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邢萱,大恐怖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大人?”萱儿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,惊慌望着石焱,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,石焱之名,杀性之大已在昌水街流传,她很清楚惹怒石焱的下场,不禁眼露死意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是因鬼物死亡?”石焱知道吓到了萱儿,声音柔和许多。

    萱儿直愣愣点头,不明白石焱怎么知晓。

    石焱重新坐下,吩咐道:“来人,找两片好点的测赋玉来。”

    有下属冲入房间,接令离开。

    房间内,陷入长久寂静,石焱与萱儿对视,心中瑟瑟,真看不出来,现在如此柔弱,挣扎求生的小侍女,在未来会造成那么大的恐怖。

    邢萱二字与河华城结合起来,代表着大恐怖,无穷无尽的死亡。

    前世,邢萱已死,后面已不能称作她本人,她死后化成的鬼物太恐怖,一般而言,只有邪异能将一片地域彻底化为死寂,化成禁地,如清古府,就是一邪异扩散,最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但邢萱很特殊,身为鬼物,竟将数州之地化为禁地,数州不是府,一州之大可想而知,皇朝都因她差些覆灭,最后离开皇朝,进入真正的九域大世界,令那些大妖魔都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整个江阳镇鬼物加在一起,比之邢萱,若滴水与大海之别。

    前世无数人研究,邢萱作为鬼物,为何如此强,却从无定论,成了一个谜。

    今生,这样一只恐怖鬼物,活生生出现在石焱面前,不可谓不惊悚。

    石焱确定,邢萱还活着,是人不是鬼物,这是万幸!

    “真特么见了鬼了。”看着一脸惊吓的萱儿,石焱倒吸一口凉气,真不知谁吓到了谁,他牙龈发疼,陷入万难之境,这该怎么处理?

    继续当下人用?还是当祖宗供起来,好生保护,避免死亡?

    这种犯难的事都能撞到他怀里,现在已产生因果,该怎么办?杀了昌一铭也无济于事,昌一铭是闲得慌么?干什么不好,偏偏捡回一大恐怖给他当侍女。

    这时,昌一铭拿着两片上等测赋玉进来,看着瘫坐在地的萱儿,不明白发生了何事,只以为石焱嫌弃萱儿乞丐出身。

    昌一铭心头一慌,跪地道:“头,此事是属下擅作主张了,属下马上带她出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测赋玉给我你出去吧。”石焱无奈扫视昌一铭一眼,现在让昌一铭把萱儿带走,打死他都不敢。

    也没办法和昌一铭解释,甚至连痛骂或处罚昌一铭一顿的理由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昌一铭交出测赋玉退走。

    “萱儿,我取你一滴血可否?”石焱将萱儿从地上扶起,拿着测赋玉,露出一抹和善笑容,此刻的他犹如在地球面对自己妹妹般。

    “大人吩咐什么都可以,只要不赶走萱儿。”萱儿弱生生仰视石焱,在她心中,石焱是一个杀性极大的大人物,不应与她商量。

    听到后一句,石焱再头痛也无办法,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。

    “别叫我大人,以后叫我公子吧。”石焱吩咐一句,问手下拿了柄匕首,在萱儿手指上轻轻一割,顿时一滴血凝结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萱儿手指被割破,痛的小脸一颤,她皮肤白白净净很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与小脸不同,她的手掌不似同龄人那般柔嫩,上面有许多老茧。

    这一点石焱明白,都在底层挣扎求生过,不由心底一叹,脸上和善变真,不再因萱儿前世身份如此。

    测赋玉在鲜血上一抹,石焱等了数息,发现毫无反应,不由愣了愣,凡人一星?这怎么可能?还是测赋玉坏了?

    石焱又拿另一枚测赋玉测试,结果一致。

    他又给自己测赋,果然,凡人四星,天赋有了很大提升,菩提子种确实有提升资质的作用。

    前世有大能猜测过,邢萱生前天赋定很逆天,或者特殊,否则不应变成鬼物后强成如此。

    但现在测试下,凡人一星?那些大能猜错了?

    “休息吧,有什么明天再说。”石焱看了眼天色,转身上了床铺,具体明日再研究,他不相信邢萱天赋与他之前一样,是凡人一星这种渣。

    “好的公子。”萱儿弱弱点头,费力推着一伴睡小床紧挨石焱床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石焱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“侍女都并床啊,公子你夜半有什么吩咐,都可以叫萱儿。”解释到这里,萱儿小脸发红,不敢直视石焱,九域女子多早熟。

    石焱苦笑一声,连拒绝道:“不必,府里房间很多,你找另外一间去睡即可。”

    让前世的大恐怖,差点葬下整个皇朝的逆天鬼物,与他一间房间并床,想想都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那段黑暗时期,可谓天地失色,邢萱的鬼物之力遮蔽了天穹,阳光都照射不下,大地妖魔横行,宛若灭世,太强了!

    “公子你很讨厌萱儿?”萱儿浑身一颤,眼睛湿润。

    “咳咳,没有的事,算了,你随意吧!这个给你,贴在额头上就能用。”石焱与萱儿对视,苦笑一声,从空间秘匣中将天罡筑基法玉简取出,扔给萱儿,便闭眸侧睡。

    既然测赋玉测试不出,那用这天罡筑基法试试,反正试试也无害,最多有泄露天罡宗功法的风险,不过亲传弟子都杀了,他也不差这一点风险。

    见石焱答应,萱儿欢喜接过玉简,快速将烛火吹灭,似很怕黑,小跑几步跃上小床,将被子蒙住了头。

    “怕黑?”

    石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寂静,过了一会,石焱似已入睡,萱儿从被中探出小脑袋,黑眸有些茫然,前一天还在满是垃圾的小巷中求生,今日便住进了豪门大宅,不免有些太不真实。

    萱儿将脸埋在被中,深深吸了一口,满脸陶醉,她想了想,又将石焱给她的玉简拿出,借着月光观看几眼,看不出所以然,最后听石焱所讲,印在了额头上。

    这时,石焱睁开了双眼,谨慎盯着萱儿举动,盯了好一会,发现萱儿已陷入了深层睡眠,额头上的天罡筑基法玉简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石焱不由摇了摇头,看来是那些大能猜错了,闭眸睡觉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二人全部陷入深层睡眠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屋内静谧,直到……一束月光从门缝探入,打至萱儿额头上的玉简。

    下一瞬,玉简亮起,可以看到,一行行字符浮现半空,密密麻麻,如同圣文,最后这些字符灌入萱儿脑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萱儿身体平静半响,体外竟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小漩涡,无数月华从门缝透入,如实质般进入萱儿体表漩涡,源源不断,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屋外,月华如实质,汇聚成了一小河,绕着屋子流动,不时分出一股顺着门缝进入被萱儿吸收。

    这异像持续了数分钟才停止,萱儿小腹处亮起一团白芒,透过被子映射满屋明亮,与月华有些相像。

    萱儿体表还有污秽产生,最后都被月华分解消失,那一双老茧小手,也变得如婴儿般滑嫩。

    若是石焱清醒,定会发现,萱儿小腹那团白芒便是灵修筑基成功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这时的萱儿似被身体异变弄醒,她迷迷糊糊睁开双眼,看到了小腹上的光芒,不由惊恐尖叫。

    尖叫发出,似如音纹扩散。

    这样大的尖叫,换做平常,石焱早被惊醒,但此刻,在萱儿惊叫同时,一股有形涟漪从萱儿周身散出,速度奇快,一瞬变扩散出不知多远。

    在这股有形涟漪中,周围所有东西好像失去了色彩,周围也变得彻底静谧,丝毫声音都没有,是彻底宛若真空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石焱沉睡不动丝毫,他的身体,衣服,周围一切,统统失去色彩,唯独剩下一种半灰不白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切东西似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天空上,一片灰寂,这有形涟漪不知扩散出多远,一只鸟儿从石焱屋顶上空飞过,动作变得极为缓慢,好像慢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小鸟受了惊,疯狂扑腾自己翅膀,但还是很慢,十几秒过去在原空域只前进了丝毫。

    天地失音,天地失色!宛若一幅灰色画卷。

    在这灰寂世界中,萱儿自己尖叫的声音传出,却无第二人听到,最终,萱儿身体一软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天空上的小鸟爆成一团血雾,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灰寂散去,天地恢复了正常颜色,星空璀璨,弯月明亮,偶有黄沙飞掠,声音再度出现,鸟啼虫鸣,还有他人酣睡打呼噜声。

    屋内,睡在萱儿旁的石焱没有丝毫察觉,睡的正香,前世生死间锻炼出的那份警觉,没有起到丝毫作用,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月华继续倾洒而入,汇聚入萱儿身体,其中有一股月华,在萱儿身体过滤一遍后,化成漫天晶华散出,最后消失于空气。

    在晶华消失前,有极小一部分落入石焱身体,石焱体内,小周天疯狂转动,贪婪吸收落入的晶华。

    翌日,萱儿迷迷糊糊睁开双眸,看了眼石焱,手臂一挽,将石焱手臂抱住,小脑袋枕了上去,继续睡觉,嘴角流下一道晶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