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八章 淮河灯会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怪不得以凤栖楼的背景都无法处理,涉及到了陨星门的长老之孙,怎么处理都不对,索性交回陨星门自己处理,然后这个难题就到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具体发生了什么知晓吗?”石焱皱眉,有这么巧的事?他今日接手红坊街,今日便出现这么多闹事者?

    巧合多了往往就是阴谋的一种呈现。

    “不知晓,只知道砸了很多东西,凤栖楼一直在催我们,让我们尽快处理。”松源手掌紧张搓动。

    “两件事,速度做。”石焱深思半响,快速下令道:

    “一,书信一封,就把韩斐然在凤栖楼闹事的事如实写上,不添油不加醋,然后以我的名义速鸽飞交堂主的侍女雪女,见到我的名字,她一定会收的,让她帮我个小忙,将这封书信原封不动转交给长老韩金成。”

    “二,带点钱去四方楼,我要韩斐然今日的所有行程,尤其是确定他有没有见甄延或与甄延有关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两件,速度去办。”石焱从容自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松源转身就去办。

    “萱儿出去吧,地牢阴冷,我们去院里等。”石焱迈步,萱儿抱剑跟上,撅了撅嘴,对松源突然出现,打断她月心节的提议很不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!嘭嘭!

    院落,石焱稳立中心,萱儿不停在身前,身侧各种突进攻击,二人没有用任何灵力或罡气。

    不管萱儿怎么冲,任何动作,石焱都是一指点出,每次停于萱儿喉骨或心脏前半寸,力量距离把握极精准。

    二人分开,萱儿微微喘气。

    “身为灵修,必须学习近防身术,不能全部靠灵力,否则终有一天要吃大亏。”石焱认真教授道:“最后那一指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萱儿明白了。”萱儿认真点头,仔细回想、记忆石焱全部的教授,不管是突进、还是防身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一个教的快,一个学的快。

    “明白个鬼啊。”站了有一会的松源暗自心中嘀咕,他看了一会,什么都没学会,他好歹也是搬血境巅峰的武修,居然比不上一名灵修对近身战斗的领悟力。

    “大人,事情办完了。”逮到空隙,松源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下人取来毛巾,萱儿半路截胡,帮石焱擦汗,擦完后自己也擦了一遍,说起来石焱身为武修,这点小教授没使什么力,也无汗,只有她自己身体羸弱,出了很多汗。

    “雪女大人果然帮忙,之后没过多久,我收到消息,在凤栖楼大闹的韩斐然留下了赔偿灵币,被叫回去关了禁闭。”松源很兴奋,心中钦佩,石焱这一招叫釜底抽薪,不好惹老的,索性直接找老的处理。

    也只有石焱能直达天听,雪女愿意给面子帮忙,换个旁人,没让雪女一掌打死就不错了,还想帮忙?纯属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“让你查的消息呢?”韩金成长老的选择石焱并不意外,韩金成在陨星门中立,他身为冉海潮门徒,对方自然不愿意因青楼小事得罪冉海潮,而且闹到哪都无理。

    红坊街被他掌握,怎么收拾韩斐然都不为过,只要别死人或断胳膊断腿,有冉海潮在,麻烦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但没有必要,收拾韩斐然只会被韩金成记恨上,不再中立,投向冉海潮对手那边。

    “四方楼也才查到,属下一拿到消息就赶回来了,还没来得及看。”松源将几页纸张献上。

    石焱接过一目十行,很快看完。

    看完后,石焱眉头不解簇起,居然没有与甄延有联系,不管是直接接触,还是通过身边人间接接触,奇哉,怪哉,除了甄延还有谁会制造冲突,打他的注意?

    “公子,去嘛……”萱儿抓住石焱衣襟,小脸上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石焱回神答应,月心节……数天前他就听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坊街,是西南城区最繁华的街道,也是最特殊的一条街道,旁靠淮河草岸,杨柳垂堤,里面青楼楚馆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可以说,红坊街汇聚了整个明凉府城的名妓,最出名的是红坊八绝,不能说是最豪华的青楼,但可以称为最有情雅。

    只因里面各有一顶级艺妓,镇坊绝艳,红坊街其它青楼楚馆的名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

    而红坊八绝则是只卖艺不卖身,琴棋书画顶级不说,一个个身蕴修为,可谓大隐隐于世,吸引豪门家主,门阀纨绔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每年的月心节,红坊八绝就是主办方。

    天色还没黑,红坊街上已人满为患,人头攒动,乌央乌央大片人,看不到终点。

    淮河,与红坊街并临,蜿蜒曲折,时宽时窄,最终尽头是一小山涧,城中山涧,淮河自小山中央穿过,秀林修竹满涧。

    河上有很多坊船,上面有艺妓轻纱遮脸,翩翩而舞,船尾立有诗词纸板,只有上句无下句,提上诗词就可带走一人,共度良宵。

    不止诗词,坊船不计其数,这还是准备阶段,没到晚上,否则整个淮河岸,都会被坊船占领,可搭木板与红坊街相连。

    小舟幽幽前行,老翁舟尾悠然划桨,石焱与萱儿在舟头坐靠。

    萱儿赤躶双脚,坐在舟头,腿下红裙挽起至膝盖,一双小脚在一碧万顷中滑动,玩的不亦乐乎,涟漪不断,水清鱼见。

    石焱斜躺而下,头枕舟翘处,欣赏水天一色的美景,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怪不得甄延舍不得这红坊,换做他也舍不得,整个明凉府城独一号,财、景、色皆收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在石焱惬意之际,一道鸟啼,速鸽极速掠至舟沿,就在石焱脸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石焱认出这是陨星门的速鸽,当即直起身来,将速鸽爪上的纸条取下。

    “碧涛会纪炀长老的小儿子纪杰超,在凤栖楼闹事,还望大人尽快定夺--松源。”

    见字,石焱眼中冷芒迭起,没完没了?

    先是韩斐然,这韩斐然被他不见刀不见血弄走了,又来了一个碧涛会的纪杰超?还都是长老之嫡亲。

    也罢,这八绝之一的凤栖楼他是必须去一趟了。

    “船家,麻烦凤栖楼停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