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家中有女初长成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青阳城最新城志拓本,一两银子一本,童叟无欺!”在这些人之后,一名衣服满是破洞的小童出现,高声叫卖。

    他从人们中间穿过,却没有引起一人注意,好似不存在般。

    直到遇上一名醉汹汹男子。

    “小孩,给老子拿一本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小童见醉汹汹男子身着锦缎华服,一脸谦卑的递上一本城志。

    醉汹汹男子接过,随意翻开看了一页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着:

    “某年月某时,青阳城第一豪门李家灭族,死亡共……”

    “副城主娄金明东林酒楼中毒而亡,死时……”

    见之,醉汹汹男子嗤笑一声,把书往地上一扔,骂道:“他娘全是胡诌,老子上午还和娄城主喝过酒,昨日还与李家主一起听曲儿,今日就死的死?灭门的灭门了?他娘就算是真的,官府都不可能知道这么快,你却已经编到了书上?”

    骂完,醉汹汹男子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您还没给钱呢。”小童声音弱弱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老子是谁吗?怡春阁喝花酒老子都没给过钱,给你钱?还特莫卖一两银子一本?别以为醉了就能骗老子钱。”醉汹汹男子摇摇晃晃,吐出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面对醉汹汹男子的凶恶,小童委屈惊惧,后退间摔倒在地,低头抱着双腿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醉汹汹男子不在乎的轻哼一声,一步三摇晃离开。

    有些奇怪的是,他每迈出一步,都感觉双腿沉重一分,身体也僵硬许多,好像有什么东西骑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喝多了。”摇了摇头,醉汹汹男子自嘲一笑,继续朝家走去。

    一步,三步,七步。

    待他迈出第七步后,他身体猛地一颤,不可置信的扬起头颅,几秒后,歪歪扭扭的身体一点点变的僵直,好像有人在强行拉扯他身体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他面容狰狞,惊恐张大嘴巴,却说不出话来,喉咙深处发出奇怪的声响,好像有一只小手在里面搅动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接着,他的头颅缓缓扭动,以缓慢却恒定的速度朝后方转去,骨骼发出不堪承受的脆响,在扭至肩膀时,已到头颅转动极限,微微僵持,下一息,他的头颅似挣脱了极限束缚,完整转了半圈。

    前后相反,头颅低垂,能凝视自己背部。

    月光映下,地上影子复杂,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从直立人身黑影上掉落,落入一书盒,书盒自动关闭。

    书盒影子旁空空荡荡,似有一小童在哭泣,却只闻其声不见其影。

    天空,一团黑云飘过,短暂遮住了残月,令街道变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小孩,你哭什么呢?”一名满身胭脂水粉气味的女子走过,黑洞洞的看不真切,只能看到一名小童在地上哭泣,不由母性气息泛滥,蹲下身子问道。

    小童抬起头,露出一张满是泪水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好清秀的孩子。”女子手指拂过小童脸蛋,越发可怜他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买书么?”小童擦干眼泪,一脸谦卑的打开书箱。

    在他的书箱里,不知何时,又多出了一本书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窗外,汽车喇叭声不断,充满现代化的喧杂。

    石焱站于屋子中央,呆呆注视周围一切,这是一间十多平米,很简陋的小屋,摆设只有一床,一架衣柜,和一套书桌。

    墙壁上满是海报,有球星,也有影视明星。

    在他脚旁,是一个打开的行李箱,行李箱内装满衣服,还有几张某国珍藏版碟片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石焱重重捏着拳头,身上的白芒刚刚才散去。

    系统面板上显示清楚。

    可回归九域世界倒计时:23:59:08

    这里是巴瑞利亚,距离华夏18800公里的地方,准确说是在石家拳国术馆二楼,也是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他们正准备收拾行李,坐中午飞往华夏的飞机。

    九域世界已经晚上了,现实才上午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与九域世界时间维度不同,一个地球自传,一个金乌烈空,又怎会一致,只是大概相近。

    石焱身体控制不住的激动颤抖,自那天之后,这些场景,是他做梦都想再见到的,而今天,他离的是那么近,伸手可触。

    “哥,收拾好了没啊!”这时,一道音如黄鹂的活泼女音快速临近,接着门被直接推开,闯进来一位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一头顺滑飘柔的黑发,盈盈一根白带束着马尾,随着蹦跳,发梢不断在背后甩动。

    五官精致若天山雪莲,皮肤干净,出水如芙蓉,肌肤吹弹可破,让人忍不住升起怜惜情绪。

    年纪虽小,刚过十六,但已初见未来端倪,邻家有女初长成。

    少女眸中充满灵气,见石焱愣愣盯着她,不由俏皮一笑,原地一转,一身白色长裙荡起:“好看吗?哼,这回算你没买错衣服。”

    如个洋娃娃般,右侧的酒窝似能装满湖泊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石焱眼睛有些湿润,扭过了头去,吸着鼻子道:“石沁渝,我最后警告你一次,进我房间要敲门。”

    这身衣服,是他第一次,也没想到是最后一次给妹妹买的东西,用了他所有零花钱,攒了很久,很贵。

    石沁渝吐了吐舌头,随后跳到石焱面前,俏皮道:“不,我就不,你是我哥,我凭什么进来敲门啊,法律有妹妹进哥哥房间,还需敲门这条规定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投降。”石焱一把猛地抱住石沁渝,不让他看到自己湿润的双目,深吸一口气强行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石沁渝推开石焱,扫过石焱一身古代白袍,一条袖子还破碎,露出臂膀的装扮,皱了皱鼻头:

    “哥,你这是哪里整来的衣服,不会就穿这个回国吧?不过别说,虽然破了点,还真帅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好了你出去吧,我要换衣服了。”石焱低头一看,有些尴尬,还真是,回来的着急,忘了换一身完整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换呗,我又不影响你。”石沁渝学着大人的模样背着双手,却在房间一跳一跳的视察,当她注意到地下行李箱的某一物品后,不由闹了个大红脸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焱顺着石沁渝的视线扫了一眼,老脸一红,谁没有个青春荷尔蒙泛滥的年纪,正常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