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毒酒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闻言,宋稀元摇晃酒杯的动作一顿,将酒杯放下。

    他脸上看不出神情,拍了拍手掌。

    楼下,脚步声临近,只见一三角眼地罡境男子上楼,正是薛飞平。

    薛飞平陪着笑脸走近,他并不知内情,但见桌面放了酒菜,以为二人已经谈妥。

    宋稀元刚刚向他保证的是,宝泽街谁也无法从他手上夺走,一切有他做主。

    “宋大人,石小兄弟。”薛飞平一一问好,虽然是第一次见石焱,但酒桌上就两人,加上石焱年轻脸庞,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问好话语上,薛飞平在宋稀元那点头哈腰,到石焱这不以为然,称呼间还长了石焱一辈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在薛飞平点头欠身的刹那,宋稀元大手按出,直接将薛飞平头颅按压至桌沿,一声重响,桌面裂纹隐现,酒水四溅,碗碟震荡。

    掌上,罡气吞吐,令薛飞平瞪大眼睛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宋稀元只要掌心罡气一吐,薛飞平立即毙命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对您忠心耿耿,您这是干什么?”薛飞平惊慌出声,他是真没想到,宋稀元会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若是给他时间准备,同为地罡境,他怎么也有反抗之力,打不过也能逃。

    但现在,被宋稀元按于桌上,薛飞平是丝毫颤动都不敢,怕刺激到宋稀元,罡气一吐,他立刻没命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宋稀元根本不管薛飞平说什么,按着薛飞平头颅,脚掌踩下,只听得两道如同豆子碾碎般的骨骼碎响,薛飞平腿骨断裂,惨叫颤抖。

    宋稀元松开按着薛飞平头颅的手掌,不等薛飞平反应过来,又将他双臂扭断,至此,丢到石焱脚旁。

    宋稀元阴桀而笑:“石小兄弟,这个忙为兄帮的可还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满意,宋大哥办事,厚道!”石焱爽朗一笑,伸臂探后,剑出,在趴地求饶的薛飞平脖颈上一划而过,挑起头颅扔向松源。

    “包好,完了带给甄延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松源面无表情接过,抽布包好,背于身后。

    松源表面平静,实则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,太凶了!宋稀元与石焱谈笑风生,几句便决定了一名地罡境的生死,废四肢取性命更是杀鸡宰狗般简单。

    上一任大头目,根本没有这样的魄力与狠辣,松源有预感,五街的平静甚至整个府城,会因为石焱的上任,而生出诸般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昌一铭三人,早已熟悉石焱的行事风格,面无表情习惯成自然。

    “至于另外两名搬血境小头目,为兄回去便派人将头颅给你送去。”宋稀元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焱也举杯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碰杯,即将一口干掉之时,石焱指尖浮现一道赤红罡气,掠过酒液,一时间,一道黑烟升起。

    “快吐掉,酒里有毒。”石焱瞬间捏碎酒杯,猛地起身阻止。

    这时,宋稀元刚刚把酒液吞吐嘴里,还没来得及咽下。

    闻言,宋稀元岔了气,岔气同时勉强把酒液吐出,他愕然惊恐抬头:“什么?有毒?”

    抬头间,正好看到石焱弹指蒸腾出的黑烟,脸色不由变黑。

    石焱脸色也很难看,命令道:“把金狮酒楼所有人带上来,封锁街道,不准任何人进出,可疑者,杀!”

    宋稀元也叫手下上来,命令下面上万人配合石焱行动。

    石焱脸色阴沉如墨,他是没真想到,居然有人胆大如此,在他眼皮子底下毒,刚刚的测毒,只是前世带回的习惯,谨慎成自然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不要相信任何一人,尤其是吃喝之上,没想到这一谨慎,真谨慎测出了毒酒。

    想必宋稀元也明白,下毒者绝不是他们二人任何一人,只会是得利方。

    冉海潮与赵老魔联手布局,便是针对那暗中的隐藏势力,那隐藏势力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这毒酒应就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不管石焱与宋稀元死了谁,真武堂与云浪堂必乱,这二堂分别是陨星门与碧涛会的核心,二堂乱便是二帮乱。

    就算冉海潮与赵老魔心中敞亮,下面人不知道啊,再无信任,强行联合起不到促进作用不说,反而会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松源上楼禀告道:“大人,金狮酒楼所有人被发现死于后厨,无一生还,都被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石焱与宋稀元对视一眼,都确定了心底猜测。

    “刚刚上来倒酒那名小二呢?”石焱突然想到一人。

    “那人没有看到,属下立即派人搜查。”松源回想后,脸色大变,快速下楼布令。

    “石小兄弟,为兄先走一步,行事小心些,那个势力的人很不好对付。”宋稀元拍了拍石焱肩膀,或许是因为石焱救了他一命,语气亲近很多,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石焱眼神深邃,他知道的远比宋稀元知道的多,若是好对付,冉海潮会和赵老魔联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楼,石焱先去后厨看了眼众金狮酒楼高层尸体,最印象深的是那名金狮酒楼主人,一脸惊恐趴亡在案板上。

    “派人接收他们家产,绝户者和官府那边协调一下,全部买回,有家眷者就算了。”石焱留下命令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有家眷者,财产一般由那些家眷继承,绝户者则是归公官府,不过这里有个暗规则,所有财产归官府后,官府会拍卖处理,比如宅院等。

    像陨星门这样的大势力,可私下找官府原封不动买回,而且这个价格很低,少则十分之一,多则不等,具体看势力大小、背景等,如一门二会的话,只需付出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得利的便是官府中的实权者,而不再充入皇朝国库。

    宝泽街上,十步一人,被彻底封锁,无一人可进入,也无一人可出,房顶上,持刀巡视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每家商铺,宅院,一家家挨着搜查,天罗地网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二楼之上,不少民众开窗偷窥,看街上的搜查,不知发生了何事,大多惶恐。

    石焱从金狮酒楼走出,立即跟上一大批人马,街道一侧,跪捆着近二千人,陨星门徒举刀站于他们身后,跪地者都是跟随薛飞平反叛至碧涛会的旧陨星门人。

    最前方放有两颗人头,为宋稀元走时留下,正是那两名搬血境巅峰小头目。

    不等石焱发话,松源上前用布包好,与薛飞平头颅背放一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