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门缝外的那双脚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镇级只有数十条街道,在第一条街道最繁华位置,有一家庆南客栈。

    跟着林海叶过来后,有两名小二出现,将三匹马牵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青鬃马,你们要好生照料,若是伤了病了定要让你们好看。”一名男仆忍不住多嘴,他们仆从是普通马无所谓,红衣小辣椒为青鬃马,极为贵重。

    “几位放心,我们马厩是全镇最好的,也有青鬃马专用饲料喂养。”小二回头和煦解释后,才牵马进入后院。

    男仆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客栈门口,一名脚踝之下全无,伤口血痂一片,披头散发的疯子靠坐门框,眼睛无神遥望天空,嘴里喃喃念着数字:

    “三,七,五,十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看到这名疯子,红衣小辣椒柳眉簇起极为不满,客栈门口任由一名疯子在,不会影响生意么?

    “就是一疯子,三位不必管他,也不知来历,我来余桥镇时他就在这里了。”林海叶一脚将疯子踏远。

    “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海叶准备带三人进入客栈时,那名被踏远的疯子如一只闻到腥味的猫,双手在地上疯狂刨动,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疯子抱住一名男仆小腿,傻笑道:“小五,地下有好多好多油,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不等疯子讲完,林海叶回身一脚将疯子踏飞,向那名被吓得不清的男仆道歉道:“这疯子总是喜欢讲一些疯言疯语,您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男仆呆呆点头,再看向疯子时,对方已仰面躺地,看着天际黄昏又重复念起那些数字。

    “一个疯子就把你吓坏了?以后别跟本姑娘出门。”红衣小辣椒撇了撇嘴,手持焦黄长鞭最先进入客栈。

    林海叶与两名男仆跟上。

    待他们进去后,疯子扭过头来,直视客栈大门内的阴影处,咧嘴不断傻笑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疯子躺在地上左右扭头,好像一只被逗猫棒逗弄的小猫,嘴里发出奇怪声调。

    红衣小辣椒进入后停于门口,概览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为红雷木建造,虽不如永恒木坚固,但也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客栈内零散坐着几名武者,都在低声交谈,桌上摆满酒菜,每桌上都有酒,碗里倒满不说,地下还放着几坛包装未开封的,似要带走。

    其中有武者面红耳赤,喝的很醉,却还在喝。

    这些武者见有新人,视线齐齐扫去,见林海叶又带来三人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林海叶与这些人一一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柜台处有一名嘴角长美人痣的中年妇人,妇人见林海叶带人过来,取出一纸册。

    林海叶站于柜台前介绍道:“庆南客栈是附近最好的客栈,房间也大,酒菜为明凉府退役府厨所做,余桥镇是那府厨家乡,这才会回镇做菜,三位可有口福了,而且这里的酒很出名,为老板娘用特殊材料酿造的烈酒,很暖身。”

    红衣小辣椒嘴角一撇,在族中她什么美味没吃过,当即道:“老板娘,开一间上等厢房,再给房间送上两坛酒,就桌上那种。”

    闻言,美人痣妇人眼中有许异色,点头道:“厢房一千两一天,兽骨酒三千两一坛,两坛六千两,押金一万两,共一万七千两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两名男仆跨前一步,怒声道:“你他娘黑店吗……”

    刚怒骂一句,被红衣小辣椒摆臂拦住:“付钱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?”男仆不敢置信转身。

    “付钱。”红衣小辣椒再度重复,目光盯住男仆。

    见红衣小辣椒眼瞳涌起厉芒,男仆不敢多说一句,转身痛快将钱付了,过去二小姐露出这种眼神,再不听话便会死人。

    美人痣妇人神情平静,并没有追究男仆脏话,持笔点墨问道: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湛诗蔓。”

    林海叶多瞧了红衣小辣椒湛诗蔓一眼,名字很温柔,性格却正好相反,很辣。

    美人痣妇人记载上后,取出一大型钥匙盘。

    钥匙盘为八字密纹结构,呈八卦状,她单独取下一枚在乾位上的钥匙,交给提酒等候的小二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湛诗蔓对林海叶轻抬下巴,带两名男仆上了楼,前方有小二领路。

    客栈共四层,她的房间在三层末端。

    小二用钥匙打开门锁,将酒放入,接着把钥匙还给湛诗蔓,欠身道:“三位客官,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叫小的。”

    话毕,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客栈走廊呈封闭状,宛若一个筒子,每隔三米点有一只红烛,白天都须点燃,否则一片漆黑看不到路。

    头顶,为循环状的螺旋纹路,湛诗蔓抬头瞧了一眼,竟有些发晕,她连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房门为木制,底部缝隙处包裹有红色软皮,奇怪的是,其他房间底部没有。

    房间陈设很旧,好在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一个旧木桌,木桌一腿缺了一截,下面用一红色盒子垫平,床铺等都在最左边,右边空空荡荡,挨着走廊终点那堵墙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湛诗蔓突然叫住小二。

    小二停步转身,职业化微笑道:“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湛诗蔓指着开好房间的隔壁道:“本应该开两间的,我刚刚忘记了,你帮我把隔壁这间开好,再给我们送上三份吃食,要你们大厨最拿手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客人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小二下楼,很快便带着钥匙上来,因为押金要了不少,便没再收钱。

    等小二离开后,湛诗蔓把另一柄钥匙拿出对比,那一柄是乾字,图案奇怪,这柄为坎字,有一龟形异兽图案。

    看不出所以然,她把乾字钥匙扔给两名男仆道:“晚上没事别出门,吃了饭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接过钥匙,两名男仆乖乖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湛诗蔓也打开房间进入,这个房间东西都是新的,摆设等也符合常规,比起隔壁那间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湛诗蔓关闭房门,趴伏下身体,朝门缝外看去,等了好久,就在她松了口气准备起身时,一双脚掌无声无息出现于门口,令她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湛诗蔓手中焦黄长鞭无声无息卷开,上面罡气浮现。

    外面那双脚掌停站良久,没有下一步动作,湛诗蔓俯趴一直盯着,屏气凝神,额头浮现出一层细密冷汗,终于,汗水滴落,划过眼角,令湛诗蔓忍不住闭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在湛诗蔓闭眼的瞬间,敲门声突兀响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