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 雪女至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刑堂大头目狂喜抬头,没想到钱海叶真的听了他的建议,先用谎话将石焱打入诏狱,反正石焱还未完成测试任务,护法殿那边还未通报。

    闻言,石焱剑眉簇起,什么意思?钱海叶怎么突然变卦,还将他的身令扣下,哪里来的胆子?

    十二名刑堂外诏狱卫原本都准备撤了,又听钱海叶突然下令,他们向石焱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对此,剑爆起。

    石焱猛拉肩膀剑绳,身后噬魂剑连带剑鞘猛地旋转而出,最后被他一掌压落身前地面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青砖爆裂,噬魂剑鞘插入地面足足一半。

    压剑柄而立身,一道赤红色罡气如熊熊烈火由上自下落下,覆盖整个剑身,至地面呈火浪呈圈形向外狂涌扩散。

    “隔空凝罡,天罡境巅峰?”

    谷劲杉望着一幕,不由张大嘴巴,他虽知晓石焱实力很强,才杀了天罡境小成的濮元伟,但应经历过一番苦战,不应该是这种强法啊?

    从天罡境小成跨越到了天罡境巅峰?杀濮元伟就是碾压啊。

    刑堂大头目有些忐忑,同时庆幸自己没在石府与石焱动手,强忍了,否则看石焱的性格,很可能在石府就敢杀了他。

    刑堂大头目虽震惊石焱的实力,却恶由心生,来了刑堂,天罡境巅峰是不弱,但刑堂强者更多,光这十二名刑堂外诏狱卫就足以镇压石焱。

    而且钱海叶也在,面对钱海叶,石焱就如小孩与大人的差距,逃不了也杀不掉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火浪汹涌,至阳无匹。

    扑上来的十二名刑堂外诏狱卫大部分被逼走,只剩下三人浑身罡气密布,隔空形成一层罡幕,停在石焱一米外硬抗。

    “三名天罡境巅峰,剩下的都是大成么?”石焱了然。

    萱儿也没有闲着,在火浪呈圆形向外扩散时,天上有一枚枚血色花瓣落下。

    灵术,血花妖海!

    不过眨眼,血色花瓣汇聚成了花海,如海浪卷动,撞击向三名天罡境外诏狱卫。

    三人本面对石焱的至阳罡气就在硬抗,再扛数秒就撑不住了,这种纯罡气的比拼,普通罡气比不过石焱的至纯至阳。

    根基不扎实,诞生出的罡气自然也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又要面对萱儿的灵术,不等血色花瓣临身,一个个快速后退,每后退一步都在地面踩踏出深深凹陷,可见用力与决然。

    风沙瘴!

    刑堂制式一品武技。

    三人暴退间,身体上出现一层力量,这力量如水般在流动,隐有风沙覆盖的感觉。

    退的再快也没有灵术追击快,如此短的距离,能用出护身武技已是身经百战。

    血色花瓣与风沙瘴接触下,没有发出太大声响,互相湮灭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十二人真的是刑堂的外诏狱卫?”刑堂大头目表情凝滞,怎么与他预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天罡境巅峰之间有这么大差距?”谷劲杉喃喃自语,他蓦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石焱时的情景,才初入搬血境,持门生帖去见冉海潮,处处谨小慎微,叫他谷兄,用银票贿赂隐有结交、讨好之意。

    可这才几日啊?才半月吧?为何差距变得这么大?

    再见石焱,只能仰望其背,他还得尊称一句‘大人’。

    “废物。”见十二名外诏狱卫被石焱与萱儿逼退,钱海叶暗骂一声,脚步一动,竟化成漫天残影向石焱扑去。

    身为预备长老向一名天罡境出手,这本身很无解。

    而石焱却平静至极,提前按住想要挡在他身前的萱儿,一手按住萱儿肩膀,一手撑剑,静看钱海叶出现他身前。

    萱儿心中不解,但相信石焱,便没了阻挡心思,掌心处的灰意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钱海叶漫天残影合一,手如鹰爪抓向石焱脖颈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见石焱不躲不避,钱海叶还未落地,心生一抹迟疑。

    在他迟疑的刹那,石焱身前骤现一人。

    雪女背对钱海叶,面朝石焱,头发束起,女扮男装,一身灰衣,手持一合拢的粉玉扇子。

    锃!

    雪女瞥了石焱一眼,手中粉玉扇子轻甩打开,发出清脆扇响,旋即往自己胸口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磅礴气爆现。

    钱海叶刚至雪女身后,这一扇下,似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谁!”钱海叶心中刚冒一字,磅礴气爆如同实质重锤迎面砸来,钱海叶心中竟冒出一种站于山脚仰望高山的敬畏。

    护体罡气统统爆碎,钱海叶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,一口鲜血在空中喷出,刚化血雾,便被气爆冲碎湮灭。

    钱海叶撞回至诏狱门楼下的獬豸像上,獬豸石像有十米高,三米宽,钱海叶身如弓字深陷獬豸像一条石腿上。

    獬豸石像脚腿如石柱,钱海叶撞上去后,深陷腿柱中,腿柱呈蛛网般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钱海叶四肢耸拉,背部陷了进去,咳出一口血沫。

    雪女扇子轻扇,在石焱身前化成碎影消失,令石焱微微失神,待他回神远眺,虚空中残影未消,雪女已经出现在獬豸石像前。

    雪女一手扇子抵在胸口徐徐扇动,另一手抓住钱海叶一只脚踝,暴力将钱海叶从獬豸腿柱上拉出,旋转一圈带着碎石将獬豸腿柱砸断的同时,向远处掷出。

    钱海叶神情恍惚,只觉得空间不断在倒退,耳根被劲风刮的生疼,距离雪女越来越远,随后背部一痛,眼睛一黑。

    石焱清晰看到,钱海叶被雪女掷出,掷出了三十多米,砸塌一大片刑堂墙屋,这才止住动势,否则飞出近百米都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雪女动手一向如此暴力么?

    雪女扇子扇动几下,又要一步跨出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忽然,雪女和钱海叶中间,出现一名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满头银发,一身银色长老劲装,长发向后束到一起,只剩额前垂落一缕,略显俊逸。

    老者气质很怪,脸上褶皱与俊逸无论如何都联系不到一起,却在老者身上共同显现。

    “韩金成?”雪女眉头轻挑,将扇子合拢,插入腰际。

    见到雪女动作,老者韩金成眼皮疯狂跳动,语气软了很多,连道:“不能再打了,再打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拦我?”雪女女扮男装,衣衫略有不适,问话同时将略宽松的袖口缓缓挽卷起,露出一双雪白皓腕,藕臂精致纤细。

    韩金成沉默,然后瞧向石焱。

    石焱避过脑袋,挠了挠后脑勺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无奈下,韩金成侧让一步,手掌隔空抓向身后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道道罡气汹涌如实质,将碎墙统统炸裂,罡气扫荡,灰尘散去,露出趴在地上的钱海叶。

    钱海叶身上满是碎石擦破的血痕,眼皮耸拉着睁不开,看样子虚弱至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