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先天五境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焱心中一惊,低头瞧去,一路风尘,加上被大雨侵袭,身上倒是不脏,就是鞋脚有不少干泥。

    这要是进去,碰上冉海潮的洁癖,下场怕不会好。

    谷劲杉没有练过敛息术决,也没刻意自敛,劲息外露,比他强不少,为搬血境巅峰武者,还是刑堂小头目,用一万两得到这个消息并与之结交,不亏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灰衣侍女脸色清冷,丢下一句后进入宅院。

    石焱快跑几步追上,讪笑道:“这位姑娘,不知院中有没有水源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灰衣侍女停下,顺着石焱目光看下,顿时皱眉道:“那边有井水,你们冲洗一下再随我见堂主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是她疏忽了,如果就这么把人带进去,石焱四人出事,她也得受罚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口水井,无需提舀,水满自溢,石焱四人洗漱干净后跟于灰衣侍女身后。

    宅院错综复杂,最后停于一处厅堂前。

    灰衣侍女停步,站于一旁,也不通报,示意石焱进去。

    石焱进入后,昌一铭三人也想跟着进入,却被拦于堂外。

    厅堂很简单,地面为普通木板,上面悬挂风铃,人入风铃响,一侧摆放一茶桌,一名弹琴少女优雅弹奏。

    最里面是一处门帘,门帘半透光,能依稀看到里面盘膝坐一人影。

    “赤火盗大当家,石焱,见过冉堂主。”石焱站于帘外三米处,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帘内,寂静无声,直到一曲终了,弹琴少女抱琴离开后,里面才传出一道沧桑之音,沉哑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来?”

    此话闻之,石焱心跳慢了一拍,什么意思?冉海潮知道蒙冲山?

    “盗主失踪,失踪前让我拿门生帖回明凉府找您。”石焱定下心神,试探着把赤火盗这一段时间发生之事讲出,盗主失踪。

    “你们盗主失踪了?生死不知?”帘内,声音提高了数倍。

    石焱心中松了口气,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盗主叫什么?”帘内沉默很久,才传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戴烨!”石焱不假思索回答,这是他问昌一铭的,冉海潮与戴烨同父异母,一个跟了父姓,一个跟了母姓,除非是跟了赤火盗主很久的老人,他人无法得知。

    昌一铭也是听徐铉海酒后失言才知晓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不怕冉海潮问,就怕他不问。

    “坐吧,说一说我弟弟失踪前的细节。”帘内,幽幽一叹,却没什么其他情绪。

    石焱听在耳里,可惜大于心痛?甚至好像没有‘心痛’这种情绪,很奇怪。

    至于赤火盗主失踪前的细节,他都问过昌一铭,可如实回答,冉海潮让坐,他便坐至桌前,细细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帘内再没有传出声音,厅堂内只剩石焱一人讲述之音。

    “堂主,甄延统领与他手下大头目吕焕求见。”在石焱快叙述完毕时,灰衣侍女走入请示。

    “带进来吧。”帘内声音传出,看得出来,冉海潮一直在听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石焱继续讲。

    很快,进来二人,一前一后,前者为中年模样,两鬓染霜。后者三十出头,黑发长脸,神情恭敬,手上拿着一张纸。

    二者明显以两鬓染霜的中年男子为首,这中年男子应就是灰衣侍女口中的甄延统领,后者为他的大头目手下。

    灰衣侍女带人进来后便转身离开,茶水全无,一点也看不出侍女本分。

    这二人进来后见到石焱不由一愣,没想到还有外人在,甄延一时半会摸不准石焱与冉海潮的关系,对视间和善一笑。

    石焱点头回礼。

    大头目吕焕见到石焱,回想一瞬后脸色大变,又强行把情绪压下。

    甄延与吕焕静静等待,直到石焱讲述完。

    “堂主。”见石焱讲完,甄延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帘内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甄延心中一跳,但此事重大,不得不说,恭声道:“昨夜城外死了一批人,碧涛会的宋稀元独子就在其中,刚刚宋稀元拿着高层手令找上了门,要我们陨星门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宋稀元?是赵老魔的义子?可这与我们陨星门有何关系?”帘后,声音惊讶。

    甄延小心翼翼回道:“正是,宋稀元说有人举证,您与他义父赵堂主有恩怨,却奈何不了他义父,便派人出手杀了他独子,以泄心怒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。”此话一出,帘内传出嗤笑:“他宋稀元猪头脑子不成?这都信?这事你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查了。”甄延向吕焕抬点下巴。

    吕焕躬身道:“禀堂主,宋稀元独子死亡确有其事,是夜半发生,尸体我们已经查看,一击毙命,我们的人又去现场勘验,发现现场还有其他战斗痕迹与血迹,只是都被人为清除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什么发现?可有活口?”

    吕焕继续道:“庙中只有宋稀元独子尸体,其他都消失不见,也非宋稀元所为,宋稀元一口咬定是我们毁尸灭迹,按宋稀元话说,有活口回了城,但他去找时已全部被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若是不服,可让赵老魔来找我。”帘内,冉海潮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对方拿出一幅画,说画上之人就是凶手,让我们调查陨星门是否有此门徒。”吕焕双目盯住石焱。

    “查了么?”冉海潮声音已很不耐,大事也罢,这种小事也来烦他?

    过来问他,证明连手下人都怀疑是他做的,才会过来探探底。

    “原本没查到,但来到这后,发现画上之人与眼前之人一模一样。”吕焕一指石焱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甄延都被吓了一跳,狠狠瞪了吕焕一眼,连忙抢过纸来,这话不能乱说,就算是真的也要装作不知道,吕焕疯了么?

    若真是冉海潮做的,冉海潮最先杀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纸张打开,上面所画四人,其中一人正是石焱,另外三人也有印象,在厅堂外某一石桌旁,有三人背对他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堂主,是吕焕看错了,属下没有管好手下。”甄延直接揉碎纸张,转身一掌印在吕焕身上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道撞响,吕焕被震退数步,嘴角流出一抹鲜血。

    “还不跪下向堂主认错?”打出一掌后,甄延疯狂向吕焕甩眼色。

    石焱在一旁瞧视分明,眼皮不由轻跳,甄延实力他看不出,这大头目吕焕挨了一掌,身上气息显现,为先天武者!

    准确而言,为先天五境中的地罡境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