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拳馆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焱脱去白袍,换上了普通T恤牛仔裤。

    这时,石沁渝却猛地推开了房间,大红脸下糯糯开口:“哥你真坏,我……我以后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又猛地关上了门,噔噔噔跑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小妮子早熟啊。”石焱用衣服捂着身体,待石沁渝走后,这才放松,面露无奈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后,石焱把行李箱合上,最后环顾一眼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,两年前父亲带他和妹妹出国,开了一家拳馆为生,而他则在巴瑞利亚念了两年高中,正好毕业,实则对这里他没有多少留念,华夏的一切,才是他最向往的全部。

    提着行李箱下了楼,他在二楼,楼下是拳馆,他父亲教拳的地方,现已经空荡,器械全卖,成员全部退馆。

    “白弈航,来接我一下……”见四下无人,石焱拿出手机,是一台新款智能手机,一直在房间放着,没带去九域,也幸亏如此,否则损失的就不止一个手表了。

    随聊几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,正好站于拳馆门口,正值上午,太阳也不是很烈,街道一分为二,这里正是富人区和贫民区的中心。

    一边现代化城市,一边贫瘠严重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巴瑞利亚是巴联邦的一个城市,巴联邦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,文化很独特,宝石,毒,爱情天堂。

    它也是世界上平民暴力最严重,枪支致死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国内非法枪支高达850多万支,犯罪分子掌握的枪支数量甚至达到390万支,在巴联邦,人均遭持枪抢劫的概率高达56%。

    其中贫民窟为最!

    而拳馆便开在富人区和贫民区中间,因为危险,拳术是在外的基本防身技能,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可惜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这份蛋糕引来了一些西方搏击拳馆的注意,东方拳术也一直被西方职业拳击不屑,当即,约战他父亲,石世鸣。

    赢的继续开,输了滚。

    他父亲学的是国术,石家祖传拳术,只杀敌不表演的国术。

    国术的招式都为杀敌技巧,讲究一击必杀,攻击人体薄弱致命位置,和军队的格杀术有异曲同工之妙,要不打不中,打中就死人。

    石世鸣受不住激,与对手上了擂台,却不知擂台限制极大,而且这是现代社会,没有古代打死人的结局。

    对手为八十六公斤以上的重量级选手,攻击力,耐拳力根本不是一个等级,石世鸣无法攻击对方致命部位的前提下,只有败伤一途。

    拳台上,胜败乃兵家常事,但对方为了让石世鸣拳馆彻底黄掉,偷袭打折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石世鸣手臂也好的差不多,今晚是他们给石世鸣关闭拳馆的最后时间。

    据说,对方还有一个身份,是贫民窟地下势力的成员,石世鸣为了两个儿女的安全,加上国内事已了,便打算回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臭小子,想什么呢?”身后,一记轻拍,打在石焱肩膀之上,声音厚重,沧桑,带着关心。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石焱身形一震,僵硬着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站着一名中年男子,一米七五,模样坚毅,与他有几分相像,衬衫长裤,衬衫两个袖口被卷了起来,露出黝黄色的手臂。

    按石世鸣的话是,石焱像他,石沁渝像妈妈。

    “爸,我……你……”看着这名男人,石焱张了张口,陷入了哽咽,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眼睛进沙了?快揉揉。”石世鸣左臂缠着石膏,面露笑意,他侧过脑袋,眼中有着成熟中年男人的睿智。

    石焱是他儿子,从小看到大,很少有情绪能瞒过他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石焱马上十八岁了,快要成年,他不会揭穿那份尊严,索性用出眼睛进沙子这种蹩脚理由打掩护。

    “嘿嘿,风大。”石焱揉了揉眼睛,憨笑不断,露出一嘴白牙,笑的和傻子一样单纯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,才算真正回到了少年,九域世界厮杀的血腥,戾气,统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有失去……才会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石沁渝从石世鸣背后探出身子,对石焱吐了吐香舌,少女活泼气息尽显。

    “刚刚怎么没看见你们?”石焱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沁渝在里面收拾东西,你当然没看见了。”石世鸣解释一句,指了指街边停着的出租车,催促道:“走吧,车早就到了,一直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,有三个行李箱,轻车从简。

    说话间,石世鸣便要提行李箱过去。

    “爸,我来吧。”石焱挠了挠头,他真没注意有人走到身后,是回了现实太放松了吗?

    他从石世鸣手中抢过箱子,一手提两个,两趟便把所有箱子装进了出租车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。”石世鸣笑容满脸,他总觉得石焱好像与以前不一样了,但具体哪里不一样,他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刚只看背影的时候,那种气质,形容不来,现在没有了,和以前的混小子一样,只是懂事了些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小子想干什么?是不是没钱花了?”说着,石世鸣从口袋取出一叠钱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没有。”石焱尴尬摸了摸鼻子,他以前有那么不堪吗?

    虽然石焱说没有,但知子莫若父,石世鸣还是给石焱口袋塞了几张。

    一旁,石沁渝虽然没说话,但抛了个眼神,小手不断掐石焱腰肉,另一只手拇指和食指熟络的搓动着。

    得,又让这大小姐打劫一次。

    石焱撇了撇嘴,也习惯了,乘着石世鸣不注意,把钱分了一半给石沁渝。

    石沁渝接过钱后,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,宛若两枚月牙,虎牙半露,俨然一个小财迷。

    倒不是石世鸣不给石沁渝零花钱,相反,穷养儿富养女,石世鸣是这句话忠实的拥护者,但耐不住石沁渝小财迷啊,从小到大一直剥削他这个哥哥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一家三口准备上车。

    啪嗒嗒!

    转瞬间,马达声临近,只见十多辆摩托出现,把出租车围在了中间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