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舞皮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闻言,石焱心中明白,凤栖楼与衙门,一个不报是怕影响生意,另一个不报是嫌麻烦,每天无名尸体太多,相比整个府城的人口,这些尸体连零头都算不上,加上四面八方不断有新人入城,寻求府城的安全性,人口在不断增加,久而久之也就懒得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栖楼,十七层。

    古筝悠扬,一道道玉珠串联,从屋顶顺至地面,放目望去,整个十七层都是玉珠帘幕。

    十七层只为府城的大人物开放,百日有九十九日都在封闭,大人物都忙着修炼,生怕被别人落下,或者争修争利,很少有天天醉心于此的。

    今日,十七层有二人,是凤栖楼的内部人员,无事下上来寻一份清净,楼主虽知晓,但懒得管。

    再上一层,便是凤栖楼最有名的凤凰台,这个没有楼主开启,谁都上不去。

    十七层中,一人是中年三角眼模样,留有山羊胡子,是凤栖楼的天罡境供奉,被焦兰馨叫来处理事,赶来后石焱已经将人杀埋完毕,无事下找了老相好上十七楼相会。

    他坐在软毯上,手上提着一壶美酒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另一人在玉珠帘幕中翩翩起舞,青狐眼妩媚无比,正是凤栖楼十八绝色之一,印兰淇。

    生的如此可人,纪杰超为吸引石焱前来,选择印兰淇,也是存了半真心思,如此美人儿,带回府邸云雨一番岂不美哉?

    帘幕因印兰淇翩翩舞动轻甩、震颤,玉珠碰撞音节与楼下古筝相结合,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印兰淇一曲舞完,襟飘带舞,嘴里含着一串玉链,香舌在玉珠上半隐半绕,妩媚望向山羊胡供奉。

    见此,山羊胡供奉只觉得口舌发干,忙饮下最后一口酒,就待起身迎向印兰淇。

    “别急嘛。”印兰淇手指束在红唇前,作了个禁声手势。

    刚站起一半的山羊胡供奉乖乖点头,简直神魂都被勾走了,相比以前,印兰淇更妩媚,尤其是那一双青狐眼,真带了几分狐狸精怪的妖邪。

    “乖乖坐下,等人家伺候嘛。”印兰淇推按山羊胡供奉肩膀,令他缓缓坐回原处。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,乖……”印兰淇俯身上前,吹吐一口麋香。

    闻着香气,听着耳边细语,山羊胡供奉身体后仰,双臂撑在软毯上,只觉得神魂轻松,舒服的开始迷糊,不知不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再也睁不开。

    一身修为都好像被禁,软绵绵用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山羊胡供奉半眯着眼睛,都坐不稳要躺倒时,印兰淇笑的很甜,很腻,这这甜腻笑容下,她眉心出现一道裂缝,似如二郎真君闭眸。

    接着,这道裂缝越来越长,从眉心顺延至鼻梁,然后下巴,皮肉外卷,如一道笔直血色丝线将人脸完整分割。

    黄金比例中线,不多一分,不少一分。

    印兰淇十指探入自己面中血色细长缝隙,然后向两边缓缓撕扯,如褪衣般将之褪撕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烛灯骤灭,一股狂风吹入,将玉珠帘幕吹的乱响。

    十七层陷入黑暗,只剩稀疏月光,勉强可看到‘三个’挨着很近的人影。

    嘶拉,嘶拉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只剩很特别的轻微声响,好像与皮肉粘粘一起的塑料袋,在被缓缓撕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完衙门的无皮尸体后,石焱与萱儿加快脚步朝凤栖楼行去,期间看到有卖马的,买了两匹马加快速度奔行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    “萱儿?你有没有发现不对?”马匹奔行中,石焱猛地停马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公子,越走越人烟稀少了,刚刚街上还不少人,到了这条副街后一个人影都看不见。”萱儿跟着停马,因停马太快,马前蹄扬起数息,才泄力落地。

    周围,街上一片繁荣景象,路边每隔两米有一摊贩,小吃、皮布、刀剑兵器,可以说卖的种类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青楼配套的商铺,门口红灯笼高悬,里面灯烛盏盏。

    繁华之下,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侧转马头,石焱向来时方向望去,一片黑雾,与夜色融为一体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鬼物在拖延,刚刚诞生不久哪怕偷食了半个月,也绝非我们对手,一定有什么大补的东西在等着它。”石焱厉喝道:“加快速度,凤栖楼,现在一切都指向凤栖楼,鬼物必然在那儿,不能给它成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萱儿明白。”萱儿肃然。

    二人策马狂奔,从小道抄近路,拐过一个弯后,前方竟出现一道沟渠,沟渠十米多宽,离得太远看不出深浅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

    “跃过去。”石焱加快了身下马匹速度,心中明白难度,若是青鬃马在,这十米沟渠很轻松,即便是普通马全力加速下也差不多,萱儿那匹没什么问题,他这匹是老马。

    二人加快速度,在沟渠边缘一跃而出。

    跃出的同时,石焱朝下瞧视一眼,一片黑雾,看不清深浅,碎石滴落久久听不到底。

    “幻觉。”石焱心中猜测,但不敢硬赌。

    马过六米,开始下坠。

    石焱一脚踩在马头,将马头踩碎的同时,整个人借力飞射出,脚掌在空中踏动,罡气爆涌下轻松跃过最后四米。

    翻过沟壑后,石焱也没急着落地,小心谨慎多跃了数米才落地。

    这一落地,脚掌竟有一半踩空,前脚掌踩踏实地,后脚跟凌空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石焱身体只是一颤,便站稳,向前迈行几步,转身瞧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沟壑区域,萱儿一声惊慌呼喊,连人带马匹跌入沟壑,沟壑下方黑雾大片,一人一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石焱能清晰看到,临坠入黑雾前,萱儿脸色惊慌无助,对石焱失望、死寂的神情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冷笑一声,他腹部的菩提子种可防负面精神强控,萱儿也有灵力护体,体内满是灵血,鬼物侵入不得,于是便弄出个幻境阻碍么?

    这沟壑应是真的,但不是鬼物弄出的,它没裂开大地的实力,可能是地震裂出的旧缝,官府还没来得及处理。

    也可能只是普通小坑,他们入幻太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