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红坊人马至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街上说书人的随口胡诌罢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濮大头目为什么还要侵占石黑手的红坊街?”听到实力相同,普通门徒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另一名门徒小心翼翼环顾四周后,附耳普通门徒道:“与上面有关,我听说是罗子轩统领下的死命令,你可别乱说,被别人知道我会掉脑袋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普通门徒压下心中惊骇,闭嘴不再言语,上面大人物的事他们搞不懂,听令行事就行。

    知道是罗子轩命令后,普通门徒心中踏实了,一名统领盯上了红坊街,还是真武西南分堂排序第一的统领,甄延见了都得低头,名正言顺持分堂堂主令,石焱想要收回红坊街只能下辈子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一天没有动静,石焱那边定知晓了真相。

    他们只需维持好秩序,防止石焱气急败坏,派小部分人过来骚扰,影响众青楼楚馆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卓头目好。”两名门徒发现走来的一人,身着三道星纹衣袍,连忙欠身问好。

    这是濮元伟的心腹,小头目之一,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卓头目随意点头,享受着一路走来众门徒不断问好声,他看到街边一处卖红糖葫芦串的小摊,随手从插杆上拔了一大把,边吃边向红坊街里面行去。

    摊贩是一头发斑白的老人,牙都快掉光了,他脸色发白,颤颤巍巍望着走远的卓头目,没敢开口要钱。

    卓头目这一拔,将插杆上的红糖葫芦拔光了足有一半,他这一天又白干了……

    久久无言,唯剩一道长叹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进来喝杯花酒嘛,站一天乏困,让奴家好好伺候大人,去乏解困。”一名搬血境高级门徒旁,两名艺妓半倚靠着,一左一右,袖摆分别搭在他身肩,巧笑嫣然,较好的脸庞上化着淡妆,胭脂水粉的香味直往高级门徒鼻孔钻,令他魂都酥了。

    浅浅玉指抵住高级门徒嘴唇,缓缓往下移,喉骨,肋骨……

    这名高级门徒终于忍不住,抓住艺妓手掌,咬牙道:“走!你们是哪间楼的人?不就是一点银两嘛,老子花了!”

    闻言,两名艺妓对视轻笑,她们只负责找人,而且卖艺不卖身,找到人后自然会有红倌来接待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普通门徒一脸羡慕,不知自己何时能混到高级门徒。

    就在两名艺妓准备令人将高级门徒带回青楼时,街道上,烟尘如龙,携夜色滚滚而来,马蹄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!”这名高级门徒脸色大变,拔出刀就要冲向烟尘处。

    哐!哒哒!

    一匹青鬃马极速经过高级门徒身前,青鬃马前蹄踏地,后踢抬起,重重踢在高级门徒胸肩处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重响,这名高级门徒离地而起,倒飞出十几米,在地面砸翻数圈才停下,胸膛肋骨已被踢断,趴在地上不知生死,身下一圈鲜血殷红散开。

    青鬃马踏飞高级门徒后,在骑马人的操控下,四蹄在地面摩擦数米停下,引起道道惊呼。

    那两名艺妓吓得不清,青鬃马几乎是擦着她们二人奔过,马蹄踢中高级门徒时,她们最先听到了骨断声。

    青鬃马上,萱儿冷面环扫周围,长发束在一起,红袍裹身。

    街上艺妓、红倌遍布,被萱儿眸子扫中者,一个个脑袋低垂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哒哒哒……

    后方马匹终至,马骑如长龙,一眼望去不见终点,三马并立。

    石焱一马当先,身后黄克寒,顾啸威,松源次之,余桥镇回来,得到所有赏赐后,松源已突破至地罡境。

    三名地罡境各带一队,后方数名小头目辅助。

    马停,石焱扫视周围,目光所及皆鸦雀无声,或低头,或避开视线,除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濮元伟手下,无一敢与石焱对视。

    石焱抬起手掌,停顿数息,无声压下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顾啸威一队齐齐下马,持刀将街上濮元伟所有手下全部解刀压跪。

    后方不断还有马骑进入,在松源与黄克寒的带领下向红坊街里面奔去,濮元伟的所有手下都要解决,一个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人马过万,无边无际,放目望去,黑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濮元伟手下大部分识相,见人马太多,而且都是陨星门人,有一部分主动扔掉兵器,主动跪下。

    街上变乱,变得喧闹,无关人等统统安静退到街道两旁。

    石焱下马,萱儿也从马上跳下。

    “公子,有红糖葫芦儿,萱儿小时候经常吃。”萱儿一指侧边小摊,美眸中满是欣喜,然后转目期盼望向石焱。

    石焱侧目,果然,有一个红糖葫芦摊子,只是不是山楂,而是一种林中随处可见的野果,以前他果腹时没少吃。

    在萱儿指向小摊时,摊主老人额头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买点?”石焱璀璨一笑,露出一嘴白牙。

    萱儿欢喜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站至摊位边,不管身后个别反抗的打斗,仔细挑选红糖葫芦。

    红糖裹圆将野果涂满,被竹签统一串起,在月光折射下晶莹剔透,甜香味直往鼻尖凑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地球工业化时代的糖,而是用类似甘蔗的植物纯天然提取。

    一个字,馋。

    石焱与萱儿各选择了两串。

    “公子,萱儿选完了。”萱儿斜晃了晃手中两串红糖葫芦,束在一起的黑发跟着甩动,显得俏皮、少女。

    “四串,一共多少钱?”石焱含笑问询摊主老人。

    摊主老人擦拭掉额头冷汗,连摇头道:“不要钱,这是老朽孝敬给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石焱和睦笑道:“老伯无需害怕,我们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摊主老人瞧视石焱身后一眼,抿了抿嘴变得沉默。

    石焱一摸身上,最少都是数十万两的银票或者灵币,他招手将一名普通帮众叫来。

    这名普通帮众腆着脸讨好道:“大人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身上带钱了么?帮我付了。”石焱吩咐后,回头向摊主老人微笑,站原地与萱儿咬食糖葫芦。

    普通帮众也没问价格,他们常年在街上活动,物价心中都有一个数目,他取出八枚铜钱,放在摊主老人钱盒里,钱盒内空空荡荡,也没多少铜钱,里面只够一日吃食消耗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