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瞳,挤压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压石焱一个小境界,还会输不成?

    雨声变大,石焱转头瞧身后。

    雨滴已变豆大,远眺下,庆南客栈墙壁屋顶已被腐蚀,化成白色粘稠状,腐蚀表面沸腾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石焱回头,林海芸已出现他头顶,手中出现一柄碧绿色短剑,向他头颅刺下。

    林海芸面露喜意,石焱太大意了,这个距离,剑尖已至石焱额头半寸,无论如何都避不开,必死无疑!

    雷步!

    对此,石焱无悲无喜,在林海芸剑尖插入眉心的前一瞬,脚上有雷暴乍现,整个人消失于剑下,带着噬魂剑出现于三步外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林海芸一剑插空,即将失控坠地。

    噼啪!嘭!

    “佛骨!”

    退离三步站稳的同时,石焱皮肉下骨骼隐露金芒,一剑横扫,剑尖原本在地上垂拖,这一记横扫,剑尖抬起时,与地上青砖摩擦出无数火星,在黑暗中是如此耀眼。

    朱雀罡气密布剑身,隐有朱雀之影滞空,落下的腐蚀雨滴都被拍飞蒸发,重重扫至还未落地,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林海芸腰腹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重剑至身,鲜血夹杂着脏腑碎块吐空,林海芸身如弓形,似一只将死的虾米,以来时快数倍的速度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重重撞至木桥面。

    木桥被撞碎,她整个人撞入水池,罡气湮灭下溅起漫天水花和野鱼。

    一剑出,石焱收剑归鞘,噬魂剑身蝌蚪状符文如八爪鱼般,疯狂想要涌出,却被石焱稳稳镇压剑鞘内。

    石焱带萱儿站在水池边,脚下满是被震起的鱼类,足有十多条,肚皮泛白,不断蹦跳想要重回水域。

    池内水面已趋于平静,一团团血液自底部升起,染红整池水面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脸惨白的林海芸仰面浮起,大口大口吐血,她眼眸死死盯着石焱,疯狂不解,已有死寂。

    “地罡境大成!”

    虽无法口述,但眼神恨意很明确。

    “用力太大,亏了!”见林海芸即将死亡,石焱叹息一声,蹲身取出一枚千鹤灵丹送入对方口中,这是他炼制的超等品质,一枚价值三十万两,从吕清泉那里得来的普等已全部卖掉。

    千鹤灵丹入口即化,开始修复林海芸的伤势,如此重伤,一枚治不好,只能勉强吊命,不过足够了。

    石焱将噬魂剑递给萱儿,取出一柄匕首,蹲身俯视池面半沉半浮不断呛水的林海芸。

    林海芸轻衫湿透,石焱视之若粉红骷髅,匕首在他掌心旋转成花,嘴角上挑道:

    “我们玩个游戏,游戏名叫一刀与一千刀的区别,而这个游戏的内容是,我要得到,林夫人所知晓有关你鬼丈夫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傅,外面下雨了。”年轻和尚抱着臂膀,哆嗦着将窗户关紧。

    “盘膝坐地,封闭六识,诉我门佛经。”老和尚盘膝床上,闭眸不动如山,他手指拨动念珠,声音恒定,闻之心安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年轻和尚盘膝坐地,如老和尚所言。

    不过没一会,他睁开双眼,哆嗦着身子道:“师傅,太冷了,不就是下雨吗?为什么这么冷?昨夜都没这么厉害,都快赶得上寒冬季了。”

    “封闭六识,诉我门佛经。”老和尚还是一样话语。

    四周,墙壁,地面都凝结了一层厚霜,发出丝丝白冷,如居冰窟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只穿着一件薄纳衣,冻得直打摆子,他走至老和尚床前,捏住叠好不用的被子一脚,试探问道:“师傅,你不盖被子的话,可否给徒儿用?”

    老和尚念述佛经不管他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知道老和尚默认,欢喜将被子抱走,蹲在木椅上围盖周身,立刻见效温暖许多。

    窗外,雨声越来越大,噼里啪啦打在木窗上,木窗糊的窗纸为一种防水,防风的木屑制成,雨水打不湿透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被子裹头,靠椅想睡觉,耳边雨声却极大,好像窗纸已被打透,雨水流进来般,吵得他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?”年轻和尚暗忖自语,到底绕不过自己的强迫症,翻开被子朝窗口瞧去。

    一瞧之下,与一双血红色眸子贴视一起,瞳孔死寂,年轻和尚甚至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血筋,还有不知多少条腐虫在爬动,眼眶边缘疤痕密布……

    年轻和尚恐惧尖叫,这种毫无准备的对视,令他心脏狂跳,整个人从椅上摔落。

    摔地同时,年轻和尚手脚并用朝远处窜跳,期间,脚掌好像踩碎了什么东西,碎裂声显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老和尚停止念动经文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……”听到老和尚声音,年轻和尚心中恐慌略减,结巴着就要回答有鬼。

    但转眸一瞧,房间空空荡荡,哪还有血眸?

    不过窗口之景却让他大吃一惊,紧闭的窗户已成破烂木棍,散乱一地,似被腐蚀残缺不全。

    无数雨点疯狂灌入,打在窗沿化成密集小水珠溅起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瞪眼间,有一滴水珠溅射入眼。

    瞬间,他惨叫一声,疼的捂眼在地上打滚,透过手指缝隙,能看到血色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的右眼瞎了。

    扑通,扑通……

    雨声,击落窗沿声,老和尚的急呼声,一切声音都为之淡化,整个房间只剩下一种诡异心跳,有节奏的跳动着,充斥整个耳洞。

    听了十几秒,都快要疯了!

    年轻和尚睁开仅剩的那只眼睛瞧去,只见四面墙壁统统化成血肉之墙,包括窗口被血肉封堵,桌上油灯闪烁不定,映照血肉墙壁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这些血肉不断堆积,分裂,出现新的肉块,最后遮蔽一切,向老和尚挤压而去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宛若处在庞大生物的肠结中。

    血肉缝隙中不断有粘液渗出,这粘液不同雨水,腐蚀性堪称恐怖,短短数秒地板已被腐蚀露洞,塌陷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年轻和尚疯狂爬起,油灯熄灭,整个房间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快!圆寂佛珠呢?”老和尚坐床睁眸,无瞳一片眼白,他掌中一百零八颗念珠炸开,落于他身体四周,金芒丝丝缕缕,上面不断有佛经密纹显现。

    念珠上有佛音响起,嗡嗡压住了血肉墙壁的诡异心跳声,这是老和尚几十年修佛所述,一朝尽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