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假分堂堂主令?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见状,濮元伟脸色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屋内变得寂静,落针可闻,所有红倌不敢说话,那名做错事的红倌勉强堆起笑容,想要道歉平事。

    濮元伟扔掉筷子,将双脚抬起搭在桌沿,他指着鞋尖上的饭菜道:“你无需道歉,舔了它,舔干净本大头目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舔干净它?”红倌神情变换,眼睛隐红,她虽为红倌,但做这一行多不得已,最基本的尊严还是有的,潸然望向濮元伟,期望能得到原谅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濮元伟一巴掌抽过,在红倌白皙潸然的俏脸留下一道红印,令红倌捂脸抽泣,梨花带雨,好不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哭了?让本大头目好心疼啊。”濮元伟手掌轻轻在红倌脸上抚摸过,然后狞笑一声,反手又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红倌承受不住被抽倒在地,涕零如雨。

    “本大头目讲过的话,不想讲第二遍,要不舔,要不死。”濮元伟一脸阴森,身体四仰八叉躺在椅背,其它红倌小心翼翼捏肩,揉按腿臂。

    濮元伟舒服半眯起眼睛,跟着外面的琴声哼出了小曲。

    其他红倌不住给地上红倌使眼色,地上红倌擦去眼泪,艰难爬起,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,凑向濮元伟鞋尖。

    濮元伟似察觉到红倌动作,嘴角满意翘起。

    嘭!唰!

    骤然,一道重响,两扇木门脱框而出,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“谁!”濮元伟猛地睁目,一脸怒火。

    他头颅两侧,各擦过一扇木门,撞击在身后墙壁,破成碎木。

    先天灵识下,濮元伟身上布满先天罡气,以应对突发危机。

    所有红倌被先天罡气震飞,有两名挨按濮元伟的,直接被罡气震碎了手腕,倒在地上翻滚惨叫。

    濮元伟不管不顾,只是凝视门口。

    门口,石焱与濮元伟对视一起,目中满是玩味,这濮元伟的喜好很独特啊,隔着一扇木门,他听得真切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松源、黄克寒,顾啸威三名地罡境最先进入,将窗口处守住。

    濮元伟脸色微变,向石焱背后望去,整个十五层都站满了人,一个个身着陨星门衣袍。

    他虽不认识石焱是谁,但已有猜测,脸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试探着,濮元伟问道:“石焱?”

    石焱也不回答,环目几眼后,走入房间,一名普通门徒将椅子拉出桌下,让石焱坐下。

    两名普通帮众将惨叫的二名红倌拖走,在地上留下道道血迹,房间内终于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石焱虽不回答,但濮元伟心中有数,确定无疑,按他听闻,石焱与他境界相同,都为天罡境小成,现在这是打上门了么?

    濮元伟心中嗤笑一声,坐直身体,取出分堂堂主令即将开口。

    他一有真武西南分堂第一统领罗子轩作为后台,二用分堂堂主令接管红坊街,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石焱带人来又如何?抢得回红坊街吗?

    不来不知晓,濮元伟来了一查账,才知晓红坊街利润,知道利润后,就是死他都要将红坊街抓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不等濮元伟开口,石焱手掌重挥。

    一道赤红火罡冲过,呈爪形捏撞濮元伟脖颈,然后将他狠狠推撞至墙壁上,墙壁碎裂,呈凹陷裂纹状。

    濮元伟脖颈处先天罡气不断涌现,却被火罡强行湮灭,‘嗤嗤’声响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接着,濮元伟整个人被隔空提起,只见他面色通红,双脚乱蹬空中,手掌不断涌出罡气,击打似如实质的爪形火罡,可惜如猴子被大象轻踩,利爪不断抠挖大象粗蹄,却连皮肉都抓不破,挠痒痒般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变动,看呆了房间众红倌。

    石焱她们认识,昨日见过,在她们心中印象很深,没想到之前强硬暴虐的濮元伟,在面对石焱时,只叫出一个名字,便成了如此下场,令她们身心畅快,对石焱好感骤生。

    石焱一手隔空提起濮元伟,一手捏起那张分堂堂主令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有刁毅龙三个大字,确实是真的堂主令,不是如他收回瑞东街时用的假令,让甄延背了黑锅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假造分堂堂主令,濮元伟你好大的胆子。”石焱冷漠开口,手掌上罡气涌动,将这张盖着刁毅龙身令的分堂堂主令点燃,最后化成灰烬飘落。

    濮元伟眼珠瞪大,一脸通红,困难出不上气,若非有罡气护体,他会被烤熟,皮脂燃烧必化焦状。

    听到石焱说分堂堂主令是假的,是他捏造的,濮元伟挣扎的更为剧烈。

    石焱心念一动,爪形火罡散去。

    濮元伟落地,双掌托地不断重咳、吸气,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石焱并不着急,静静等濮元伟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!”濮元伟稍微恢复许,他抬起手指指向石焱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一重重灵力环绕濮元伟手指,飞快将指上罡气湮灭,旋即重重一扭,骨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濮元伟惨叫一声,捏住手指不断颤抖,所谓十指连心,其中痛楚外人难以体会。

    石焱愕然扭头。

    萱儿见石焱看来,调皮轻笑,露出两个小酒窝。

    这笑容在石焱看来调皮,在濮元伟眼中却如恶魔。

    天罡境巅峰,二星灵修!

    濮元伟心中如翻江倒海般,不断怒吼,谁他娘说石焱天罡境小成的?谁传出石焱身边侍女才一星灵修的?

    濮元伟心中怒吼的同时,想杀人。

    濮元伟老实了,待疼痛缓解,他擦去额头冷汗道:“石大头目,您这是?有问我必答,千万别再动手了,还有这分堂堂主令应是真的啊,这是我从罗子轩统领那亲手领的。”

    濮元伟不敢明说石焱胡诌,隐晦搬出罗子轩警告石焱。

    “可我确定是假的。”石焱直视濮元伟,挑眉疑问:“濮大头目您说吧?这分堂堂主令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令濮元伟眉头不住跳动,沉默半响,濮元伟将快要爆发的怒火压回心底,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假的,这分堂堂主令应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。”石焱转怒为喜,和善招手道:“濮大头目,快来坐,这么一桌吃食,你我兄弟不能浪费,还需多喝几杯酒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