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章 西南分堂会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焱瞪了萱儿一眼,这妮子一点都不怕,不住笑着娇躯乱颤。

    护法殿,位于陨星门断崖核心地带,天罡境大成以上都会在护法殿挂名,成为陨星门的核心人员,与宗门内门弟子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 等石焱到了后,雪女已在登记处等待。

    新任护法一般都有一个测试任务,全明凉府境内都有可能,处理除鬼物外的突生事件。

    完成测试任务后,才能算是正式护法。

    雪女身前,低眉顺眼站着一名五道星纹衣袍者,见石焱出现点头示好。

    石焱礼貌回应。

    此人将石焱身令要走,之后在此人操办下,所有登记快速通过,就连测试任务都免了,将某一人交上来的任务改了下名字,测试任务完成。

    至于是哪个倒霉蛋,石焱也不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武西南分堂,分堂厅。

    分堂厅百米长宽,是一正方大厅,中央略高,四周三米宽的台阶一阶一阶递高,呈众星拱月状,最高最中央处供奉陨星门星纹图腾以及真武堂令,三根胳膊粗细的长香插在香炉中,白烟袅袅。

    星纹图腾前,有一张大椅,紫龙木制代表分堂堂主权威,刁毅龙双手随意搭在扶手上,睥睨俯视下方。

    下方靠近中心的台阶上有三张黑龙木大椅,再下方为十二张黄龙木大椅,依次排序,越往下椅子越多。

    每张椅子前基本都有人站着,到了最下方黑压压一片,然后蔓延出分堂厅外,大批普通门徒身着制式一纹衣袍,在恭敬站立,不得长视刁毅龙面容。

    第二台阶站有统领罗子轩,统领萧清泽。

    第三台阶十二名大头目,只来了九人,其他台阶基本都是满人。

    刁毅龙身侧有一亲卫,压长嗓子高声道:“香燃,礼成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西南分堂所有人齐声道,声浪滚滚,都传至相临数街,有如雷鸣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刁毅龙令道。

    分堂厅内,无人敢坐下。

    一名亲卫上前低声道:“堂主,您让我查的有关甄延统领府邸失踪人口的事,我已查明。”

    罗子轩与萧清泽耳朵轻动,提上了心。

    “讲。”刁毅龙冷漠道,他倒要看看是谁最有嫌疑,死了两名统领,还让他们三名分堂主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甄延堂主所有有关人等,一共失踪了五人,分别是甄延堂主的副亲卫队长,亲卫、妾室、钱库老仆,还有一名侍女。”

    “查到如何失踪了么?”刁毅龙眼皮微敛,居然失踪了五人,那名亲卫是他抓来的,其他四人呢?

    陨星门的情报部门真正行动起来,还是很强大的,顺着蛛丝马迹就能查到真相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。”亲卫回答道:“副亲卫队长是被乾天会南斗西南分堂主弓惊风抓走的,那名亲卫……”

    亲卫没有说,忽略过去道:“甄延统领妾室是被碧涛会云浪堂分堂主何擎抓走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他们两个在,两个老狐狸。”刁毅龙冷笑一声,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钱库老仆是被罗子轩统领杀了。”亲卫余光瞥向罗子轩。

    罗子轩抓着长枪笔直站立,手掌骤紧又放松,只是一瞬间的反应,也被刁毅龙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罗子轩?他杀钱库老仆做什么?”刁毅龙讶然,钱库老仆又不是甄延亲近的人,不可能知晓空间石事情。

    “属下查到罗子轩统领前日与甄延统领有所交易,一共五万灵币,罗子轩统领很有可能买通那老仆,昨日在甄延统领死后将钱又取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刁毅龙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钱库只少了这五万灵币?”

    他到不生气,也知晓罗子轩与甄延的交易,红坊街已被石焱夺走,现在就看刑堂如何处理,石焱之前管理红坊街无差错,是甄延与罗子轩共同求上门来,比较无理。

    无理归无理,他没想到石焱如此大胆,竟敢残杀同门,丝毫面子都不给他,说分堂堂主令是假的,将红坊街又抢了回去。

    石焱敢如此疯狂,罗子轩不敢,只能到他这里告状,但他暂时没有回复罗子轩,等刑堂调查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亲卫答道:“是的,甄延统领无子,妻妾统统卷了财产离开,只剩下一个宅院,宅院被官府收回,又被我陨星门低价买回。”

    罗子轩猛地半跪道:“属下知错,请刁堂主惩罚。”

    刁毅龙置若未闻,问道:“剩下那名侍女呢?”

    亲卫如实回答:“那名侍女是被四方楼的调查者抓走的,应有人向四方楼买了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四方楼?线索断了。”刁毅龙深吸一口气,满是惆怅,要不凶手就在三名分堂堂主中,要不他们三人一起被当成了猴子玩弄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种,这空间石追不回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起来吧。”刁毅龙平静道,五万灵币不少,应是罗子轩自己攒下的家底,反正甄延也死了,拿回自己东西无妨,与他无关,就算罗子轩不拿回,这些钱要不被甄延妻妾卷走,要不入分堂钱库,他拿不到多少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罗子轩松了口气,这才站起,今日打点韩斐然与钱海叶花费不少,刁毅龙若是张口讨要,他真拿不出。

    罗子轩站起后,思绪纷飞,也不知他拜托钱海叶与韩斐然的事办得如何了,若是刑堂能定了石焱同门相残的罪,他便能要回红坊街。

    若是刑堂都对石焱没办法,罗子轩凭借这一点就能估出冉海潮受伤真假,他便不会再得罪石焱,损失的钱财可再赚,没必要硬碰硬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些事他做的很小心,都藏在幕后,在石焱心中他存在感应该很低,一切都可推到死去的甄延身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叫你们来,你们心中应都清楚原因。”刁毅龙俯视下方,说话间用上了罡气,传声如钟鸣,分堂厅外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后,刁毅龙停顿几息道:“我真武西南分堂共有三名统领,一名统领麾下最少负责二十条街道,收取商税上交星门,现甄延与麾下两名大头目死亡,一日不可无主,需重任命统领与大头目,诸位可有合适人选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