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朱雀玄脉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虽然没直接与鬼物本体交锋,但鬼物将小半力量用在了阻拦她上,所遇所交锋只比石焱容易一点。

    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石焱盘膝坐在中心地面,取出了这一次得到的阴物,皮影。

    掌心漩涡现,将皮影阴物快速吞噬。

    功法修改器虚空浮现,阴力值狂涨。

    阴力点:187

    功法:佛骨功(圆满)

    进化(灰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功法:朱雀禁典

    品阶:二品超等

    分级:共九层

    状态:第四层朱雀镇旋(可提升)

    修改(亮)/进化(灰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虽然突破至第五层完全所需的阴力足够,但是能省点,还是省点。”石焱心思转动,走出了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“公子?你不是闭关吗?”萱儿察觉到动静不再修炼,猛地睁眸警惕扫去,见到不是有外人打扰,而是石焱自己出关,奇怪问询。

    石焱讪讪笑道:“我让黄克寒买了三千灵币的丹药,差些忘了。”

    当即,石焱叫来一名普通帮众,让他叫黄克寒来石府。

    虽然是半夜,还是月心节,黄克寒丝毫不敢让石焱久等,半刻钟不到就跑了过来,鼻孔里涌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要的丹药属下已经全部买好。”黄克寒提着一个包袱,将之平摊铺开在地面,包袱内满是丹药瓶,丹瓶玉制纯粹,呈半透明状,能清晰看到里面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一共有多少?还有让你买粮的事办的如何了?”石焱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千灵币总共买下三十三枚丹药,超等品质的无极丹十七枚,超等品质的破脉丹共十六枚。”黄克寒回答道:“肉食和粮食的话,按您的意思租了一个地下冰窟,一个地面仓库,五百灵币全部花光,换成肉食和粮食悉数储入。”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黄克寒离开后,石焱将丹药全部带入地下密室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先炼化无极丹,十七枚无极丹一一炼化,将之转化成内劲增强丹田气旋内储量。

    气旋上有朱雀镇压,炼化丹药速度比以前快了不知多少倍,很快便将十七枚无极丹炼化。

    炼化完毕后,石焱自视内劲气旋,感受到里面只涨了一小节的内劲量,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武者也好,灵修也罢,修炼就是在烧资源,在陨星门这般的大势力中,修炼资源确实不缺,但需要时间以及你自身去争。

    继续使用破脉丹,将十六枚破脉丹用掉后,经脉又开了八脉,加上在余桥镇开的三脉,他现在一共开了十一脉,距离一百零八条主经脉全开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“提升!”

    丹药炼化完毕,时间过了数个时辰,石焱调出功法修改器,开始提升。

    阴力值瞬间扣除138点。

    朱雀禁典第五层,朱雀玄脉!

    何为朱雀玄脉,以朱雀本相开前一百零七脉,呈朱雀玄脉状,烈火灼灼,至阳无匹。

    最后一脉难度最大,需内劲内外通透,成第六层朱雀玄身,以巅峰之力破开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石焱修炼前便将衣物收起,只剩不怕燃的空间秘匣,身体随着修炼,开始变得通红,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张嘴吐气,一道白气笔直射出,如穿云白箭,这道白气出口一米,水汽蒸腾,很快散去。

    身体上,开始浮现道道赤红色经线,正是经脉外显。

    先只显十一条,这是石焱用破脉丹提前破开的经脉,接着,第十二条,十三条经脉……一一开始显现。

    一条接一条,破脉的速度令人咋舌,比石焱破开前十一脉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从十一条到密密麻麻,在石焱身体各部位显现,这些经脉如一条条会发光的赤线,时粗时细,更如心脏般跳动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所有外显经脉加叠一起,似如一只朱雀,栩栩如生仰天无声嘶鸣。

    直至一百条经脉后,经脉外显的速度才变慢,整个地下密室空气灼热,似如一个大火炉,石焱就是散发热度的炉心。

    镇魂曲,无字第一章。

    石焱忍痛皱到一起的面庞,开始恢复平静,他外显的气息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武西南分堂。

    甄延站在门口,舔着笑脸望着远去的数人,他身前站着一名白发男子,五十多岁,背负双手。

    这白发男子一身真武堂主服,衣袍上有一完整陨星图案。

    正是真武堂副堂主,真武西南分堂主刁毅龙。

    远处,一只红色毛发的异兽载着宗天意不断远去,名为红鬃兽,是宗天意从冲虚宗带回府城的。

    自宗天意回府城后,红鬃兽就在甄延后院养着,今日总算走了。

    红坊街因月心节人太多,异兽庞大无法通过,所以宗天意借了匹青鬃马过去,红坊街是陨星门自家地方,总要注意些影响,不能踩死人。

    “甄延。”刁毅龙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副堂主。”甄延微微躬身,这个副字不是他故意要加的,而是刁毅龙自己坚持让属下称呼他时,务必加一个副字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,甄延心中门清,冉海潮大权在握,麾下几名分堂主虽不是摆设,但也差不多,不敢管太多事,有什么事也都是让麾下统领直接找冉海潮禀告。

    刁毅龙微笑问道:“宗统领对他这名小师弟石焱赞赏有佳,你都听在耳中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听到了。”甄延低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石焱是你的下属,以后可要多多重用啊。”刁毅龙拍了拍甄延肩膀,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要闭关了,听说清古府那些丧家之犬,提前来了不少人,跟着巨鲨门一名堂主与我们堂主作对。

    今日更以棋子纪炀做局,与我们堂主大战一场,堂主好像受了重伤。我也要闭关增强实力啊,好在堂主需要时,出关杀敌。”

    刁毅龙进入分堂,夜色中很快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副堂主慢走!”

    甄延这才抬起头颅,月光下,他脸色阴鸷,眸中更有压抑不住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石焱……天罡境!”

    甄延令亲卫抓了几名随石焱一同去余桥镇的门徒,刑询出了他想知道的一切,包括石焱实力,包括那名灵修侍女。

    于是不敢再让石焱成长下去,花了大价钱找森罗狱出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