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月心灯,皮影戏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没风趣。”萱儿白了石焱一眼,瞧到了另一边,兴奋摇晃石焱手臂道:“公子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石焱听到萱儿声音中的兴奋,顺着她视线瞧去,是红坊后街的淮河边。

    淮河边汇聚了很多人,在点放一种类似孔明灯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石焱还真不知。

    “那是月心灯,把自己愿望寄思在上面,随着月心灯飞上天空实现,萱儿小时候每年月心节都……”萱儿讲着讲着,低下了头,有些悲伤怀念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放。”石焱笑了笑,带着萱儿在人潮中开路下桥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也没少点放孔明灯,只是后来消防宣传,孔明灯容易掉落引发火灾,便再没有点放了。

    淮河边,石焱身上没有一个铜板,最小的都是千两银票,那小贩找不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玉坠,这才抵了账,买下两个月心灯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帮您点燃。”小贩知道遇上了富贵公子,生意也不做了,拿着一个火折子挤出人潮。

    石焱给他的玉坠超出了月心灯价值,找不开下尽力帮忙就是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。”石焱和睦拒绝,手指轻弹,朱雀罡气掠现,将月心灯灯心点燃。

    点燃后,月心灯外裹的纸罩慢慢鼓起,产生了向上飞起的牵引力。

    小贩呆立原地,呆呆望着石焱与萱儿穿过人群不见。

    二人走至一处人少的淮河边。

    “公子,赶快许愿,要不月心灯就飞走啦。”萱儿拉着石焱闭眸,十指交叉成拳状,低头许愿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石焱无奈,心头默许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取了什么愿望?”许愿一半,萱儿偷睁开一只眼眸,歪着头偷窥石焱。

    “我啊?希望有一日能屹立九域之巅,保护我想保护的,杀戮我想杀的,就这么简单。”石焱睁眸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愿望不好,太大了实现不了,选个容易点的,比如身边人……这样才好实现。”萱儿被石焱发现自己在偷窥,索性一双眼睛全部睁开,抓住石焱一只手臂撒娇摇晃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石焱微愣,他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,本来懒得再许愿,但拗不过萱儿,只能重新十指交叉成拳状,默念许愿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个美妮不错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一名富贵公子在几名仆从的带领下,在淮河边瞎晃,时不时摸一把这名妇人,时不时摸一把那名未出阁的少女。

    听着尖叫声,狂浪大笑。

    在走至这边时,他看到了在淮河边许愿的石焱与萱儿,不由眼睛一亮,手臂抬起朝前一甩,就要过去。

    萱儿正挽着石焱一只手臂,等许愿完毕好放月心灯。

    耳尖轻颤下,她黑眸闪过一道冷意,手指轻弹,一道灵力没入这富贵公子心脏。

    富贵公子刚迈出一步,一口鲜血喷出歪倒,被众多仆从扶住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?大少爷吐血了,快去找大夫。”仆从们惊慌失措,眼看他们家大少爷就不行了,搬抬着向红坊街外跑去。

    这只是插曲,萱儿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石焱睁眸。

    “放月心灯喽。”萱儿双手呈喇叭状,架在自己嘴巴两侧,开心大喊。

    河面回响不断。

    两盏月心灯被放飞,慢慢朝着高空飘去,最后与夜空漫天月心灯汇聚一起,可谓人间放灯九万盏,天上宫阙四门开。

    人山人海中,石焱与萱儿独享这一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许了什么愿望?”放飞月心灯后,萱儿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石焱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朝坊船区域行去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。”萱儿撅了撅嘴。

    “晚上别说鬼,否则会碰见鬼的,哈哈。”石焱耳朵很灵,笑眯眯回头。

    “鬼才信公子的话。”萱儿翻了个白眼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坊船多而杂,花市灯如昼。

    二人穿行其中,吃了不少糕点、零食。石焱融了一块黄金,足够花销。

    这些坊船四下相连,石焱与萱儿通过一个个坊船,走到了淮河中央,踩在木板上,身体会随河水、船微微起伏,与地面触感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看,皮影戏!”萱儿兴致勃勃指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哦?”石焱瞧去,果然,前方一座坊船站了好几百人,很拥挤,坊船中央搭着一个一米高的戏台子。

    戏台子很大,大概三米高,十米宽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像是皮影戏,倒像是真人演绎版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开啊?不开我们走了。”有人高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旁边人起哄着一同喊话,不过都是在开玩笑,笑声不断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萱儿带着石焱挤到最前方,再前方是座位区域,已经坐满一半,基本都是富贵人家,身着锦衣华服,年轻人和中老年人各占一半。

    普通平民都挤在后面蹭看。

    “一个座位一两银子,虽然贵,但绝对物有所值,赵记皮影戏的名声,整个明凉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各位快来坐。”一名身着陨星门劲衣的年轻人不住叫卖,他劲衣上有一道星纹。

    “陨星门人?普通门徒?”看到这名卖座的年轻人,石焱心思微动。

    在石焱看到年轻人的同时,年轻人景天庆也看到了石焱,下意识呆立,呆立中手上的票根落地。

    落地声响下,景天庆回神,一脸谄媚跑至石焱前,躬腰道:“石大头目好,属下景天庆,是石堂今日留守红坊街的人员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景天庆?原来是自己人。”石焱了然,每一条管辖街道,都会留下很多人,开设石堂据点,这景天庆应就是其中之一,今夜月心节值班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石焱注意到不远处掉地的票根。

    “赵记皮影戏的老板是属下父亲多年好友,属下敬称一声赵伯,今日堂中无事,属下便过来帮衬一二。”景天庆解释一句后,将石焱与萱儿邀请至座位前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坐,这是最好的两个座位。”景天庆满是崇敬,仁义无双石头目,整个石堂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与其他大人物不同,石焱对属下最为照顾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