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腐蚀痕迹,破墙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焱先天灵识环身,警惕一切。

    这次的鬼物有些奇怪,甚至说不过去,能在阳光普照之下杀人,镇口那名武者,他到现在都不清楚,鬼物是怎么杀掉的。

    只有霍逸凡追踪到许鬼念,最后追踪到庆南客栈附近,鬼念消失。

    霍逸凡双指蕴满灵力,在眼前抹过,他眼瞳灰雾被催发到极致,灰雾甚至弥漫出眼眶,形成丝丝缕缕灵力灰线,弥漫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他在搜寻。

    灵修之术的奇异,令门口小心翼翼凑来的众武者暗自惊骇,不敢发出丝毫声音,以免触怒霍逸凡。

    探查时,萱儿将噬魂剑拔出带进房间,递给石焱。

    霍逸凡眼瞳弥漫出的灵力灰线,有一部分窜至石焱手上噬魂剑,瞬间消失,噬魂剑身上有蝌蚪状符文隐现,那些灵力灰线被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霍逸凡闷哼一声,灵力灰线立即避退,他惊骇望向石焱,刚刚那是什么?他有种感觉,若不是石焱发觉阻止,他弥漫整个房间的灵力灰线都会被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眼瞳灰雾下,噬魂剑极为普通,看不出丝毫特殊处。

    一柄普通的剑能吞噬他的灵力?见鬼了!

    二人短暂接触,除了他们自己,无人发觉。

    石焱转目一笑,牙齿白亮。

    霍逸凡勉强回笑,他心中寒意堆积,自至阳罡气开始,石焱在他心中的份量越来越重,现在更是看不透。

    石焱是第一个带给他这种感觉的同级武者。

    “霍灵使,有发现什么吗?”石焱问道,他发现湛雨纯如他一般搜寻,没有特别的探查方法,反而那瞎眼和尚好像有特别手段,一直盯着右侧墙壁。

    难道练出了佛门秘法?

    石焱想到一术,佛门心眼,自封眼睛,以心眼视之。

    老和尚不会练得就是这个吧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霍逸凡摇头,黑气进入房间是毋庸置疑的,但他的灵术破妄灰瞳没有发现丝毫,这证明他们对鬼物还是低估了。

    余桥镇鬼物的难缠或许会超乎他们想象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墙有问题?”霍逸凡没有发现,石焱转而问询老和尚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,有些特殊,但无法确定。”老和尚白眉搭在一起,面容凝重。

    闻言,众人聚集墙前。

    石焱扫视半圈,视线在一处墙角停下,那里,有一圈放置东西的圆形痕迹,但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蹲下就待查看,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,石焱立即起身,心中了然,这里原放着痰盂或是夜壶。

    湛雨纯和湛诗蔓也发现痕迹,见石焱蹲下又起身,湛诗蔓性子急,蹲下凑了过去,期望率先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憋红着脸起身,红袖捂鼻,狠狠瞪了石焱一眼。

    湛雨纯疑惑,湛诗蔓没好气在湛雨纯耳边解释,她才了然,神情古怪。

    霍逸凡与老和尚在研究墙壁,一处处敲动,找寻空心处,看后面是否有暗道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里原本放着什么?”石焱转身面向林海芸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海芸发愣,顺着石焱视线瞧去,细声答道:“应是痰盂,房间都会有一个痰盂备用,第二天下人打扫房间时会拿走清洗,换上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否将东西取上来?”石焱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林海芸叫来一名小二,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湛诗蔓捂着鼻子对石焱一脸怪异,痰盂有什么好看的,大些的痰盂与夜壶无异,夜间混用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今天三楼收回去的痰盂都在这儿了,已被下人清洗干净。”不一会,三名小二包着十多个清洗干净的痰盂上楼,在屋中空地一一摆好。

    湛雨纯紧跟石焱身后,蹲身仔细探查痰盂,既然叫上来了,一丝一毫线索都不能放过,面对鬼物,丝毫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有时候,就这么一点线索就能救你性命。

    石焱一一扫视,三百六十度底部都不放过,只是在瞧底部时让小二拿起。

    端痰盂这种肮脏东西,小二心中虽不爽,但不敢有丝毫外露,生怕石焱斩了他脑袋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中间一处痰盂时,石焱发现了不对。

    一侧有腐蚀痕迹,俯视出数个小洞,这痰盂为陶瓷制,什么东西能将陶瓷腐蚀?

    石焱环视一圈,确认只有这痰盂有。

    在扫视痰盂时,他一直留意林海芸神情,没有发现丝毫问题,在他发现痰盂被腐蚀后,林海芸神情也适当惊疑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与霍逸凡多想了?这林海芸真没问题?

    湛雨纯也看到了腐蚀,脸色微变,与石焱一同站于放置痰盂的墙角,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将痰盂腐蚀的东西,只可能是顺着墙壁流下。

    “痰盂有问题?”敲完墙壁的霍逸凡见石焱与湛雨纯挨站一起,也回身去看,发现腐蚀后站至石焱身后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?腐蚀性这么强?对比下,石头都能被腐蚀掉。

    墙壁很普通,没有任何腐蚀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墙壁都是实心,没有暗道存在。”霍逸凡将他前面探查的结果讲出。

    “破墙吧!”湛雨纯询求石焱意见,从外面实在看不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霍逸凡认同。

    “诗蔓。”湛雨纯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湛诗蔓知道湛雨纯意思,将长鞭放下,上前站于墙前,石焱就在她右侧。

    “石大人,麻烦了,武修力量大,我与雨纯小姐在后方给你们压阵,如有异变,可保你们安全。”霍逸凡用出敬语,以免被石焱误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焱将噬魂剑拖于地面,他知道,霍逸凡二人不是怕死躲在后面,而是给他与湛诗蔓最大保障,有两名灵修在后方压阵,还是完全戒备状态,就算有鬼物出现,也能暂保他们无恙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他不是很需要这种保护。

    身后,霍逸凡与湛雨纯对视一眼,二人各自结出不同印记,衣袍无风自动,窗户都被气流荡开,数不尽的灵气从窗外灌溉而入,在二人周身徘徊。

    “破妄灰瞳……”

    “弱水禁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瞬,霍逸凡双目充满灰雾,几十道灵力灰线自眼中窜出,衣袍猎猎作响,除了石焱手拖噬魂剑所在,充斥满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甚至有一部分灵力灰线蔓延至屋外,门口有几十名武者围观,灵力灰线这一扫,直接将最前一半人扫爆。

    他们虽为武者,但肉身也扛不住灵力接触,血雾漫顶,在屋门口留下十几具尸体,侥幸逃过之人脸色惨白跑回自己房间,不敢再踏出半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