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 剑出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虽然外面隐隐流传什么石黑手,但他们这些小人物不认。

    “一个座位卖价一两?总共二两?”石焱与萱儿坐下。

    此处位置位于戏台白布下三米外,座位区域第一排最中心的两个座位,景天庆倒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“哪还用石大头目您掏钱,属下请了。”景天庆撕扯下两张票根交给萱儿,从自己怀中摸出二两银子扔入钱盒。

    此时,又有其他人来。

    “石大头目您有事叫属下,属下先去忙了。”景天庆胁肩谄笑一声,招呼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石焱没说什么,在景天庆转身招呼其他客人时,手指轻弹,将一粒碎金弹入对方怀袋。

    二两银子对他而言无所谓,对一个普通门徒就不少了,都是卖命钱。

    月心节人流量十分巨大,很快座位就坐满,外面站满了蹭看的人。

    “赵伯,可以开始了。”弄完一切,景天庆擦了把汗,蹲到了一旁,怕身上的汗味熏到石焱,故离得很远,哪怕石焱旁有一个他原本留下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。”石焱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啊?您叫我?”景天庆有些惊异,没想到石焱一直在注意他,连忙过来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石焱指着身旁空椅道:“这座位是你自己留下的吧?坐下一起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景天庆看了看一身臭汗的自己,又瞧了瞧一身白衫的石焱,不禁心生惭愧。

    “叫你坐,你就坐。”石焱声音中夹杂许命令。

    景天庆吓得一哆嗦,连忙坐下,虽说是坐下了,但屁股只挨着椅面一半,时刻准备站起。

    石焱对下属虽仁义,但对外的手段……

    坐了一会,见石焱没别的吩咐,景天庆才敢放松靠住椅背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戏台上的白布后,响起一道敲锣音响,锣声震耳凝神,将所有人视线汇聚。

    白布后,点起一堆篝火,然后在上面套上一大罩,看不清端倪,但火焰变白变亮不说,立即稳定不再闪动。

    白布变亮,有现代投影仪用的玻纤框架幕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布上,出现一行行字。

    “剧情:受天上仙神点化,大妖冥颇摒除恶念,降服皇朝……”

    皇朝二字后,不再有字迹显现,停顿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嗯?难不成是后台丢字了?我去看看。”景天庆见皮影演出有意外,和石焱打了个招呼后,起身准备到后台去看看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字幕忽然全部消失,然后出现了新的字幕,出现的极为顺畅、快速。

    景天庆瞧了几眼后,这才坐下,向石焱解释道:“这可能是赵伯准备的新故事,之前那个叫点化大妖,是赵伯的拿手好戏,今日可能是月心节,赵伯想演点新东西。”

    石焱了然点头,萱儿目不转睛盯着白布。

    “剧情:天道不公。

    黄三儿,天煞孤星,皇朝某历明凉寒冬季降生,天煞孤星逆双亲,父母本为小城一商贾,有千金家财,母因难产而亡,父抑郁酗酒,在黄三儿三岁时意外落河而亡。

    黄三儿被过继给叔婶抚养,叔婶却心术不正,将黄三儿千金家财尽数聚敛,十岁那年更将黄三儿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黄三儿随一老乞丐,数城终年周转,乞讨为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鬼剧情?我们要看大妖,我们要看天上的仙神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月心节搞这么一出悲伤皮影戏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面,人们一看剧情各种起哄,要求换戏,吼叫几波后,见没什么变化,便放弃了,只当蹭看不被重视。

    听到后面众人的意见,景天庆怕石焱不满,帮赵伯解释道:“后面有转折,一定有转折,我了解赵伯,正式剧情不可能如字幕般平淡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不公?有意思。”石焱反而来了兴趣,想看看正式怎么演。

    所谓大妖,仙神,普通人能臆想出什么?而且臆想出的都很虚假,比不得他了解的真实事件,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字幕消散,白布上出现了三道皮影,这皮影画着浓妆,与正常人身高大小无异,仿真性极高。

    “哑剧?”石焱愕然,白布上已经开演,能看出是生黄三儿难产而死的剧情。

    再然后黄三儿父亲醉酒跌入河死亡,主角黄三儿被过继给叔婶。

    一旁,景天庆一脸纠结,赵记皮影戏可从未有演过哑剧的先例,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也不知晓,若不是石焱在,他早冲入后台一窥究竟。

    一幕幕快进般演过,黄三儿已经长大,随乞丐流浪到了明凉府城,白天乞讨,晚上与乞丐师傅在无人土地庙过夜。

    夏雨季多雨,一场大雨将土地庙浇灌,老乞丐身体不好,风凉受寒一病不起,黄三儿心疼师傅,拉去找大夫看病,任黄三儿百般祈求,没钱情况下大夫不会给看一眼,最后一名大夫或许可怜他,只收取一半诊金,药材只收成本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黄三儿都拿不出来,眼看老乞丐有陨命危险,他将老乞丐带回土地庙休息,心生他念。

    偷窃!

    当日,正是皇朝的月心节,黄三儿窜入人流量最大的红坊街,人头攒动,他犹豫半响,将手伸向一名贵公子。

    那贵公子却是个武艺高强之辈,立即发现黄三儿,黄三儿想要解释,却被贵公子轻描淡写捏碎手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布上的皮影,贵公子刚刚捏碎黄三儿手腕,下面还有字幕解释。

    石焱皱眉,他莫名觉得那贵公子皮影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白布上,出现谢幕的字眼,之后出现一行大字。

    “人生如戏,切勿只看,可入后台留下您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石,石大人,赵伯今天可能在培养徒弟。”景天庆瞧见石焱皱眉,以为石焱不满意皮影戏剧情,颤颤巍巍想要替赵伯解释。

    石焱抬臂,景天庆脸色一白,不敢再讲话。

    白布上,又出现新的剧情:

    “青楼红倌的爱恨情仇。”

    后面,围观群众要不走,要不已经骂开,花钱买座的人也一一站起准备离开,什么狗屁剧情,到底讲了什么?

    月心节出来是找乐子,而不是找悲伤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在字幕散去,一个浓妆女子皮影出现时,噬魂剑骤然出鞘,被石焱一掌甩出,速度何其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