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 咒转怨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家族的子弟不少有洁癖,擦汗与擦桌子的必须分开用,小二可不想因为这个被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您请。”杜良弼等小二收拾好后,伸臂欠身。

    喻绮梦站前,眸子扫视过看似擦的很干净的桌面,柳眉紧蹙在一起,她有心让杜良弼再擦拭一遍,但想到刚刚自己说过的话,咬牙坐下,并将腰间佩剑解下,放置右侧桌上。

    “黄镖师,徐镖师,请过来入座。”杜良弼转目向马车队伍,其中还有两名普通镖师,若没有喻绮梦在,这一趟出镖负责人就是这两名镖师。

    二位镖师年龄都偏大,四十出头,见杜良弼邀请他们过去一同吃饭,连声拒绝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镖行中的普通镖师,哪有资格与大小姐以及杜良弼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见二人拒绝,杜良弼没有再邀请,坐在喻绮梦一侧,正好位于石焱与喻绮梦之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江湖。

    “将你们这里最好的饭菜送上来,还有派人将饲料送来,不用你们喂,放在那一处即可,我的人会自己喂。”

    杜良弼继续吩咐道:“自己去数人头,每人一份荤素,再每人带走一份干粮,算一下多少钱,书契开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书契是双份还是原份?”小二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杜良弼脸猛地拉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小二知道自己多嘴了,连讪笑着后退离开。

    喻绮梦虽在皱眉,但是因桌椅而不是其它,不过下面走镖镖师书契要双份的事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,回镖行后可以告诉他父亲。

    很快,饭菜被端了上来,不比石焱那桌差劲,众马车周围其他人也开始吃上了热饭。

    喻绮梦走了这么久也饿了,顾不上挑食,拿起筷子就待开吃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稍等片刻。”杜良弼拦住喻绮梦,取出一根银针,探入饭菜与茶水,测出无毒后才放心。

    喻绮梦懵懂点头,这一趟跟杜良弼出来,学会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行走江湖需处处小心,一不小心就会毙命,大小姐以后单独出行,切记切记。”杜良弼将银针收起,脸上堆起讨好笑容。

    “运太镖局么?”石焱一边吃菜,一边琢磨,这运太镖局在府城很有名气,是府城很大的镖局了,总镖主喻茂实,实力为虚丹境武修。

    先天五境,这喻茂实实力在最后一境,已经很强了,喻大小姐是喻茂实的千金么?出来历练?

    石焱视线略过众马车上的箱子,符文看不出来历,好像是一种封口密纹,封上后就无法再打开。

    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。

    借着萱儿身体的遮挡,石焱从空间秘匣内将一古书取出,这是青竹书屋内贤淳道人的收藏,他一直在看。

    翻动几页,果然找到了这符文详情。

    “咒转怨:一种咒封灵术,需提前准备咒封灵液,咒封灵液为怨念血,需折磨杀戮四百九十人,折磨越狠,灵血效果越佳,取心头怨血以秘术凝练,四百九十滴最终凝练为一滴,这一滴便是咒封灵血。

    破封者会被留下诅咒,一天内受尽怨咒折磨而亡,除非遇上先天魂魄强大之人,否则必死,属于伪无解灵术。

    咒转怨的威力与咒封灵液层次有关,最低为四百九十人取一滴灵血,可无限递加,属于大能者都在用的咒封灵术。

    最近用者为泽宇皇朝皇主,皇主杀戮一州取灵血,以保存封灵皇族传承之物,不被其它势力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咒转怨?”石焱暗吸一口冷气,对这批镖开始留意,里面到底装了什么?不惜用咒转怨来封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是伪无解灵术啊,不存在解咒术法,想要开启,必须以人命堆,牺牲生命为代价,而且需掌握特殊灵术,确保咒转怨不转移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萱儿,吃好了么?”石焱将饭菜全部解决完毕,五窍已圆满,不动手的话,日常所消耗勉强够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灵菜灵米不必吃这么多,可惜这驿站没有。

    “公子,萱儿吃好了。”萱儿抹掉嘴角米粒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石焱起身。

    之前接待石焱那名小二,见石焱起身,带着一名店主模样的黑痣中年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黑痣中年人主动开口道:“这位公子,您是要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石焱隔桌对视黑痣中年人。

    黑痣中年人儒雅问道:“本人为此驿站站主,对每一名离开的客人都会做一个调查,打扰公子半刻钟,我们饭菜可还合口味?”

    “合。”石焱言简意赅,萱儿抱剑静站一旁,眼神无害的盯着黑痣中年人。

    黑痣中年人满意点头,然后指着桌上丝毫未动的茶水道:“那敢问公子,这茶水为何没喝,是不合公子口味吗?”

    “没喝?”石焱神情微微错愕:“有毒怎么喝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痣中年人脸部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小二原满是媚笑的神情瞬间变的冰冷,冷视石焱,周围客人一瞬几乎全部抬起了头,对话、声音刹那不见,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!有毒?”杜良弼震惊站起,他明明用银针测过毒的,怎么还会有毒?

    桌上,茶水已经喝了几口,饭菜也入了嘴,只是吃的不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杜良弼心中盘算黑痣中年人下毒的用意,黑店?还是为石焱这名富家公子而来?

    思索间,杜良弼转身扫过马车处,发现两名镖师和众护卫全部倒下,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他心中发冷,不会是劫镖的吧?

    杜良弼暗自运转内劲,发现慢如蜗牛,以这种速度,他自己逃命可以,想带走喻绮梦难度堪比登天。

    杜良弼心中变得低沉。

    杜良弼旁边,喻绮梦大惊失色下想要跟着站起,身体一软,却怎么都站不起来,药效开始发作,好像不是纯毒药,而是蒙汗药一类。

    “杜镖师,救我……”喻绮梦软绵绵趴在桌上,美眸凄然,向杜良弼求救。

    “杜镖师,还请冷静,我家主人想要见你,以及这位运太镖局总镖主千金,喻绮梦。”黑痣中年人视线从石焱身上移开,转向杜良弼淡淡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