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钟上蓝瞳人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有一条通道从后面直通拍卖台,所有拍卖物品都是由此进出。

    下面比较喧杂,一人一椅,随从等都在椅后站立,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“静!”这时,一道浑厚之音从楼顶传下。

    声音虽低,却直入众人耳内,令场面为之一肃。

    “好雄厚的内劲,传音入耳么?”石焱神情一动,先天级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这应就是每一次拍卖时的镇场者,预防强枪宝物,或者出价不遵守之类的事情发生,非大高手不能坐镇。

    场面寂静,众人都看向拍卖台。

    叶拍卖师从后台顺着通道走出,直入拍卖台中心,他环视一圈,拱手道:“都是熟人,叶某就不自我介绍了,不过老规矩,拍卖开始前,规矩必须讲。”

    叶拍卖师眼中有厉芒隐现:

    “乱场者杀!强抢者杀!以身份逼迫他人不得出价者,杀!虚假加价者,杀!”

    一连四个杀字,铿锵有力,极有底气。

    以前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,但违反者都死了,无一例外,这才成就了沧海阁第一拍卖行的名声。

    这是沧海阁的底线,不论对方是谁,必须守住,否则底线一毁,沧海阁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拍卖开始。”叶拍卖师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钟鸣,无形涟漪扩散,整个场内因为四个杀字为之肃穆的气氛,一散而空,所有人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石焱朝上眺望,四层楼高度,有一十字架构,在这十字架构中心吊有一土黄大钟。

    在这大钟顶端,盘膝坐有一人,俯视地上一切。

    在石焱目光扫上时,对方自感,瞬间反扫而下。

    石焱看到一双蓝瞳,类似地球混血儿的那种眼睛,对视一眼,石焱主动收回,对方压迫感很强,有种在面对冉海潮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拍卖品,为缠心竹一截,此物乃清古府心竹之地独有,为二品中阶丹药归一佛霖丹的主材料,起拍价……”叶拍卖师开始拍卖,一名侍女从后堂走出,端一银盘在台边缘环走半圈,让所有人都能看清楚。

    非他所要,石焱拉来张椅子坐下,随意翻动拍卖名录,这份名录是几天前的,不是很准,后面加入的拍卖物都没有显示。

    他要的朱雀禁典在中后场,还早。

    侍女又送进来一壶茶。

    于是,石焱一边翻看名册,一边喝茶吃果,茶也不普通,名雨霖茶,有加速修炼奇效,体内小周天运行不断,不断消化水镜灵果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场内气氛热烈,不断有拍卖物拍出,少则数万两,多则上百万两,当听到一个拍卖物时,石焱抬起头颅。

    “第一百零三号拍卖物,一张镇魔地的残图,传说内有大魔所有宝物,拍此残图者,赠送十株地藏真莲与十株赤血神芝,起拍价,一万两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千两,请各位出价。”

    叶拍卖师身前,一名侍女托盘上有一不规则古布,呈灰旧色,旁边托盘上则是各十株灵药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拍卖场有些静匿,无一人出价,过了几秒后,互相对视下不由大笑,傻子才去拍,别说不知真假,就是真的,以他们的实力去了也是送死。

    至于那各十株灵药,为一品中阶丹药,融血丹的主炼制材料,估计是残图主人怕流拍,加的添头。

    看其灵药卖相,品质很差,杂质很多,炼制成丹的成功率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见无人出价,叶拍卖师无奈喊了几遍,就在流拍时,有人出价。

    “一万一千两。”

    是一富商模样的男子,有捡漏之心,不管这十份灵药杂质多少,它都是炼制融血丹的主材料,正常市场价,一份也有一万五千两的价值。

    富商男子开了头,不少人开始加价,不过大多随意,一千一千往上加。

    “五万两!”突兀,二层包厢门打开,梁剑从中走出,直接提了几万价格。

    “六万。”斜对面包厢,石焱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梁剑俯视傲笑的脸庞一僵,他探目过去,却隔着窗户什么都看不清,立即加价:“七万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出价七万两,是否……”叶拍卖师按流程想烘托气氛,下一秒石焱二字让他止口。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

    石焱拉出了一个高价。

    “十三万。”梁剑皱眉,若不是沧海阁有规矩,他一定会过去瞧个究竟,看谁在与他争抢。

    “十四万五。”石焱喊出心理最后价格,他到不是为那张残图,而是为这十份灵药,杂质多对他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去灵药店买,十份加起来最少也要十五万,距离拍到朱雀禁典还很久,与其干等,不如找沧海阁租一个丹鼎炼丹。

    有等待这段时间,他最少能炼制三到五枚融血丹。

    “大人?”梁剑身后,两名搬血境高级帮众提醒,下方叶拍卖师已经在最后三次确认。

    “残图真假不知,但有十份灵药打底在,十四万内不会亏,可买下献给会主,再往上出价就亏了。”梁剑眼睛死盯着石焱包厢,这个包厢他记住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残图与十份灵药被送入包厢,石焱痛快付钱。

    残图石焱瞧了眼便收起,没印象,当然不是说残图不真,他虽然重生,但又不是神,大大小小所有事都能记得。

    石焱让侍女找了一普通丹鼎,支付了一千两银票,租用一天。

    侍女送来丹鼎的同时又送来酒菜。

    石焱吃饱喝足后,开始炼丹,炼丹前交代给侍女,等拍卖朱雀禁典时,轻敲门三下提醒他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各种拍卖品上架,其中不乏一品高阶,甚至二品初阶丹药。

    这其中,梁剑拍卖最狠,但他的目标很奇怪,多为古物,有些年份的东西,像增长实力的宝物一件都没拍。

    梁剑的大手笔,让不少人注意到这名乾天会西南分堂的统领之子。
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三声门响,包厢内一片丹云缭绕,石焱睁开了双眼,周身丹香弥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