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凤栖楼闹事者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太顺利了?”石焱似能看透松源心思。

    松源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证明甄延对我失去了耐心,越平静,越快翻脸。”石焱背负双手,心思翻转,这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,怕吓着松源。

    甄延是天罡境巅峰,他现在是天罡境小成,差距很大,不要小看任何一名敌人,他有底牌,敌人也有。

    已开三脉也算小成,开脉越到后越难开,所需丹药资源会越多,除了阴物,很难提速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,帮我将顾啸威叫来,黄克寒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松源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有什么吩咐?”黄克寒上前道,踌躇间不知石焱留下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石焱肃声道:“一,找昌一铭支取三千五百枚灵币,三千灵币统统买入超等品质的无极丹与破脉丹。”

    “二,剩下的五百枚灵币租一个地下冰窟,一个地面仓库,然后全部买入肉食,粮食,派百名帮众看守,抢夺者杀。”

    “粮食?”黄克寒一脸懵,买粮食干什么?不明白石焱的意思,皇朝因镇封了很多精怪,粮食足够,明凉府城境内就有一头镇封的山精。

    山精周边区域,粮食长速很疯狂,刻意下一年可几十收,粮食源源不断运入府城,偶有剩余,都存入粮库以免有邪异扩散,灾民入府。

    所以粮食价格一直不高,对平民或许高些,一年奋斗勉强温饱,但对武者而言,太便宜了!野外杀一头凶兽血脉稀薄的野兽都能卖大钱,吃喝不愁。

    所有势力都是消耗多少买多少,鬼怪妖魔也对粮食没有任何兴趣,哪怕屠光一城,粮食农田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拿五百枚灵币买粮食和肉食,太奢侈了吧!还派人镇守?

    黄克寒满腹疑问,却不敢问石焱一字。

    至于丹药好说,又不是强抢,麾下五街买不到,可去陨星门控制的其他街道购买。只要不是强抢,明凉官府就不会管。

    “属下尊令。”黄克寒抱拳告退。

    黄克寒走后不久,顾啸威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找我?”

    “对,有一件事需要你做。”石焱带顾啸威转站地牢一偏僻无人处。

    “但凡大人令,属下必竭尽全力完成。”顾啸威一听有命令,豪气抱刀下军令状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紧张,除了保密性外,这个任务不难。”石焱沉吟道:“城外西南方向有个青霞山知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潜入进去,具体位置在……”石焱将空间石位置讲出后,说道:“监察那个区域的所有动静,但凡有异动,都要向我禀告,注意保密性,除了你自己知晓,不可有第二人知晓,否则提头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顾啸威严肃保证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石焱摆手,空间石那边到底有谁在关注,很难知晓,他需尽早布局,以免两眼一抹黑,对方都将空间石挖出来卖了,他还在分堂死等。

    至于粮食他也在布局,相信很快,清古府沦陷,被邪异化为禁地的消息就会传来。

    到时接踵而至的难民必是一个天文数字,粮食必然供应不足,会饿死很多人,除了官府放粮没有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他囤积粮食肉食,可保证自身麾下所用。

    这样的乱局,应会持续数月到数年不等,随难民而来的必有原清古府各大势力,乱局已经初显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势力,更早早过来布局,冉海潮与赵老魔已与对方暗中交手,正是那神秘势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这只重生的蝴蝶打破未来走向,一门二会已经混战,杀的血流成河,死伤不计其数,高层喋血,最后都杀红了眼,一门二会因此实力大损。

    等他们虚弱收手时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从清古府逃难而来的一只只饿虎,再无实力、精力应对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今日是月心节,月圆无缺,百家团圆,我们不如去红坊街过节?晚上有淮水灯会,可以猜诗迷,看戏影等等。”萱儿见石焱忙完,黑眸中满是希翼。

    “淮水灯会?你想去?”石焱扭头,露出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“报!”突兀,牢门打开,松源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见松源一脸慌张去而复返,石焱皱眉,松源现在负责的就一个红坊街商税,难不成是商税收取出了什么事?他为了商税屠了冯家满门,还有人敢明着作对?哪怕红坊街每个青楼楚馆背后势力都不小,但商税之事,是官府定下的规矩,他身后更是陨星门。

    收商税,保平安,谁也无法更改。

    吕焕家门前的死亡事件,巡天卫的人来了都让找玄天堂,不愿出大力气,就是因为晨祥街是陨星门地盘,陨星门也完全有这个实力处理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红坊街的凤栖楼闹事。”松源喘着粗气,看样子一得到消息就跑来禀告。

    “很难处理?”石焱疑问。

    松源惶恐回答道:“从今日开始,一直有人在各大青楼楚馆闹事,只不过都是些小青楼,而且青楼自己就能处理,后面有些实力强的,便叫我们去处理,顾啸威还去杀了名搬血境巅峰的闹事者,我之前觉得能处理掉,便没有与大人您说,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谁在闹事?”石焱知晓,这凤栖楼不是小青楼,向来是淮河灯会的主办方之一,为红坊八绝之一,凤栖楼顶上有一凤凰台,素有凤凰台上凤求凰一说。

    没谁敢去闹事,别说搬血境,就是地罡境去了,也只有被丢出一途,事后还不敢找人家麻烦,背景很大。

    现在松源来找他,定是连凤栖楼都处理不了,亦或者说不好处理!

    “是,是我们陨星门韩金成长老的孙子,韩斐然。”松源说第一个字时,没控制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话必,他小心翼翼探查石焱眼色,太难处理了!

    “韩金成?”石焱皱眉,此人他知道,是总部的一名长老,多为中立,非冉海潮的对立者。

    在一门二会中,长老一级很难说与堂主同级还是如何,但实力都很强大,是陨星门的底蕴之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