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灵武修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对。”焦兰馨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至阳武修?”金捕快有些不解,至阳武修太稀少,太久没出现,不少人都忘了至阳二字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厉害。”单彦靖重吐一口浊气,产生了想见一面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后方,众多马蹄声现,千名捕快让开半条路,好让后面的人到前方。

    单彦靖横马瞧去,只见陨星门真武西南分堂与玄天堂的人到了,最前面有二人,一人是名灵修,玄天堂三星灵修柳亚平,与他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当单彦靖看到另一人后,心脏一颤,连从马上跃下,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另一人是以前真武西南分堂排序第一的统领,现为真武总堂统领、护法宗天意。

    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此人是真武堂堂主冉海潮的门徒,真正的门徒,从小养大并教授出的,有人传宗天意是冉海潮的亲生子,但谁也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宗天意是灵武双修,武修一道得冉海潮真传,灵修一道又拜入明凉府冲虚宗,为云浪长老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现在谁也不知宗天意是什么境界,也无人敢试探。

    “不知宗统领驾到,有失远迎。”单彦靖上前抱拳道。

    金捕快见单彦靖如此,虽然不认识宗天意,但知晓来了大人物,也陪着笑脸跟着下马抱拳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宗天意坐在青鬃马上,他二十年龄出头,眼如星辰,身体修长,笑容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一身真武堂统领黑金劲装,腰垮一柄狭长刺刀。

    “宗统领,这是巡天卫的单彦靖大人,三星天卫,一年前见过。”玄天堂三星灵修柳亚平连忙解释道,以免老朋友难堪。

    巡天卫啊,陨星门可没有胆子凌驾皇朝巡天卫之上,陨星门偏安一隅,巡天卫可是横跨整个皇朝境,也就是宗天意身份背景特殊,单彦靖不敢记恨。

    “哦?单大人养生有术,天意差些认不出了,近来可好?”听到一年前见过,宗天意笑眯眯抱拳回应,对于金捕快则下意识忽略,一名捕快而已,没资格与他讲话,哪怕是紫纹总捕。

    单彦靖疑问道:“我近来还好,只是不知宗统领什么时候回来的,早知晓的话我便提前拜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才回,造化之地开启日期临近,我需早些回来准备。”宗天意如实回答,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造化之地的事众人皆知。

    单彦靖了然,也是,算算日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巡天卫所报的鬼物呢?我观这凤栖楼虽有鬼物气息,但都是残留,街上寒冰封消融,定经历过一场大战,难不成单天卫已经将鬼物解决了?”宗天意问道,他正在西南分堂与真武副堂主刁毅龙聊事,听到了红坊街出现鬼物,无聊下过来走一趟,现在看来,鬼物已被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鬼物确实被解决了,不过与我无关,是贵门的一位大头目,说来与宗统领师承一人。”单彦靖一边说一边将焦兰馨叫前。

    “师承一人?”宗天意心中一动,平静移目焦兰馨。

    柳亚平异常惊讶,他与单彦靖对视,没有讲错吧?据他所知,在西南分堂下任大头目位的,没有一名灵修,武者杀戮鬼物,纯属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他才出关,不知冉海潮新收了门徒。

    看到老友投来的疑惑眼神,单彦靖重重点头确认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大人物凝视,焦兰馨身为凤栖楼副楼主,饶是见过很多风雨,也不禁心脏速跳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宗天意的注视下,宗天意可是明凉府城名人,天才之名像是为他而生,境界壁障视若无物,被红坊街多少艺妓、红倌喜爱崇拜。

    焦兰馨不敢耽搁迅速解释,把之前对单彦靖所说所讲又复述一遍,先还结巴,后面强行压制心情,这才完整讲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我这名还未见面的师弟。”听完后,宗天意眸中多了一抹好奇,至阳武修么?难!

    数年前,他有心修行过,更是四下求到一本朱雀禁典,修行到一半差些自焚,好在有师尊冉海潮守护,这才中止修行,无奈将朱雀禁典转手卖出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门至阳功法,石焱能修炼成功,定有大气运,怪不得能被师尊收为门徒,哪怕是持那张特别的门生帖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冉堂主的门徒,有宗统领的几分气运。”柳亚平由衷夸赞道,原来是至阳武修,怪不得!

    “有空要去见见了。”宗天意轻笑道,但也只是有空才见,他回来这一趟很忙。

    有机会就见见,没机会没空也无妨。

    至阳武修虽然罕见,但自焚概率太大,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相当于地狱门前绕行一圈,等朱雀禁典修行完,再找下一本至阳功法修行,两者不融,加上至阳自带的焚身属性,比第一次修行死亡几率更大,除非永停在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他当初自认区区至阳,对灵武双修的他而言,只是个小门槛,却被现实逼的中断修炼,要不是冉海潮守护,已自焚身亡。

    等他下一次回来,或与石焱见面前,他这名小师弟很大可能已经化成一滩灰烬,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远处,有察觉到动静的人围观,其中不乏红坊街众多青楼、楚馆的楼主,当他们了解到发生的具体经过后,久久沉默。

    然后一一吩咐了下去,意思大致相同,不要在给石焱的账本上做手脚了,该交多少商税便交多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府后,石焱没急着闭关,与萱儿各换了身衣服,令昌一铭将青鬃马牵来,他去总部汇报了红坊街鬼物事件,出示阴物后,拿到了二十八点贡献。

    堪比二星灵修的鬼物,拿到的贡献点自然就多。

    登记贡献点的高级帮众见石焱只是名武者,极为不解,但一有灭杀鬼物的前记录,二有阴物在,只能登记,后面刑堂的人会调查,若有虚报,跟他无关,倒霉的是石焱。

    将贡献登记入身令后,石焱回府。

    “萱儿,帮我守门,我要闭关。”石焱兴冲冲交代萱儿一句,进入了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萱儿乖乖点头,盘膝坐在之前睡了一晚的网兜上,开始修炼恢复,今日没少消耗,需尽快以天地灵气回补自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