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炮灰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士忠头肩撞入天花板,只剩胸部以下在空中晃动,只见他双手抵住天花板顶,想要将自己头颅拔出,身上满是木屑。

    雷步!

    石焱脚下,雷弧闪烁,将石阶踏碎的同时,整个人出现半空中白士忠侧前方。

    一手抓住白士忠脚踝,将之连带着大片天花板与碎石拽下地面,砸出一记深坑。

    深坑处,灰尘弥漫,头顶碎石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里面白士忠重咳,等灰尘散去众人发现,白士忠趴在地上,将台阶砸出一尺深的凹陷,里面大片血迹,一脸痛楚。

    石焱一只脚踩在白士忠背部,身上隐有道道金线流转,可透衣衫显出,每块骨骼都有,或多或少,是为佛骨。

    白士忠在挣扎,蒲扇般的双手撑在身下地面,却怎么都撑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白士忠一边撑地,一边往出咳血,他脏腑被震伤,眼神中满是骇然。

    双手撑地下,只感觉背部压着一座大山,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,他天生神力竟被别人轻而易举镇压了?

    就连罡气都是如此,他根基浑厚,却抵不过石焱的至阳罡气,如面对一高温火炉,能将人活生生烤焦。

    他的伤口已焦,鲜血都流不出,破损皮肉黏焦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身衣服都被烧毁,赤躶趴在地上,极为耻辱。

    最让白士忠难以置信的是,石焱打向他的第一掌,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白士忠脖颈前碎落有一块黑玉,这不是普通的玉,而是定身黑玉,为二品宝物,可护身保命。

    可面对石焱那一掌,定身黑玉瞬碎,似超出了它防御的最大极限。

    若没有这块定身黑玉,白士忠甚至怀疑自己会被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石焱!”白士忠动弹不得,力量比不过石焱,隔空凝罡也被石焱的至阳罡气轻松湮灭,用武技石焱不会给他机会,一招输步步输,被石焱踩在地面,如同没毛猴子般被在场所有人观看,白士忠脸色通红一片,只能耻怒大吼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脚掌一动,打入白士忠体内一道至阳罡气,令白士忠又重咳出一口血液,手臂一软彻底瘫软趴地,再无翻盘可能。

    “士忠哥。”初入天罡境的白三,见白士忠被镇压,戾啸一声向石焱扑来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动都懒得动,心念一动,一道朱雀火罡隔空凝现,重重打在白三胸腹,将白三打的罡气湮灭一口鲜血喷出,衣衫燃烧,飞出三米倒地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石焱动手太快,从动手到结束才过了十几息,众陨星门徒堪堪回神,心中不由肃然起敬,真解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上级才值得追崇,手下人被羞辱,知道后立即出手找回场面,令他们不得不钦佩。

    松源等人紧握拳头,眼神炽热盯着石焱,此时此刻,肩上的疼痛似都消除了。

    石焱低头冷视,挪开脚掌,旋即抓住白士忠肩膀跪提起与他差不多高,淡淡开口:“伤我心腹,想活还是想死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士忠怨怒抬头,随后望向刁毅龙,他为真武西南分堂新任统领,石焱一个下属还敢残害上级,残害同门不成?

    被石焱捏住肩膀,跪在地上,白士忠额头不住有汗珠滚落,太他娘疼了,他终于体会到别人被他捏住肩骨的无助。

    见白士忠求助,刁毅龙低眉顺眼站在雪女身边,回应都没回应一下,完全忽略。

    “收了老子那么多钱。”白士忠心头怒骂,顾不上多骂,他已经察觉到石焱的不耐烦与杀机,石焱似真要杀他,嘴里一软,连道:“我想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焱松开白士忠肩骨,取出一份含霜蛊的虎狼丹与风霜丹丸。

    他不怕白士忠暴动,能镇压对方一次,就能镇压对方第二次,事实上用出暗印他就准备要白士忠性命,只是没想到对方有护身宝器。

    既然命大,留下当炮灰手下用。

    接过虎狼丹与风霜丹丸,白士忠跪地犹豫,很明显,这两枚丹药吞入腹,他的生死再不受他掌控,可环顾四周,无一人帮他说话,唯一帮他的白三趴在地上装死,都不敢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吞了。”白士忠神情复杂,心底叹息不断,他败了,同阶中他竟然败了,虽然不想认可,但事实如此,即便重来一次,白士忠也不认为能接下石焱那一掌,那一掌太强了,现在没定身黑玉,他会被秒杀掉。

    石焱真的不是极窍境武修?而是与他同阶的天罡境巅峰?

    白士忠将丹药扔入嘴,‘咕咚’咽下。

    “七日找我取一次解药,以后跟着松源做事。”石焱也不告诉白士忠这是什么,总之跑路必死,相信白士忠自己也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拜见大人。”常年江湖漂泊,刀口舔血,白士忠很快认清现状位置,咳嗽着从地上站起,然后半跪而下,眼中怨毒已散,只剩不甘与悔意。

    白士忠肩骨处,也肿起一团,骨头差些被石焱捏碎。

    松源大喜,也上前半跪拜下,有一名天罡境巅峰手下,石焱吩咐下的任务很多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白三见白士忠跪服,不再装死从地上爬起,也在石焱身前半跪下,表示臣服。

    对白三石焱没有浪费霜蛊,风霜草与霜蛊即便在清古府也罕见,现在清古府更是被邪异侵占,化成了禁地,谁去谁死,再想补充无异于天人说梦,用一份少一份,中蛊者每七日还需消耗一枚风霜丹维持生命。

    一旁,黄克寒对白士忠投以古怪神情,习惯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在石焱示意下,有人取来两套衣衫,给白士忠与白三穿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是什么手段?”统领罗子轩与萧清泽对视,二人神情凝重,他们看不懂。

    尤其是萧清泽,心中忐忑,同为天罡境巅峰,他没把握接下石焱那一掌,也没看出白士忠是如何接住的。

    萧清泽对石焱投以示好笑容,只能交好,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新任统领被石焱控制了生死,有雪女在刁毅龙屁都不敢放,更别说管了,他同为统领面对石焱没一点底气。

    罗子轩神情复杂,这是罗子轩第一次见石焱,推翻了以前心目固有印象,甄延害他啊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