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小亭战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文靖聪明反被聪明误,破坏桥梁,带李家所有人龟缩湖心小亭,确实安全许多,比如洪恺就毫无办法,但坏处也很明显,比如现在,把自己囚禁于此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石焱没有回头,不等李文靖下水,一步逼近,拳骨爆鸣,发出如同豆子碾碎般的爆响,上面一层金芒隐隐浮现。

    佛骨功虽只是佛门一脉的入门之法,没有蕴含攻击武学,但修行后自蕴佛骨,再用夹杂佛力的内劲斥拳,每一拳强度都可比平三流武技。

    强悍如斯,其中消耗却只有三流武技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巴氏兄弟离的太远,李文靖只能自救,面对炼体境巅峰的石焱,他定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当即,李文靖持棍扫出,扫向石焱击来一拳,期望借石焱之力,把他震入水中,便可与巴氏兄弟汇合。

    天真!

    石焱目露讥讽,也不变拳,直直打出,只是拳锋上佛力更强了几分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只听得一道震鸣声,兵棍震荡。

    “这股震力?!”

    李文靖面色大变,兵棍直接被震飞,他手持兵棍的掌心,裂口骤现,发麻失去了知觉,颤栗不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股冲击力以及震荡之力,顺着手臂直入他内腑,令他倒飞而出,一口鲜血自半空中喷出,夹杂着内脏碎块,血染雨幕。

    最终,李文靖落入湖水,沉入水下几秒后漂浮而起,脑袋瘫至水下,口中鲜血不断涌出,连抬头呼吸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即便李文靖没瘫,也必死,石焱那一拳隔着兵棍震碎了他的脏腑,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水面下,李文靖用出了最后力气,把脑袋转至石焱方向,眼中血丝密布,充满不甘,逐渐失去了生机,尸体沉入湖底。

    而石焱,在打出一拳后,便没再看李文靖一眼,转身面向疯狂游来的巴笠,才提起些兴致。

    居然有一名炼体境巅峰?

    岸边,赤火盗的绞杀已经开始,李家死士在这种人数、武力的全面压制下,很快败亡,不剩一人。

    湖内,巴氏兄弟眼睁睁看着李文靖身死,而石焱从始至终只出了一拳,这种震撼让他们停在湖中,久久楞神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一拳能隔着兵棍秒杀掉一名炼体境小成?就算是炼体境巅峰武者全力武技一击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远处,聂天宁也不由重重咽了口唾沫,幸庆在酒楼没有与石焱翻脸,他的第六感很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走吧!”巴仲比较冷静,对李家也没有感恩之心,开始劝解巴笠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距离小亭还有数十米,亡羊补牢为时未晚,还有机会从河道逃走,若是上了小亭,直接与那玄铁面具者交手,存活几率很小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巴笠虽愚恩,但不傻,目光怨毒扫过石焱,李家之恩情,他巴笠记得,从今之后,李家被屠灭之仇便是他巴笠之仇,若有机会,定报之。

    商定出结果后,巴氏兄弟二人准备朝河道游去,石焱便是从河道进来,只要进了河道,天高任鸟飞,海阔任鱼跃,再也杀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居然要逃?”石焱愣了愣,旋即轻笑,还算不傻。

    当即,他抬起手臂,停顿半秒后压下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内院高墙上,等待石焱命令已久的众马贼,把重新装好的弓弩,对准了湖中游逃的巴氏兄弟,下一秒按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若是在陆地上,以炼体境的速度,这些弓弩对他们无用,可惜巴氏兄弟自寻死路跳进了湖里,那就是两个慢移动的靶子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漫天弩箭射出,在空中形成了密集箭雨,覆盖了巴士兄弟周身三米,身在湖中,他们二人没有任何阻挡之法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小心!”巴仲惊吼一声,挡在了巴笠身前,同时二人沉入水下。

    漫天弩箭射下,穿过水面,不一会,水面出现一层鲜血,顺着涟漪散开。

    马贼们不放心,对着巴氏兄弟下沉周围又补了一轮。

    小亭下,石焱后退了几步,暂时远离水面一些,不是怕,只是该有的谨慎,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何况同为炼体境。

    在九域世界,任何不必要的怜悯都不允许有,现在有杀死敌人的机会,便不要等下一次。

    不要说公平对战,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,只有生与死!强与弱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石焱心中默数,并不急有所动作,若巴氏兄弟侥幸未死,他在明,敌在暗,急的该是对方。

    果然,三分钟后,他前方五六米暗礁下的水域,突然爆出漫天水花。

    “杀!还我弟弟命来!”在这漫天水花中,巴笠怒吼一声,手持长刀,跃向小亭,人还在半空便对着石焱当头一刀斩下,斩开了水花,斩开了大雨,刀势凌厉,带着几分刀意,似要把他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劈斩!

    炼体境能展现的意境,不管多少,都非自身所有,为武技所蕴。

    巴笠见面第一击,便用出了武技,可见必杀之心。

    “等你很久了。”早有准备的石焱直接抬臂,精铁剑鞘挡于头顶,与巴笠劈下的重刀相撞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相撞之时,劲风四溅,一瞬间暴溢四散的内劲令石焱白袍长袖炸碎,化成碎布漫天纷飞,露出了一只肌肉虬结,佛芒隐现的臂膀。

    石焱脚下的木板都被磅礴大力压得爆碎翻起,爆碎的木板打在了二人周身、脸庞。

    石焱如此,巴笠也好不到哪里,长袖同样炸碎,劲风把他脸前乱发荡开,露出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为巴笠挡箭的巴仲死了。

    “怪物!”巴笠泄空中不由震撼,因为悲怒气息不稳,内劲在周身翻腾不止。

    他几乎用出了全部内劲,含怒必杀的‘劈斩’一击,竟如此简单被石焱挡住?不伤不说,一步未退!

    念之所杂,现实一瞬,石焱没有巴笠那么多念头,无悲无喜,挡下这一击的同时,拳骨佛茫暴涨,一拳轰向巴笠心脏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,巴笠无从闪躲,只有提膝格挡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拳膝相撞,只听得一道骨骼裂响,巴笠膝盖之下被他一拳打断,落入湖中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不等巴笠惨叫落地,石焱冷漠抽剑,剑鸣起,剑芒若雷弧一闪而过,然后收剑于腰,擦肩而过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