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石像内的?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宗门武仆是真的穷。”石焱微微摇头,将三枚无极丹收入空间秘匣,摸不到宝,将那两截断裂环刀收下,回去熔了或卖钱。

    甄延尸体比较完整,从他左侧衣衫内掏出一张三百万两的大额银票,相当三百枚灵币,其他银票都被萱儿灵术斩碎,无价值。

    右侧东西有些多,一小玉瓶,十一张灵符,其他斩碎的直接忽视。

    石焱看了下灵符,眼睛发亮,一品攻击性灵符,火狐符有六张,然后两张二品敛息符,三张二品破幻符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二品!”石焱知晓,这应是甄延找玄天堂的二星灵修好友换购的,一一收入空间秘匣,至于尸体等会走时一把火烧掉,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摸完尸体,石焱瞧视磨盘大小的空间石,还是惊叹,这空间石真的大,之前五小块都让空间秘匣大肆进化,再将这一大块空间石吸收掉,空间秘匣会成长到什么地步,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不再等待,石焱将空间秘匣取下,扔向空间石。

    换做旁人,想要将空间石取下,还需特殊手段,否则靠近就死,而他就简单多了,直接让空间秘匣将空间石吸收。

    空间秘匣一接近空间石,一道刺目白光射出,令石焱转身闭目,这道白光持续很久。

    石焱索性在萱儿身旁盘膝坐下,恢复自身。

    期间,他又吞下一枚千鹤灵丹,待他将千鹤灵丹完全炼化,内劲彻底恢复圆满后,刺目白光正好消失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萱儿比石焱恢复的快,盘膝坐在一旁守护。

    “恢复了?”

    萱儿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起身,石焱将落地的空间秘匣捡起,原本空间石所在露出一个大洞,漆黑幽深,黑烟滚滚席卷而出,比之前浓郁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好在有至阳罡气覆身,黑烟远远避让开,萱儿与石焱挨着近,也没受到黑烟侵袭。

    打开空间秘匣,里面空间只变大一倍,呈圆形模样,一丈直径,不过边缘处与以往不同,变得灰蒙蒙一片,似还在不停扩大,只是速度很慢,肉眼无法发现。

    石焱意念感知才确定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空间石太大,无法短时间完成进化扩大么?”石焱心中有猜测,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黑洞给我的感觉很不好。”萱儿目光凝重,紧紧盯视洞口。

    石焱将空间秘匣戴回脖颈,凑近查看,黑烟滚滚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,不过似有空间波动。

    石焱将手掌探近,感受着反馈波动,确定有类似空间结界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阳罡气堵在黑洞中心点,将不断涌出的黑烟分散四周,让石焱隐约一窥洞内。

    那似是一方世界,黑烟滚滚遮蔽天地,中心处悬挂有一血日,极为庞大,占据了石焱能看到世界的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血日?

    石焱发愣,那轮血日动了,好似一只眼睛,徐徐转动凝视过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石焱与血日对视,神情恍惚,听到了沉重铁链的动响,似一节节铁链随意摆动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腹部,菩提子种瞬起作用,免疫精神强行控制,令石焱清醒。

    石焱猛地后退几步,警惕盯着黑洞,黑烟滚滚又将洞口遮盖,无法视内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石焱转身大步向外离开,萱儿懵懂跟上,以萱儿的视角无法看到血日。

    石焱心中怒骂,真有东西在里面,若不是有菩提子种免疫,他就被强行控制了,这与幻境不同,与鬼物的精神控制略同,控制后让你生你就生,让你死你就死,已非自我。

    若能将大荒六字迷魂经下卷找到修成,他或许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洞内到底是什么,秘境?世界?石焱一概不知,血日若是一只活物的眼睛,难以想象这活物有多大,堪比无量海中大型凶兽?

    实力不到,他绝对不会进入黑洞,现在进去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庙内。

    外面黑烟不知何缘由更盛,足足浓郁了几十倍,彻底遮盖一切,超过半米就无法视物,不再是三个区域轮着席卷,而是永恒将整个山腹覆盖。

    庙内零零散散靠挤着十多人。

    梁清河,韩南,还有两名天罡境,四名地罡境,其他人都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其中两名地罡境是陨星门人,甄延麾下大头目,晋浩中与祖名轩。

    贺家兄妹与几名矿奴挨挤在一起,一脸恐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死了,只剩下他们,原本挤在庙内躲避黑烟潮爆满的人,一个个失踪消失,这种恐惧足以让人发疯,期间有三人自杀。

    “被甄延阴了,否则我们早取到异石离开。”梁清河忍不住怒骂,现在黑烟潮浓郁了几十倍,别说融皮符早被消耗光,就算没有,三息消耗一张,有多少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以他的罡气,硬抗不住几息,可谓出了破庙就是死。

    身旁几人顾不上照顾梁清河情绪,警惕盯着四周,生怕自己步了前人后尘。

    “大人,老吕他消失了。”突然,四名地罡境少了一人,少的那人是梁清河手下,禀告中,乾天会独剩的地罡境嘴唇不住抖动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晋浩中与祖名轩脸色白如纸,他们后悔与甄延走散,更后悔跟甄延来这里。

    甄延不会已经取了空间石,自行回府城了吧?

    梁清河转目望去,石像上,头颅似换了一颗,地上的晨光晶照射不到,无法看清具体面容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面对面来吧。”梁清河终于无法忍耐,反正缩头一刀是死,伸头一刀也是死,还不如伸头硬气些。

    他猛地站起走近,将宝器长刀拔出,蕴满罡气重重朝石像劈下。

    梁清河没有注意到,在他将长刀砍向石像时,不远处挤靠一起的矿奴中,贺亚雨嘴角勾起一抹浅弧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石像承受不住刀罡的摧残,分裂成几十块,碎石落地,隐隐能看到内部刻画的奇怪符号,这些符号原为一体,现在碎了……

    一颗干涸头颅从顶端滚落,滚至梁清河脚边才停下,面部朝上,正是刚刚失踪的地罡境大头目,头颅上的眼睛失去了水份,枯皱直直盯着梁清河。

    似有什么东西,在通过这干涸头颅,与梁清河隔空对视。

    石像碎裂,原镇封区域,出现一具笔直站立的无头女尸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