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怖墙壁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将师祖的圆寂佛珠这样用?会不会太不尊敬他老人家?”年轻和尚张大嘴巴,凝视老和尚的目光中表达出三字,疯了吧?

    这佛珠与给楼下美人痣妇人的那颗不同,那颗是老和尚常年述经拜佛自己戴裂的,这佛珠则是师祖自入门蕴养,更是伴随圆寂,吸收了一生佛力,已成为佛门法器。

    将佛门法器随意扔地上?难以想象!

    老和尚放下水杯没有再回答,盘膝坐于床上,将一连串佛珠从脖颈上取下,在手掌中盘动,念诵经文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无奈,只能照做。

    打开行李,最里面有一黑盒,是封灵木所雕,圆寂佛珠放置其中可阻止佛力流逝。

    黑盒软布包裹中,有二十七颗佛珠,拇指大小,黯淡无光,若是拿出去只会当零碎念珠看。

    原有一百零八颗,流传到他们这一代后,只剩二十七颗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小心翼翼将佛珠取出十四颗,分别放置老和尚所说死穴处。

    放置后,年轻和尚也没感觉到与之前有什么不同,摇了摇头,他准备叫两份饭菜上来,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彻底入夜,弯月被黑云遮挡,天际一片黑色,看不到一丝一毫光亮,街道上,独剩几展白色灯笼随风摇晃,发出难听的吱吱声响。

    那家似在守孝,顶上挂着白布,门口挂白色灯笼祭灵。

    斜对面便是庆南客栈,三楼上,有一扇窗户大开,湛诗蔓那两名仆从趴在窗口,喝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夏雨季暖风一吹,让他们心神舒畅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瞒着湛诗蔓买了几坛酒上来,兽骨酒喝不起,普通纯粮酒虽然也贵,但以他们在湛族的月钱还喝的起。

    “干了,湛二,还是有地方睡觉喝酒舒服。”男仆湛十五端起酒坛,重重灌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是啊,跟二小姐在那鬼林子转了三天,身上肿了几个大包,差些累死。”男仆湛二手中也有一坛酒,听摇晃声响,还剩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喝,湛十五视线朝楼下随意瞥过,就待继续喝酒,却瞧见了什么,又低头瞧去。

    数息后,他眼神迷离指着楼下道:“你……你看,那灯笼是不是变红了?”

    “啥?灯笼怎么会变红?”湛二打了声酒嗝,顺着所指瞧去。

    楼下斜对面,两盏原本摇晃的灯笼不再摇晃,稳稳静立空中,呈现暗红色。

    “你记错了吧,原来就是红色的,等我撒个尿再一醉方休。”湛二摇了摇头,满脸酒气走向右侧空荡荡墙角,那边角落放有一痰盂。

    他解开裤袋,悉悉索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湛十五趴在窗户上,仔细思索,脑子却因酒精混混沌沌,怎么都回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湛二解决完,抖了几抖抬头时,突兀看到,面前墙壁化成了一面血肉之墙,上面红色肉团一团接一团,还如无数颗心脏般跳动不止,上面覆盖有满满一层透明粘液,粘液顺着血肉之墙流下,散出令人欲呕的气息。

    湛二看到这一幕,瞬间清醒,双腿一软,眼看就要倒地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肩膀被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“嘿,抖什么?还没解决完?”湛十五出现身后,手掌重重捏住他肩骨,一脸傻笑。

    湛二被吓得一激灵,腿软跪地,还没跪稳,湛十五又把他拽起,嘴里骂骂咧咧道:“他娘你不是怂了吧?装醉?继续喝去。”

    “鬼,有鬼!”听到是湛十五,湛二脸色惨白,站稳转身抓着湛十五肩膀疯狂摇晃,随后向屋门冲去。

    “鬼?哪里?”湛十五面露讶然,他实力比湛二强,一把将湛二拽回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!”湛二回身指向墙壁惊恐疯狂,下一秒,他表情僵住,墙壁呈淡灰色,墙皮最多有些脱落。

    哪有什么血肉墙壁?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    湛十五醉酒很重,身体摇摇晃晃的同时,不忘给湛二投了一鄙视眼神。

    湛二用力揉了揉眼睛,更揉了数次,直到眼珠揉出了血丝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我?眼花了?”面对湛十五的鄙夷,湛二很尴尬,心情终平复,一拍脑袋,真是喝酒误事,差点把自己吓死。

    再说,就算真的有鬼,他堂堂淬骨境巅峰武者,阳气充足,会怕那些虚无玩意?

    湛二心底给自己鼓气,一揽湛十五脖颈,豪爽道:“走,继续喝酒,咱们兄弟今夜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二人拿起酒坛,继续趴在窗口对饮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发现,痰盂靠墙一面,有数滴透明粘液不停鼓起气泡,陶制痰盂似被腐蚀,出现几个小洞。

    “嗯?灯笼灭了。”湛二瞪大眼目,那两盏红灯笼已灭,街上一片漆黑,与镇上黑暗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管它呢,爱灭不灭。”湛十五撇了撇嘴,端起酒坛又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湛十五,你他娘喝酒归喝酒,别拿你那只冷手扒我肩膀。”湛二扭了扭肩膀,右肩很重很冰。

    “什么手?我没有啊。”湛十五不由发蒙,他一手端酒坛子,一手在湛二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“那老子肩膀上的手是谁的?”湛二脱口而出,下一秒他身体一僵,想到刚刚栩栩如生的血肉墙壁,一股寒意自骨髓处诞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湛十五朝后瞧去,下一秒,他目露惊恐,似见到了极为恐怖的画面。

    看到湛十五的恐惧,湛二双腿一软,趴跪窗沿,他差些从窗沿翻落,浑身抖动如筛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吓你的,那是老子给你肩膀拍了点酒,凉不?”湛十五一转脸色,狂声大笑,指着湛二鼻涕都笑出。

    听到狂笑,湛二狐疑扭头,果然,他肩膀湿了一片,酒香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湛二低声咒骂一句,站起身来,直到现在他的双腿还发软,没有缓过劲,实在是之前那血肉墙壁太真实,否则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突兀,油灯熄灭。

    “娘的,还来?”湛二忍不住高骂出口,身体转向湛十五。

    转身刹那,湛十五笑声突兀消失。

    没有油灯照明,天空也一片漆黑,黑暗中勉强能看到湛十五神情,他脸部僵硬,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湛二冷笑,又装?可一不可二!

    湛二虽不信,却意外发现,湛十五脸上、胳膊,一切裸露肌肤都出现一层油脂,很光滑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,有些像……蜡?

    突兀,一抹冰凉按至他肩膀,很冰,竟有些刺骨,与此同时,一道分不清男女的幽幽叹息吹至他后脖颈上,令他全身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哥,别,别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湛二舌头发颤,缓缓朝后视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