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 聒噪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别装了,给雪女道个歉吧,否则老夫也保不了你。”韩金成隔空将钱海叶抓回,在空中时,钱海叶尴尬睁开了双目,伸手擦去嘴角血液。

    “雪女大人,对不起。”钱海叶站地后,重重一鞠躬,没有半分犹豫,他知晓此时说刑堂规矩无用。

    见钱海叶道了歉,韩金成望向雪女,等待答复。

    韩金成心中无奈,他若是再不出现,钱海叶就要嘴软往出暴露他了,雪女若是能直接将钱海叶打死也好,可惜雪女没那么傻莽。

    刚刚钱海叶正是得到他的示意,有一瓶翠羽真水作为报酬,事后也能补令,才有胆子抓一名护法。

    雪女侧身向石焱问道:“他为什么针对你?”

    “针对?谈何针对啊?我冤枉,我是在按陨星门规办事。”钱海叶心头猛跳,嘴上却哭诉喊冤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对此,雪女横眉冷竖,手掌隔空凝罡。

    一时间,如鲸吞般,周围天地灵力、空气统统被汇聚吸引,天地无风,凭空自生风卷。

    所有人深陷风卷中,衣袍猎猎作响,天地一片苍茫,遮蔽视线。

    苍茫了数息,风卷才散去。

    风卷一散,石焱最先向雪女瞧去,只见雪女手臂隔空抬起,罡气卷动,钱海叶已从几十米外被卷至身前,脸色痛苦被雪女隔空掐颈。

    韩金成虽没有阻止雪女,却跟着出现钱海叶身侧,无奈看着雪女。

    石焱如实答道:“我昨日在红坊街收取商税,其中有几家钱海叶在里面有分红,故而今日针对我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半空中的钱海叶眼瞳瞬间瞪大,不可置信望向石焱。

    见到钱海叶不可思议的神情,石焱回报一个微笑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

    “咳,这个是不是真的暂不说。”韩金成咳嗽一声,问道:“雪女你可以将人先放下来,有话好说,钱海叶抓人有长老秘令,这一点我可以作证,当然,不是我的秘令,他都是按规矩办事,毕竟石焱可能违反门规在先。”

    “按规矩办事?可能违反门规?”雪女神情冰冷,问道:“石焱,你有违反门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石焱确定回复。

    韩金成轻蹙,提醒道:“昨日红坊街,死了一名大头目和三名小头目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啊。”石焱了然,将雾影晶取出,内劲催动下,一团白雾在雾影晶上方显现,将里面情景显露。

    濮元伟在椅上坐着,表明自己仿造分堂堂主身令。

    “濮元伟与三名手下仿造分堂堂主令,我准备抓他送去刑堂审判,可惜此人死不悔改,拼死逃窜,我抓人下一不小心出手重了点将他杀了。”等雾影晶放完,石焱将雾影晶收起,摊了摊手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对此,韩金成沉默,半空中快要窒息的钱海叶瞪大双目,疯狂挣扎。

    这雾像,就是傻子都知道有问题,但没办法说,人都死了去找谁翻供?就算分堂堂主令是真的又如何?濮元伟自己要那么说,那是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韩金成沉默,雪女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手掌隔空轻展,几道罡气打出,只听得一道道如同豆子碾碎般的骨骼碎响。

    钱海叶全身骨骼尽碎,丹田都被一道罡气打入废掉,一身武学尽废。

    “韩金成……”钱海叶痛苦惨叫一声,堪堪叫出三字。

    雪女松开了控制,任由钱海叶瘫软坠地。

    三字后,韩金成猛地将钱海叶抓在手中,双指探入钱海叶嘴中,将舌头齐根绞断。

    钱海叶满脸痛楚,豆大的汗水如雨下,衣衫已被湿透,与身上灰土泥泞一起,他已成废人,就连挣扎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绞断舌根后,韩金成将钱海叶丢至脚下,冷淡道:“不调查清楚事实真相就抓人,该罚,来人,将他带入墓前院,闭门思过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十二名外诏狱卫上前,将钱海叶带走。

    墓前院石焱知晓,是一座专门给残废,瘫痪的门中元老养老、治伤的地方,进入后基本很难再出来了,养你到死。

    反正一点粮食,也用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韩金成这是在表态,石焱知晓,韩金成隐晦向雪女表明,绝不给钱海叶治疗,就让钱海叶这么等死。

    不远处,目睹这一切的刑堂大头目六神无主,头颅低垂自视脚尖,额上汗珠不断滴落,将鞋尖都滴湿一片。

    心中悔意可化河。

    “绝地求生!”谷劲杉重重咽了口唾沫,似乎很多人忘了,冉海潮重伤失踪,还有一名雪女在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石焱叫住了十二名外诏狱卫。

    韩金成额上青筋跳动,又什么事?

    “我的身令还在钱海叶身上,私藏别人身令,可以说罪加一等吧?”石焱走前几步,半开玩笑着将身令取回。

    在将身令取回时,石焱借着衣衫阻挡,将一道内劲探入钱海叶体内,探查下,眼中内敛寒意。

    真能演啊!

    他发现,韩金成截断钱海叶舌根是真,但也在钱海叶体内留下数道精纯内劲,将钱海叶即将逸散的丹田内劲封住,同时在每道碎骨上都留下了防护内劲。

    如此下,钱海叶伤势不会加重,还能救回巅峰!

    可惜……被他发觉了。

    石焱神情不变,衣衫下的指尖,一滴黑色毒液无声无息滴入钱海叶伤口,他顺其自然将身令摸出,站回雪女身边。

    动作流畅,没有停滞一息。

    韩金成没发现异常,对于石焱建议钱海叶罪加一等的事,装作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毒液滴入伤口的变化,只有被架起的钱海叶知晓,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,钱海叶眼瞳瞪的不能再大,断舌下只能怪叫。

    钱海叶一直在痛叫,对他自己体内的情况很清楚,那种撕心裂肺只是装给雪女听,同时也有几分对断舌的真实痛楚。

    现在,是真实惨叫,可惜别人已听不出差别,只能说钱海叶之前装的太像了。

    韩金成不耐烦摆了摆手,似很烦惨叫声,实则是让十二外诏狱卫快点将人带走,以免雪女起意过去检查,那就麻烦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