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红云豹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到这里,石焱心中确定,这宗袍青年是为李子越而来,看来手脚没做干净,亦或者屠灭李家前,李文靖太过于小心,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把消息传给了天罡宗。

    今日,天罡宗来人了!

    “大事?什么大事?我刚刚从外游历回归,却碰到盗匪劫财,好不容易一番拼杀,杀掉了对方,还没来得及入城,不知公子口中的大事指?”石焱目露茫然,摊开自己的血手。

    “天锋!”宗袍青年瞧了眼林内。

    魁梧汉子身形一闪,自异兽背部掠下,一个闪掠便至庞苍雷尸体前,巡视一二后回身异兽背部。

    石焱看的分明,这是一名境界很高的武者,搬血境?还是更强?无法精准估计。

    “主人,确实有一马贼尸体,不过淬骨境界,就是死的较惨,好像死时被人施加了刑罚。”魁梧汉子俯身禀告中,眼含深意瞟了石焱一眼。

    “马贼?”宗袍青年神情一动。

    “还在对方尸体上发现了这个。”魁梧汉子摊开手掌,掌心有庞苍雷的二当家令牌。

    “赤火盗!”接过令牌,宗袍青年翻过,发现了令牌正面三字,眼底有怒火涌现。

    “主人息怒。”见宗袍青年这副模样,极为熟悉宗袍青年的魁梧汉子浑身一震,连忙跪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灵根天赋者的稀有,但这一次加上李子越共出事了三名,上面怪罪下来,宗袍青年受罚,大怒下虐杀了三名搬血境奴仆以泄心怒。

    李家以秘信传至天罡宗消息处,宗门震怒,李子越虽是三人中天赋最差的,但一连三次,怀疑有势力故意针对天罡宗。

    赤火盗来路上面调查的很清楚,盗主生死不知,最强者不过一名搬血境的大当家,哪来的胆子针对天罡宗?

    李子越留在宗门的命蛊也未死,代表人还活着,两者相加,宗袍青年才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这样即便有其他势力隐藏在赤火盗后面,也能解决,找出后全部灭杀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同时也有其他人出任务,把未入宗的灵根天赋者提前带回。

    “小哥,麻烦你带我们入城。”宗袍青年怒意退却,摊开手掌,掌心有簌簌铁粉落下,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不过几秒,一面精铁令牌化成粉末消失,从外面看不出宗袍青年用了什么手段,石焱也没感觉到有特殊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焱痛快点头,宗袍青年语气虽轻,但能察觉到其不容质疑的意志,只看他仆从,名叫天锋的魁梧汉子行事手段,就能猜出这主人一些性格。

    若是拒绝,只有死路一途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与天锋你无关,接这位小哥上来。”宗袍青年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天锋起身跃下,一把抓住石焱肩膀,再回身时已至异兽肩膀。

    石焱肩骨欲断之痛,如数忍耐下来。

    背上多了一名陌生人,异兽一声嘶吼,音浪传出,令周围树木,草丛簌簌作响,万兽避退。

    站至异兽背上,石焱非但没有感觉到荣幸,或对宗袍青年产生好感,心底反而出现一层厚厚寒意。

    每一名灵修可谓天之骄子,对普通人从未看在眼中,视如蝼蚁,天锋这么一名强劲高手,可能为搬血境之上的先天级,对他而言也不过仆从,随时可以打杀,又怎会把他一名淬骨境武者看在眼中,带入背上同行?

    分明是在怀疑,怀疑他与庞苍雷的关系,放在身边,只是好随手灭杀罢了。

    “乖,不必发脾气,你若不喜欢,一会喂你吃了就是。”异兽嘶吼,宗袍青年手掌轻抚异兽那如钢如针的皮毛背面,温声安抚。

    异兽能听懂人言,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异兽平静了,石焱心中却泛起惊天骇浪,这宗袍青年果然想杀他。

    “小哥不必担心,只是哄骗它罢了,人不会和一头畜生一般见识的,我说对否?”宗袍青年扭头直视石焱,面容俊美。

    “哈哈,您说的是。”石焱脸上露出笑容,赞同宗袍青年的话,心中却是抽搐,别让他找到机会,灵修也是人,未必不能杀之。

    “这异兽名为红云豹,是我宗从洪荒域界捕捉而来,设下禁制后被我师父赏赐给我当坐骑,你觉得如何?”宗袍青年问话莫名,不着边际。

    石焱猜懂了几分,故意说道:“威武不凡,红云豹为洪荒域界异种,极为稀有,比较返祖,体内凶兽血脉也很浓郁。”

    “哦?小哥见识不凡啊。”宗袍青年表面笑吟吟,眼中却是森寒叠加,他说的这些哪是一名小小散修武者可以知晓的。

    石焱似听不出宗袍青年话语深处的杀机,笑呵呵回道:“不敢当,我就是随师尊游历了一段岁月,对了,您是天罡宗弟子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,我家主人为天罡宗玄霜长老新收的亲传弟子,吕清泉。”天锋闷声闷气接口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亲传弟子在整个天罡宗都是核心,吕清泉虽为新收,实力达不到那一层次,但有玄霜长老的教导,达到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多嘴。”吕清泉瞥了天锋一眼,天锋低垂下头。

    天锋虽然多嘴,但吕清泉没有处罚,天锋是他门下为数不多被他赐天姓的仆从,比较偏爱,大部分武者仆从都是编号排列,死了下一个顶上。

    天罡宗武者普通赐姓,大多为天,只有少数实力强大者是罡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吕师兄。”石焱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吕清泉皱眉,若不是还需石焱带路,就凭这一句话,他便杀了石焱,师兄之称,一个小小淬骨境武者也配叫么?

    石焱似没看出吕清泉的不快,继续说道:“我陪师尊游历时,碰上了一位天罡宗师兄指点我武学,说来真巧,他也是玄霜长老的亲传弟子,名叫王牧,与我师尊交谈甚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王牧师兄?”吕清泉愣了愣,再看石焱时眼神已经变了,其中隐藏的杀意散去大半。

    他刚刚拿红云豹之事试探石焱,便是看石焱知晓与否,是否为赤火盗之人,赤火盗之前在清古府,他们十三盗的总盗主有几分本事,当属下的见识也不会浅。

    一试验下,加上无法确定那块赤火盗腰牌所属庞苍雷还是石焱,他便准备定性,只待到了青阳城便将石焱喂给红云豹当口粮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