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祭剑尔?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包厢内,石焱整个人彻底平静下来,一千九百万已经超出他的极限,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他睁开双眸,黑眸如冰,里面有杀意迭起。

    统领之子又如何?他不信对方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很快,三次定价过去,朱雀禁典以一千九百万的价格被梁剑拍下,送入包厢钱货两清。

    石焱看着梁剑进入包厢久久不出,转身入角落,跳入沧海阁准备的暗道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是沧海阁的一种保护措施,为保护拍卖人安全,拍卖完毕后可从暗道汇入后街,谁也不知谁。

    像梁剑这种跑出包厢外露面拍卖,背景自负之人,甚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昌水街宅院,有人用力拍门。

    “来了,谁啊!”昌一铭皱眉去开门,门被敲的震颤不止,也不知外人用了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还未等昌一铭去开,门便被人砸倒在地,发出闷响。

    彭虎彭豹二兄弟听见响动持刀跑出,三人冷眼望去。

    门口,街外。

    站着两排黑衣人,近百人,衣服边缘有星纹存在,居然都是两道星纹的高级帮众,清一色搬血境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人之前,站有一名两鬓染霜中年男子,正是真武堂西南分堂统领,石焱的直属上司,甄延。

    “统领亲卫!”昌一铭脸色大变,脸上怒气迅速收敛,上前几步躬身道:“不知统领驾到,小的该死。”

    甄延怒气冲冲走入,环视一圈问道:“石焱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主人今日一早便出去了。”昌一铭眼神转动,张口既来。

    甄延摆手,上百名亲卫进入宅院,一处处搜寻,最后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甄延冷哼道:“玩忽职守,该罚!”

    “他今日出去有说去哪里吗?如实回答,否则取你狗命。”甄延都懒得直视昌一铭一眼,一名气感境的蝼蚁而已。

    昌一铭身子一软,似被吓瘫软倒地,喃喃回答:“没有,主人直接就离开了,我们下人不敢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等石焱回来,把这个交给他。”甄延见昌一铭吓瘫般,知道应该没说假话,丢下一张加了统领印的令信离开,亲卫如潮退离,很快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等众人离开后,彭虎二兄弟就待把昌一铭扶起,昌一铭却捡起令信灵活站起。

    当昌一铭看到令信上的内容后,身体控制不住在颤抖,出事了!

    令信上只有两点:

    一,石焱掌管的数条街道已一周没有上交总堂税收,限明日傍晚之前必须补齐。

    二,宝泽街因石焱胡乱安排,地罡境小头目薛飞平,愤而带领全部属下反叛至碧涛会宋稀元门下。宝泽街易主碧涛会,限石焱明日傍晚之前平叛,收回宝泽街。

    令行禁止,真武堂统领令,命令不尊者,下刑堂诏狱。

    “石焱在吗?”这时,一道冰冷女音响起。

    昌一铭三人抬头望去,只见一灰衣女仆负手而立,站于门口,神情冰冷且自然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今早出去未归,您?您是?”昌一铭觉得来者气度不像女仆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灰衣女仆皱眉,转身欲离开。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话,我们可以负责转告。”昌一铭多嘴一句。

    灰衣女仆脚步一顿,留下一句话离开。

    “冉堂主与碧涛会赵老魔双双失踪,两会即将开战,让他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昌一铭三人脑袋昏沉,现在只能等石焱回来,出大事了!难道他们刚入府城没两天,就要被人赶走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沧海阁外,黄沙漫天,与早上相比,黄沙多了数倍,遮蔽不见天日,来往行人都须掩捂口鼻。

    有一魁梧人影从黄沙中走出,身后,背有一柄环刀,刀背之环不断撞响。

    黄沙中,有一人低头赶路,碰撞至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那人抬头,就待道歉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下一息,魁梧人影直接扭断了他的脖颈,随意扔至路旁。

    魁梧人影前方,有一只蝶虫,不断为他指引方向,最后,蝶虫停于沧海阁后如迷宫般的巷道区域,发出奇异之音。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了……”魁梧人影抬起头颅,露出一张沧桑且满是胡渣的面庞。

    天罡宗,武仆天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沧海阁后是为副街,旧路小巷密布,宛若迷宫。

    一处死巷深处,梁剑与两名高级帮众靠墙而立。

    一名高级帮众把速鸽放出,速鸽在长空中一闪而过,不见踪迹,速鸽算是半异兽,速度奇快,府城这么大,不是人人都有匹好马。

    为了让信息快捷,速鸽传递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放出速鸽的高级帮众小心翼翼说道:“大人,消息已传给统领,应半小时内就会派人来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梁剑松了口气,谨慎凝视自己胸口位置的朱雀禁典玉简,不由后悔自己露面拍卖,只希望没有先天级的亡命徒盯上。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么?足够了!”就在梁剑放松的下一秒,一道冷漠之音从外墙传入。

    “谁!”梁剑握刀看向巷道拐角处,他身后为死路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两名搬血境的高级帮众也是一脸紧张,居然被跟上了?

    哒哒……

    黄沙遮蔽了整条小巷,五十米外便看不清端倪。

    黄沙中,脚步沉稳,最后出现一道年轻人影,人影身体修长,一身黑衣,身后斜背黑色重剑。

    最终,人影停步他们十米外,露出一张半玄铁遮面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搬血境小成?原来是你?有胆!”梁剑感受到人影体外缭绕的内劲气息,放松嗤笑,害他白白担心,还以为被先天级高手盯上了。

    回想石焱刚刚一语,声音分明与他竞争朱雀禁典那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高级帮众也放松下来,梁剑乃搬血境巅峰境界,更是学会了统领大人一切武学,战力比之森罗狱的杀手都不差。

    石焱区区一名搬血境小成,这不是来杀人,而是来送死。

    对此,石焱脸色冰冷不做辩解。

    黄沙冲荡,石焱衣袍鼓动猎猎作响,下一息,重剑离身,连剑带鞘在空中旋转数周,发出空气爆鸣之音,最后被石焱压于身前地面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地砖碎裂,剑鞘足足插入地层半米。

    石焱双手按于剑柄,拄剑而立,在黄沙风暴中有不定如山之像。

    “可否借三位人头……祭剑尔!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