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 罪州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萱儿瞧视石焱手指所在,追问道:“公子,那里是出了明凉府地界了吗?”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就在出生地以及府城待过,还没出过远门,跟着石焱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,那里是数州府交接区域,是一三不管地带,汇聚了极多恶徒,多数是犯了皇朝律法,不得已只能在那里苟且偷生,除了巡天卫与官府之人不得接近外,没有其它规矩,拳头大就是道理。”石焱摇头道:“那里的人自称为无罪州,皇朝官方命名为罪州。”

    “无罪州?罪州。”萱儿第一次听说,皇朝境内竟有皇朝律法覆盖不到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皇朝为什么不将罪州清理掉呢?有什么特殊原因吗?”萱儿察觉到漏洞。

    “清理?”旁边,传出一道轻笑。

    石焱侧方,在另一名小二的带领下,靠近一庞大车队。

    数十架马车,上面放着数十个一模一样的大箱子,箱子上画满符文,符文蜿蜒扭曲,首尾相连。

    马车最前方,插有一杆大旗,上面有四字,运太镖局。

    每架马车前后,站满了人,一个个手按腰间刀柄,呈随时可拔出杀敌状。

    最前方是几架普通马车,上面铺着软褥,车厢宽大,用于休息住人。

    靠前一架马车旁,立着一匹青鬃马,马上直坐一名中年汉子,汉子穿着蓝色小马褂,短裤,身上伤疤隐露,看样子才留下不久,是半年内的伤。

    这马褂汉子头发稀疏,长有一对浓眉大眼,说话的正是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有所不知,那罪州底蕴很深,被皇朝通缉的大罪之人,要不逃出皇朝,要不逃入罪州,要不隐姓埋名找一山野无人之地度过余生,没有第四条路可选,常年积攒下,可想底蕴,皇朝三次派人清剿,都以失败告终,传有官罪勾结。”

    马褂汉子冷哼道:“我看下一次,就是从皇城直接出人了,巡天卫出手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萱儿置若未闻,双手托腮,目不转睛盯着石焱,等待回答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马褂汉子见萱儿态度,很是错愕。

    石焱将地图收起,轻声道:“底蕴很深。”

    “喔喔,原来如此。”萱儿这才了然,将每盘第一口菜夹到石焱碗中,乖巧道:“公子吃菜。”

    马褂汉子只觉得一口老痰卡在喉咙,怎么都咽不下去,深吸了几口气后,扭头不再看萱儿。

    马车上,走下一名女子,女子二十大几,双瞳剪水,有种文静美。

    气质如此,却穿着一身劲装,紫白交接,长发束成一束,被一根细锦缎捆绑,腰挎长剑,脚上是黑布鞋。

    “绮梦小姐,您怎么下车了?我让人将吃食送到车上就好,外面都是些粗鄙之人。”马褂汉子见喻绮梦下马车,连从马上跳下,站于女子身前,警惕扫视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到马褂汉子称呼他们为粗鄙之人,一个个不满抬头望去,等他们看到马褂汉子骑着的是青鬃马后,脸色变换,又低眉顺眼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哪里粗鄙了,行走江湖广交好友才是正途,杜镖师,你言重了,我既出来走镖,就不是运太镖局的大小姐,与在场所有兄弟一样,是一名普通镖师。”喻绮梦气质虽文静,偏柔弱,话语间却满是侠气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所言极是。”马褂汉子杜良弼讪讪一笑,是他失言了,喻绮梦自小被总镖主教导,一身武学不弱,否则不可能被总镖主放出来走镖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见过血,这是喻绮梦最大的弱点,这一次的任务算是简单,护送的不是什么珍贵物品,只是一总镖主好友拜托运送至罪州的物品。

    他也看了,没有任何神异,所以总镖主才放心大小姐喻绮梦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任务根本用不着如他等级的镖师出手,只是总镖主暗中许下了好处,明着运镖,实则保护喻绮梦历练,他才愿意带队。

    若是真有不长眼的小毛贼出来劫镖,正好让喻绮梦见见血。

    杜良弼扫视后方马车箱子上的奇异符文,这符文有些奇怪,按总镖主好友的意思,这也是一种存封密纹。

    这是明镖,验视后,由总镖主好友亲自密封,具体手段他没有见,是在总镖主后院弄的,弄好后叫他们带走。

    “杜镖师,我们就坐那里吧。”喻绮梦眸子环扫周围,最后停视石焱身侧,石焱将地图收起来后,那里是唯一一处空桌子。

    “好的大小姐。”杜良弼满脸笑容应和,反正这一趟出来是保护喻绮梦历练,喻绮梦想如何便如何。

    按以往经验,他们不能坐在离走镖物三米外的地方,而且不管是露天还是屋内就餐,必须坐在边缘或者窗口,不能陷入包围局面。

    石焱所在处为危险边缘,既不算太里,也不算外面区域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镖物是普通东西,他亲眼所见不会有假,甚至杜良弼怀疑,这总镖主好友是总镖主故意请出来走这个流程,包括奇异符文,用来迷惑喻绮梦,好让喻绮梦相信这真的是在走镖。

    喻绮梦为了走镖,在总镖主面前提了好多回了,这次应是怎么都蒙混不过去了,才出的下下策。

    “小二。”杜良弼看向等候多时的小二,看石焱的穿着,应该是附近不知哪家跑出的公子哥,就是萱儿气质不像侍女,单看外表,气质竟不比他们家大小姐差,但那一口一个公子叫的很真实,不似有假。

    小二用湿毛巾擦拭过额头,腆着笑脸道:“镖师大人,您尽管吩咐,若不想坐在外面,里面也有座位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就外面吧,你将那处座位收拾一下。”杜良弼拒绝,坐在外面已经是他的底线,从外面根本看不清茅屋布局,若是有埋伏,以他的实力无事,喻绮梦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茅屋外面也只有石焱身边有空位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,您稍等。”小二利索去收拾,将石焱身旁的空桌拉出两米远,并用肩膀另一侧的干净毛巾仔细擦拭一遍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