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李文靖

作者:不死悟空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功法修改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各个屋顶上的李家死士分别划开一个布袋,里面装着灰色粉末,闻着极为刺鼻,二百人同时抛出,二百多袋石锻粉抛洒向众马贼头顶。

    漫天灰色粉末飘零,整个李家弥漫着刺鼻味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锻粉,这些是石锻粉。”

    “是石锻粉,不要睁眼,会瞎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个院落的马贼都受了袭击,比较庆幸的是,在雨幕下,这些石锻粉起到的作用有限,只能在布袋扬起,密集石锻粉落下的一瞬入眼,否则便会被雨水冲刷干净,形成不了灰尘效应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有一部分人被石锻粉入了眼,灼痛惨叫。

    扬下石锻粉后,李家死士第一时间从屋顶跳下,刀光闪烁,最先攻击那些被石锻粉入眼,无法睁目的马贼。

    一时间,血液夹杂雨水,马贼们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一同跃下的李家死士竟有二百多名,洪恺急忙冲下,却距离太远,等他到时,二百多名李家死士又齐齐上房逃走,一击便退,只留下满地尸体。

    此时,二百多名马贼只剩三十余名,那些分散太远的马贼,已被围杀殆尽,剩余人和洪恺汇聚一起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下来啊,有本事和爷爷我正面交锋。”洪恺气的眼睛都红了,却没有丝毫办法,他若是上房追杀,给五分钟时间能把那些人全部杀光,但他不敢,他一走剩下这三十多名马贼,转瞬就会被围杀干净。

    一名马贼惊恐问道:“头领,我们该怎么办?逃么?”

    其余马贼也一一靠了过来,不敢远离洪恺,他们被杀破胆了。

    “石焱,聂天宁呢?”洪恺目光扫向身后,被重重院落阻挡,根本看不到门口,也无法得知是否有援军。

    一名马贼连忙回答:“不知道,从进城就没见过二位头领以及他们带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两个废物,等我回到驻地,定要向三位当家告这二人渎职之罪,我们死了这么多兄弟,都是因为他们,若是与我一同杀入李家,别说李家有二百多名死士,就算再多,也得覆灭。”洪恺大声怒骂,心中怨恨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?”剩余三十多名马贼目光闪烁,洪恺为炼体境武者,若是想逃,李家拦不住,但他们都得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拼了,擒贼先擒王,现在回去三位当家也不会饶过我们,只能拼命,我打头阵,直接冲杀,到时候杀了李家家主李文靖,这些死士便不足为惧了。”洪恺厉喝一声,当即持双刀向中心区域冲去。

    其余马贼虽然不愿,但留在这里只能等死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们看的很透彻,二百余马贼死剩三十余人,都是洪恺的指挥错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院,假山巨石叠起,足有数米高,巨石上刻画一条幼龙,龙下刻有三字--李子越,似预示李子越为李家未来之龙。

    假山之旁,有一小湖,与护城河相连,水道蜿蜒,湖心立一小亭。

    小亭下,李家所有人都汇聚这里,妻妾成群,子嗣众多,最前站有一男一女,男人近四十岁,中年模样,长脸大鼻,一双重压眉,与旁人的锦缎长袍不同,他一身紫色武者劲装,腰间佩棍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雍容华贵,身上满是贵重首饰,面容也年轻漂亮。

    这二人为李家的家主李文靖以及大夫人李氏。

    李氏举着金色油纸伞,见丈夫李文靖皱眉深思,不由问道:“你在担心吗?以现在情况看,除了那名炼体境高手外,剿灭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文靖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,我只是有些意外,这赤火盗原以为只是普通城外山贼,现在一看,成员实力最差都为气感境二重,比我李家死士强多了,我李家培养这二百名死士都花费了无数心血、银两,普通山贼或者马匪根本没有这种底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李氏疑问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李家直系旁系人员鸦雀无声,在没剿灭凶徒前都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若这赤火盗为大势力,看现在的表现又讲不通,杀的太容易了些。”李文靖眉头拧成一团,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李氏轻笑一声,温柔劝释道:“别多想了,那名炼体境武者应就是赤火盗的盗主,这二百人便是他们所有精锐,这盗主不是也正好与城门口听到他们对话之人提供的描述一致吗?”

    “可告密之人说城门口赤火盗的领头者有三人,现只出现了一人。”李文靖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李氏再度解释道:“或许另外两人是这盗主的手下呢?再者说,这赤火盗进府以来损失惨重,若真有隐藏力量,岂会坐视不管,早杀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李文靖听之,确实有很大可能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子越找到了吗?”李文靖突然想起,转身问询。

    一名管家模样头发花白的老人上前,神情惶恐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李文靖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老爷,我们的人找遍了整座青阳城都没找到少爷下落,您惩罚我吧。”老人跪地,眼中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放屁,青阳城就这么大,他还能跑丢了不成?”李文靖大骂,一脚踢在老人脸上,把老人踢倒后,他气似消了些,再度问道:“花酒之地找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是没有,不过少爷年龄这么小……”老者蹒跚从地上爬起,声音很低。

    李文靖嘴角抽了抽,冷冷扫了老者一眼道: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留着你有什么用?给你养老么?杀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在老者不敢置信抬头看向李文靖的同时,两名死士出现于他身后,一剑穿心,抽剑,把尸身踏入湖中。

    老者死亡,李家众人懒得多看一眼,他们注意力一直在厮杀声越发临近的前方院落,只关心自己安危。

    老者死后,李文靖向两名死士问道:“李家下人都杀光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个不留。”其中一名死士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李家在历劫,在这种时刻,这些买来的下贱奴隶竟然想逃,也不值几个钱,索性统统杀掉为好,就算是给为我李家杀敌的死士们殉葬好了。”李文靖冷笑一声,话语中没有丝毫对生命的敬畏感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