眼皮上出现一道血线。

    下一息,血线内渗出神光,这神光似能看透一切。

    灰衣人持刀立地,身上生命气息开始变弱,但刀身上罡气越来越浓郁,威势、强度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他死定了,用出了一种献祭之法,将生命,一身修为全部转入刀内,这一刀是他的巅峰,那妖怪若敢露头,必死无疑。”石焱瞧视分明,语气中略显可惜,此人实力算是不错,尤其是掌握的刀法,虚实转换。

    闻言,萱儿无感,其它人生死与她无关,宁乾城全城死光也无妨,她只关心公子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很平静。

    残废的曾元霜,大几千名兵卫都在注视灰衣人,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妖怪藏匿了。”萱儿指着一处方向。

    石焱凝目瞧去,发现萱儿所指地面,凸起半米高,长度为十几米,地下似有一物在到处窜行,沿途所过房屋,统统坍塌,速度奇快,眨眼即逝,这种速度在场没有人能跟得上。

    最后藏于地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萱儿身上的妖音压制,忽然消失,恢复了全部实力。

    天上雨水也瞬间消失,黑云散去,露出天穹。

    “萱儿,准备吧。”石焱收目,瞧视另一边,那里,是江阳镇方向,来得好像还是一位老朋友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,漫天白色冥纸随风飘荡,在夜幕中,极为明显,已有几张冥纸飘来,飘到了石焱眼前。

    整座宁乾城,不知不觉中,陷入冥纸天地。

    漫天冥纸下,是一口木棺,白绫缠裹。

    木棺旁,拥簇着无数披麻戴孝的白影,在嚎啕大哭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