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陨星门外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碧炎酒楼?”石焱停步,已经赶到府城,拍卖会明天才开始,还有一天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那堂倌一看有戏,继续劝拉道:“是啊,公子您听说过我们酒楼?我们酒楼为白虹帮开设的酒楼,而白虹帮又是碧涛会外门下属,安全性很有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沧海阁这一次的拍卖物名册能不能搞到?”石焱取出一沓银票,在手中掂动。

    这一沓银票看的堂倌眼睛发直,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银票?

    连连点头道:“客官,您放心,整个明凉府就没有我们碧炎酒楼搞不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闻言,石焱不以为然,抽出一百两银票道:“给我找辆好马车,雇好车夫,并把你们酒楼最好的酒菜弄一桌送上马车,还有别忘了沧海阁的拍卖名册。”

    整个明凉府没有搞不到的消息,这句话除了四方楼外,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有资格说。

    四方楼主做情报生意,一门二会,包括森罗狱这个杀手组织都与四方楼有深度合作。

    四方楼为中立,但也不怕得罪任何一方,有生意便做。

    江湖上有那么一句话,只要四方楼想,你昨晚上搂着谁,左臂还是右臂搂着,是男是女,都能给你调查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堂倌接过银票喜滋滋离开,没想到石焱几人满身风尘,疲惫脏乱,出手这么大方。

    俗话说钱可通鬼神,没一会,石焱要的东西统统被准备好。

    马车很宽,四匹马拉送,中间有一木桌,上面摆满酒菜,四周为金布软褥,赶车的老头站于马前方。

    有不少衣服满是补丁的小孩闻着菜香围了过来,被老头赶走。

    石焱四人坐上软褥,大口吞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不知去何处?”老者一眼便瞧出主事者为石焱,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“陨星门!”石焱停筷,说出三字。

    陨星门在西城,城入口在东南边,略远,与其上楼吃饭,不如雇一辆马车边吃边走。

    之间距离,以马车的速度也需数个时辰。

    听到陨星门三字,老者身形一震,神情恭敬很多,连上车赶马。

    这四匹马精神气十足,为上等好马,加上府城道路平缓,比石焱预计的时间快了不少,赶在午时前便到了。

    陨星门,说是在明凉府城中,实际自成一地。

    石焱跳下马车,放目望去,古声古色的半广场尽头,被一庞大河沟截断,河沟对面有一断裂崖峰,崖上有瀑布落下,填满沟壑形成一大河,这大河千米宽,环走断裂崖峰一圈,最后自南流去,汇入那庞大的地下水域。

    而陨星门,便在那断裂崖峰之上,声势浩大,难以想象,这竟是一江湖草莽之地,灵修宗门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老朽只能送公子到这了,前面禁足。”老者朝广场尽头眺望一眼,身子一抖,畏畏缩缩。

    广场上,黑压压站满了人,各自成堆,有领头者点好人数后便从各个方向离开,汇入府城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身黑衣,衣边有道道星纹,星纹有多有少,大部分为一道星纹,领头者为二道星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陨星门的门生台么?”石焱眯了眯眼,一道星纹者最差都是炼体境,二道星纹者都是淬骨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陨星门每天出任务的门徒帮众,都会到这里集合。”老者小心翼翼解释,略有惊疑,难不成石焱不是陨星门人?

    “谢了老伯。”石焱取出酬劳,等老者驱赶马车离开后才朝门生台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昌一铭三人跟在石焱身后,时而惊叹时而敬畏。

    尽头处,站有一排排甲胄精良之人,脸戴黑色精铁面具,腰间跨刀,全身上下只露一双眼睛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见石焱四人行来,有两人站出,横刀交叉挡于石焱前,声音冷厉:“来者止步,可有入令?”

    若是陨星门人,过来之前便会把身令取出,直接放行。

    石焱取出门生帖,肃声道:“赤火盗晚辈持门生帖,前来拜见冉海潮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冉堂主?是冉堂主的门生帖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听到之人都转头凝视,心中惊讶,陨星门堂主级的门生帖可是很久没见了,非重要之人不可得。

    持堂主级的门生帖加入,门内多少人都得尊称一句大兄,即便实力强也得如此,先行见礼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一甲胄者从后走出,为这些人之首,郑重接过门生帖,仔细检查,确认真实后重重向石焱点了下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甲胄者确认,精铁面具下露出一抹讨好笑容。

    石焱虽看不到,但能感觉到对方的善意。

    站于广场尽头,脚下大河滔滔,距离河面足有百米,能够看到,水中大鱼隐现,时不时激起一团白浪。

    门生台与断崖间架有一座铁索桥,黑铁索链人腰粗细,极为坚固,中间搭有永恒木,可通行车。

    黑铁索桥周围,有成千上百根铁索纵横交错,遮蔽上空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甲胄者小跑而回道:“冉堂主有请,几位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在甲胄者带路下,石焱四人穿过铁索桥,踏上断崖。

    断崖上,建筑古色古香,亭台楼阁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石焱还见到两名白发下棋老者,一身华服,坐于樱花树下,棋为九域战棋。

    路过时,甲胄者还停步躬身行礼,这两名老者也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此处区域为堂主、长老之地,别人没资格居住。”甲胄者见昌一铭三人略惊讶的眼神,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甲胄者把石焱带至一处宅院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宅院门口有一名身着灰色仆服的女子等候。

    “留步。”石焱叫住甲胄者,把一万两银票塞入对方甲胄内。

    甲胄者瞧了眼数目,眼睛一亮,随后附耳石焱道:“我叫谷劲杉,刑堂小头目,有事可随时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石焱,谢谷兄。”石焱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,对了。”甲胄者谷劲杉略犹豫许,余光扫过灰衣侍女,声音低若蚊吟道:“冉堂主爱干净,尤其见不得他人在屋内留下脏痕,以前留下的,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,谷劲杉快步离开,不敢再停留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